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粉丝的小目标:论软实力服中国,要把深圳搬非洲

第一财经其他王琳2017-01-11 23:26

评论0

中国经济起点并不高,却在短短三十多年取得了惊人成就,有什么秘笈?

刚刚结束深圳调研的埃塞俄比亚总理办公室副部长戴斯塔•特斯法(Desta Tesfaw)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的发现,“中国人特别勤奋。深圳的成功不仅来自于邓小平的领导力,还来自于深圳普通人的全面参与和十足的努力。”

戴斯塔从2016年9月开始在北京大学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下称“南南学院”)攻读博士学位,上周他与来自27个发展中国家的48位学员,一起在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深圳调研了七天,参观了深圳博物馆,并走访了华为、万科、华大基因等领先的深圳企业。

戴斯塔的同学、来自赞比亚的斯卡鲁巴•穆尤波兹(Sikalubya Muyobozi)认为,赞比亚应该学习中国深圳特区的经验,在赞比亚国内设立更多改革开放、吸引私营资本和外国资本的工业园区来发展经济。比如说,他的家乡因为农业发达,就非常适合建立以农产品加工为主的工业园区。

在津巴布韦的温亚尼农场,中方出资金、技术和管理,在当地开展农业合作。

在丰厚的资金和庞大的市场之外,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起飞的发展经验和治理思路对非洲国家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在政治意愿、经济支持之外,中国经验对非洲的吸引力,正成为推动新时期中非合作的持续动力。

中国在非洲的独特魅力

斯卡鲁巴告诉记者,他在深圳博物馆不仅看到了邓小平的雕像,还看到了当初创造“深圳速度”传奇的劳动者场景的重现。他说,这很好地诠释了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的经验,那就是很好地结合了领导层的战略规划与人民群众的参与努力。

戴斯塔和斯卡鲁巴已经在北京学习了一个学期,他们都是去年秋季入学南南学院的首批学员。

南南学院是中国同类学院中的开篇之作,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5年9月在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上对外承诺的重大外援举措,于2016年4月正式挂牌成立,旨在成为发展中国家高端人才培养基地和各方的沟通交流平台。

南南学院的成立和招生,不仅体现了以资金物资和基础设施等硬援助为主的中国对外援助开始更多尝试技术转移、人力培训和发展经验分享等软援助上,更体现出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治理经验对非洲等发展中国家的吸引力。以中国经济发展经验为代表的软实力,正在成为中国参与非洲合作并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竞争的优势。

麦肯锡肯尼亚办公室合伙人卡萨利(Omid Kassiri)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表示,对于非洲的发展,中国承担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在帮助非洲上能发挥很多独特而卓越的作用。

肯尼亚是东部非洲经济增长最强劲的地区,首都内罗毕有着“东非小巴黎”之称。在这座城市一些高层建筑的顶端或闹市区街道旁的广告牌上,很容易就能看到中国华为手机的橙红色花瓣商标和旁边的“HUAWEI”(华为)字样。如今,在肯尼亚、在东非乃至在整个非洲,这个品牌和其产品已广为人知。

卡萨利的工作就是帮助各国客户把握非洲增长中的机会。他表示,中国对于如何把事情做成功有非常好的观念,中国能够给非洲带来非常显著有效的运营技术和经验,因为当前的非洲相当于美国一二百年前的发展阶段,相较之下,中国三四十年前的发展阶段与非洲现状很相似,所以中国人更容易理解当下非洲人的处境和心理,“中国道路”也更有学习借鉴的价值。

敬佩中国成就 借鉴中国道路

几乎就在南南学院学员访问深圳的同时,1月7日开始,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对包括马达加斯加、赞比亚、坦桑尼亚、刚果共和国和尼日利亚在内的非洲五国进行其2017年的首次外访。中国外长新年首次出访必到非洲,是中国外交的一个传统。

此前在赞比亚大学教授历史学的斯卡鲁巴在北京关注到了中国外长对他的祖国的访问。

赞比亚总统伦古对到访的王毅表示,赞比亚视中国为最值得信赖的全天候朋友和伙伴。王毅在与赞比亚外长卡拉巴举行会谈时表示,中方愿助推赞比亚实现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国家管理能力现代化三大目标。

斯卡鲁巴看好中国与赞比亚的合作。他的家乡农业发达,就非常适合建立以农产品加工为主的工业园区,吸引私人资本和外国资本,帮助当地发展。

中国与赞比亚的“全天候”友好关系始于毛泽东与赞比亚独立之父卡翁达总统。中国在自身比较困难的情况下就帮助赞比亚及其邻国坦桑尼亚修建了坦赞铁路。如今,坦赞铁路仍然是中国对非援助和中非合作的丰碑。

王毅此次非洲之行同样访问了坦赞铁路的另一端所在国——坦桑尼亚。近年来,坦桑尼亚作为非洲东部沿海的重要经济体,对华合作全面展开。

坦桑尼亚外长马希加在与王毅会谈时表示,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促进世界经济增长方面作用突出。坦桑尼亚钦佩中国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就,愿学习借鉴中国的发展道路。

再造非洲深圳

来自非洲等发展中国家的南南学院学员到深圳学习中国发展经验,而王毅的非洲访问同样在向非洲国家强调新时期中国对非合作的理念。

王毅在访问非洲五国期间强调,习近平主席提出正确义利观,助力非洲国家谋求自主和可持续发展。习近平访问非洲时提出了“真实亲诚”的对非合作方针。对非洲而言,正确义利观的核心理念就是把中国同非洲国家的前途和命运更紧密结合在一起,通过对非合作助力非洲国家谋求自助和可持续发展,最终实现中非双方的共同繁荣。

当地时间10日,王毅在布拉柴维尔与刚果共和国外长加科索举行会谈

戴斯塔和斯卡鲁巴等南南学院的学员将成为传播实践中国经济发展经验的领军者。在深圳,他们听深圳市发改委主任等深度参与深圳特区开发的主政官员讲授深圳特区的发展经验,学习到了以蛇口开发为代表的“前港-中区-后城”的开发模式。

其实,目前,“前港-中区-后城”的蛇口模式已经在戴斯塔的家乡埃塞俄比亚落地,中国招商局集团带领的中国企业和投资者正在吉布提和埃塞俄比亚探索蛇口模式的非洲应用。

在吉布提总理阿卜杜勒卡德尔·卡米尔·穆罕默德的见证下,2016年11月15日,招商局集团联合大连港集团、亿赞普集团与吉布提财政部就建设吉布提新自贸区签署了投资协议,开发方期望复制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开发经验,探讨“前港-中区-后城”的综合开发模式,再造“东非蛇口”以及未来“非洲的深圳”。

此前,埃塞俄比亚的东方工业园于2015年4月成为获得中国财政部和商务部确认的境外经贸合作区,被埃塞政府作为国家 “持续性发展及脱贫计划(SDPRP)”的一部分,列为工业发展计划中重要的优先项目。

很多人可能注意到,南南学院的院长是林毅夫,而林毅夫正是东方工业园的推动者之一,也是中非产能合作的积极倡导者。

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开发工业园区,都是中国过去三十多年经济发展的切实经验,而这两项中国经验已经写入2015年底发布的接下来三年的中非合作“行动计划”中,为此,中国还宣布会投入600亿美元的资金来支持中非在基础设施、工业园建设、人力资源开发与培训等十大领域的合作。

戴斯塔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西方发达经济体的发展,强调的是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的产业,这样的产业目前很难在非洲国家“落地”;而中国有从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实现经济起飞的经验,非常适合当下及未来很长时间的非洲实情。

编辑:谢涓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