曹德旺事件反思:降企业税 征富人税

第一财经评论许云峰2016-12-29 16:35

评论0

最近,由曹德旺谈企业在中美间的税负对比,引发对中国企业税负问题的讨论,俨然成为舆论焦点。

曹德旺根据自身在美投资经历,得出“中国制造业综合税负跟美国比的话,高35%”的结论。此言一出,社会反响十分强烈,企业家们纷纷站出来支持曹德旺观点,各路媒体、专家也发文呼吁国家减税降费,不然曹德旺之流可能要“跑路”。一时之间,矛头皆指向政府,认为政府税负过重,让企业难以生存,并提出“死亡税率”一说。

质疑之声太大,官方也坐不住了。随即,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所长公开表示,中国宏观税负水平总体较低,并引述IMF统计口径,2012~2015年中国宏观税负接近30%,远低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42.8%),也低于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33.4%)。此论调与此前财政部等官方表态口径一致。

二者观点大相径庭,该听谁的呢?实际上,二者虽然均有其考量,但亦各有偏颇之处。

中国制造业综合税负真的比美国高35%?未必。笔者不是说曹德旺妄言,而是他有自己的出发点,根据《新京报》对于曹德旺的一篇转发,曹旗下的福耀玻璃为何要去美国设厂?主要原因并非中国税负过重,而是福耀玻璃主要生产汽车玻璃,通用汽车乃其主要客户之一,通用客户方面希望福耀玻璃在美国有工厂。曹德旺到美国投资,恰逢美国致力复兴制造业,所以给了不少优惠,如廉价的土地。加上福耀玻璃生产的产品,正好供应美国通用汽车公司(设厂协议谈好之前已签订大单),所以曹德旺得出了那样的税负结论。

也就是说,这个结论是有前提的,最大的前提就是,在美国生产,正好卖给美国公司,这样成本就比国内低不少。

当然,说“中国宏观税负水平总体较低”,也与企业的实际感受不符。不少对于企业的调研报告,包括日前新华社旗下媒体历时两个月、横跨东中西部、以问卷形式对500家企业的调研均显示,税负偏高乃企业的主要负担。企业除了增值税和所得税两大税种外,还有不少小税种及行政性规费。

所谓行政性规费,不少地方政府部门甚至存在“三乱”(乱集资、乱收费、乱摊派)问题。随着经济增长趋缓,大部分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难以为继,这种“三乱”问题还有所抬头。另外,不少部门,因为手中的权利而寻租,如企业开业一般要进行消防检查,按理说是一个正常程序,但不少地方演变为,不给足“红包”难以通过;熟人社会在很多地方政府也很盛行,新华社旗下媒体调研就发现,同样一个评估报告,有熟人或跟领导打招呼只要3000元就可以通过,而人生地不熟的外来企业,要3万元才能通过。这一切,都构成了企业的隐性税负。

此外,企业的社保负担也颇为沉重。根据世界银行和普华永道近日发布的全球企业税负情况报告,2016年所有国家(地区)平均总税率为40.6%,其中中国总税率为68%,位列世界第12,远高于发达国家40%左右的水平。68%的总税率中,分别为利润税率10.8%、劳动力税率48.8%和其他税率8.4%。无疑,畸高的劳动力税率主要指的是企业的社会保障(五险一金)负担。

所以说,中国企业的综合税负比美国高35%,未必成立,当然也并非所谓的“税负水平总体较低”。之所以税负问题在近期引起强烈反响,主要是当前宏观经济增速下行,企业尤其是制造业盈利越来越困难,企业寄希望于政府大力减税以度过难关。

那么该不该减税?答案是肯定的。但如果大规模减税,引发财政收入下降,民生等支出不足,也会引发负面效应,所以应该进行税制改革,即在某些领域减税,在其他领域开征些税。

该减税的肯定是企业,因为企业是经济的支柱。目前企业主要有两大税种,所得税和增值税,中国的企业所得税并不高,但增值税税率偏高,占比重,且属于间接税。以目前增值税主体税率17%为例,不少企业认为过高,且因进项抵扣很难完备,容易造成重复征税,因此,可适当降低增值税税率,如主体税率可先降到13%。

而针对各类政府规费,应继续推行简政放权,减少政府对于企业的管制,消除“寻租”空间。同时在税费的设置上,尽可能避免同一涉税事项涉及多个税种,更不应该又征税又征费。

哪些领域应该加强征收?首要无疑是房产税。近一年多来,一线城市和热点二线城市房价暴涨,保障的原因之一是供应不足,不少人尤其是年轻人在大城市没有住房,有购房需求,但不少人却拥有多套住房,如潘石屹日前公开称:“我知道北京有人买一百套房,自己只住一套。”

因此,需要针对超过一定居住标准者征税,如对人均居住面积超过60平米部分的“奢侈性住房”征税,这样既可以抑制房价过热,也能增加税收收入,为其他领域减税打开空间。此外,遗产税等主要针对富人的国际通用税种,也应该积极推进。

因为,中国历经数十年高速发展后,虽然整体生活水平提升,但出现的新的问题就是,贫富分化越发明显,税收作为调节收入的作用,应该早日发挥。

编辑:许云峰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