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特朗普通过制造业回归提升就业的打算,可能落空

第一财经商业王世峰2017-01-11 17:26

评论0

近来被调侃为“推特治国”的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正逐渐兑现其将制造业带回美国的竞选承诺。

制造业回归?就业才是根本问题

特朗普在最近一周的时间内,接连通过推特向三家汽车制造商开炮。在1月6日的推特中,特朗普向丰田汽车“开炮”。他表示,如果丰田选择在美国之外建设一个新工厂,那其将面临高额的美国关税。上周早些时候,福特和通用也曾受到特朗普推特的批评。

将制造业重新带回美国是特朗普一直以来强调的政治诉求,并且希望通过自己贸易政策的调整而实现海外的制造业回流美国。

美国社会对于本国制造业近年来的发展一直抱以忧患意识。

早在2011年,美国劳联产联总部就发布《制造不安全》(Manufacturing Insecurity)报告称,美国制造业产能从1998年到2008年严重下滑。在这十年中,半导体工厂减少1200座,在全球半导体总产能中所占比重下降到14%;美国印刷电路板PCB产能下降了74%,2008年销售额只有40亿美元,比2000年的110亿美元几乎减少三分之二;工业机床方面,金属切削机床产业规模缩小16%,锻压机床产业规模缩小17%,工人失业十分严重。

报告作者尤德肯(Joel Yudken)将这三个关键制造业下滑的原因归咎于中国制造业的兴起,从而导致美国工厂关闭或迁移到中国。

更有甚者算出了美国与中国贸易带来的就业岗位流失。根据麻省理工大学的达龙·阿赛莫格卢(Daron Acemoglu)和戴维·奥特(David Autor)的研究,全球化显然造成了一些职位流失,特别是与中国在21世纪以来的贸易迅速导致了200万~240万就业的净损失。

表面看,特朗普是要让“美国制造”重新攻占美国和全球市场,但实际上,这些豪言壮语更多还是针对美国就业问题讲的。因此,不管是软银孙正义还是阿里巴巴的马云在与特朗普会面后都明确表示了增加美国就业人口的计划。

人民日报近日刊文就指出,有些美国人习惯从“零和游戏”的视角出发,将美国的就业问题同中国直接挂钩,认为中美贸易额变大了,中国人的饭碗多,美国人的饭碗就会相应减少。在这些人看来,美国的就业问题,转变成了怎样让中国人的饭碗重新变成美国人的饭碗。

自动化挤出传统劳动力并非美国独有

显然,特朗普将美国制造业就业人口的下降归咎于体量庞大的中美贸易。但《纽约时报》近日刊文指出,制造业生产过程中的自动化可能才是导致其就业人口下降的原因。

在美国,特斯拉有一个号称全球最智能的全自动化生产车间里,从原材料加工到成品的组装,全部生产过程除了少量零部件外,几乎所有生产工作都自给自足。冲压生产线、车身中心、烤漆中心与组装中心,这四大制造环节中总共有超过150台机器人参与工作。当然,在车间中你同样很少能见到有人的影子。

毕业于西弗吉尼亚大学,曾经在甲骨文工作过的李林山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作为自动化的企业级平台,以甲骨文为代表的智能解决方案正在大幅提升美国以及世界范围内制造业的自动化水平,越来越多的工人由于无法在新的产业链条中找到自己的定位而失业。

在英国斯旺西大学高级讲师陈斌看来,企业自动化程度的提升正在引发欧美新一轮欧美失业潮的纵深扩散,而当地的劳工组织往往将失业问题看做中国制造业的低成本优势和贸易政策。“自动化程度的加深无疑还会进一步挤压美国传统就业人口。”陈斌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苏宁金融研究院获取的最新数据显示,2010-2014年,美国私人部门中制造业新增岗位81.6万人,年均创造就业岗位为16.3万个,而2015年则大幅下降至2.6万个,2016年1-4月又净减少3.5万个。由此可见,美国重振制造业计划正面临严峻的挑战。

以钢铁行业为例,据纽约时报报道,在1962年~2005年间,该行业失去了40万人,占其总劳动力的75%,但更多的原因则应归结于一种名为微型钢铁厂新技术的推广。

来自鲍尔州立大学(Ball State University)的另一项分析认为,在制造业内,约13%的失业应归因于贸易,其余则是因为自动化提高了生产力。

事实上,并非美国一国在自动化程度提升的时代面临传统就业人口下降的现实,被特朗普多次点名的中国同样正在经历“机器换人”的制造业转型。

作为苹果iPhone和iPad的硬件代工商,富士康正在对整个工厂进行调整,希望用机器人取代多数劳动力。富士康目前已在中国各地的工厂部署了4万多台机器人,成都、深圳和郑州的富士康工厂已经实现第二或第三阶段。一些工厂已处于“熄灯状态”,只需对生产线进行很少的人为干预。而对于将要在美国设厂代工生产苹果手机的富士康早前也表示会更多的选用机器人来完成生产。

这种现象并非行业巨头所独有,在民营企业无锡微研精密冲压件股份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记者发现基本上在生产的第一线往往是一名操作工同时管理控制着两台机床,该公司董事长谈渊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通过生产线自动化程度的提升,以往热火朝天的生产场景正渐渐被安静的作业环境所取代。

事实上,去年中国市场新增工业机器人8.5万台的现象,让中国也开始认真思考“机器换人”的问题。高工产研机器人研究所预计,2017年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需求将继续快速增长,增速超过20%,出货量达10.6万台。越来越多高效率的机器人确实开始在生产的第一线替代了传统的操作工人。

民间智库均衡博弈研究院研究报告认为,通常传统的失业可以通过不饱和就业等措施减缓和改善;但是由于经济分工的调整而导致的既有经济工种、技能岗位的消失,很大一部分劳动力将因为无法进行学习和提升而被淘汰,技能的出清预示着旧一代劳动力30年工作经验的积累就此沉没。

事实可能并没有那么悲观

制造业自动化程度的提升,似乎正将传统劳动力挤出生产线。

不过,原徕斯机器人高级经理屠崴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全自动化生产车间高昂的建造成本对于目前大多数的制造企业来说,并非理性的选择。对于企业而言,盈利为第一要务,最优化的性价比才是根本。从这个角度来看,自动化是趋势,但短期内无法将劳动力完全挤出生产线。

此外,受困于智能化,机器人应用在中国市场微乎其微的存在感与人们经常听到的“机器换人”确实有较大差距。

新松机器人总裁曲道奎近日表示,机器人发展半个多世纪,现在全球的保有量仅约200万台,从机器人密度来看,世界平均水平在60%,而中国仅仅达到31%左右。从替代率来看,现在的企业里面99.38%还是人工作业,在中国99.7%没有被替代,替代的只是百分之零点几,几乎可以忽略掉。

其实,并非所有专家将自动化带来的改变视为负面。波士顿大学的经济学家 Bessen 指出,自动化带来的问题不在于让人类“失去工作”,而是让他们“从一类工作向另一种工作过渡。” 《华尔街日报》也撰文表示,自动化水平的提高并不会威胁到人类的工作,只是会加快人类的就业转变。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 David Autor表示,虽然在农业和制造业等部分领域,机器有可能会代替人类工作,但整个全球经济大环境下,这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自动化技术的发展促进了生产力提高,创造了更多财富,降低产品价格,提高消费者消费能力,从而又带来了更多的工作岗位。

 

编辑:王佑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