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卢武铉精神继承者与创新者 | 完美人物志

第一财经世界权小星2017-03-20 21:21

评论0

相比于曾历任十年联合国秘书长的潘基文,以及曾经历任过省长、市长等“一线”行政职位的其他韩国大选候选人来讲,文在寅的政治经历主要集中在青瓦台、国会议员等,相比于前者,他很难被韩国以外的民众注意到。

但对于韩国民众来讲,文在寅不仅仅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政治人物。

时间回溯到2002年,第十六届韩国总统选举正如火如荼。彼时的卢武铉,依靠着网民及青年人的支持,从一个“不被看好”的新兴政客,转身成为总统热门候选人之一,正是他在釜山演讲时的一段对话,使文在寅这个名字首次被韩国民众熟知。

“我对于,能够拥有一个比我年少、但值得信赖的挚友文在寅而感到骄傲;我认为我自己是一个当总统的料,因为我拥有文在寅;而拥有好挚友的人,自然也能够做好总统。”卢武铉彼时对公众说道。

十五年后,文在寅在外国记者俱乐部的演讲中表示:“支持者们期望的并不完全是卢武铉的回归,而是在继承卢武铉精神的同时,做更好的文在寅;虽然许多反对人士将我放在‘亲卢武铉’的框架中,但无论是支持率,还是期望改变的群众的呼声,都将携手带来全新的时代。”

“平民”的挣扎

1953年1月,文在寅出生于位于韩国东南部的庆尚南道巨济岛;彼时,韩国正在笼罩在朝鲜战争的旋涡当中,而文在寅的父亲曾世代居住在咸镜南道兴南(现朝鲜境内),后跟随“兴南大撤退”的难民队伍,而撤退到釜山一带。

虽然文在寅的祖籍是“三八线”以北,但因为一家人定居在韩国釜山市,因此文在寅在多次公开场合表示“自己的故乡是釜山”。

幼时的文在寅,因父亲在生意过程中欠下的债务,一直生活在贫穷当中。

据文在寅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述:“我还记得,在国民学校(韩国对于小学阶段的旧称)时期,因为无法负担每个月几十韩元的学生会费,因此当每个月要求缴纳会费的时候,都会选择逃学,并跑到海边玩耍一整天,等到放学的时候才回到学校,这也成为我在日后强烈主张“半价学费”的原因之一。”

文在寅周边人士金先生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回忆道:“有一次听到文在寅自己讲到过,原本学习较好,并以状元身份进入到高中的他,却因为对于社会的无奈和悲观,开始接触烟酒,甚至频频在周边‘打架’。也许正因为有了这样经历,对于他此后的行动,有了很大的影响吧。”

此后,经历了高考落榜和复读,文在寅以校级状元的身份,进入了韩国庆熙大学法学系就读,并获得四年全额奖学金。

而文在寅选择庆熙大学,与这所学校的创始人赵永植博士和文在寅的父亲一样,都是从朝鲜战争时期来南方避难的人士不无关联。

一些公开资料显示:赵永植博士见到文在寅时,第一眼便认可了文在寅的才能,在得知文在寅因家庭贫困而无法安心读书时,现场批准其获得四年全额奖学金,进入庆熙大学就读。

接下来的经历更是悬念迭出。在校期间,文在寅以学生会总务部长的身份,主导反对朴正熙独裁的游行,于1975年被军政府以参加示威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要求校方除名。

出狱后的文在寅,进入韩国陆军特战队服役。有趣的是,在服役期间,因良好的表现,他曾两次获得特战队旅团长的一等表彰,当时陆军特战队旅团长正是后来成为韩国总统,并实施军事独裁的全斗焕,而文在寅在后来,成为了反对全斗焕军事独裁的急先锋。

1978年,从特战队退役的文在寅为了“养活家庭”,选择独自一人来到韩国西南部的全罗南道的一个破落的寺庙苦读,并于1979年通过了司法考试的第一轮。

有部分韩国右翼人士认为主张对朝对话的文在寅“安保观念”有问题,但支持人士则认为正是因为文在寅有了军旅经历,并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任务,才使他拥有了更加健全的安保观念,并指出许多对朝强硬的右翼政治人物“并没有服过兵役”;与军方一般偏向右派的“惯例”不同的是,与文在寅一同在特战队服役的校级军官,曾联合近700名特战队队员,于2012年总统选举时,公开宣布支持文在寅。

文在寅在菜市场拉票

“工人阶级的朋友”

在韩国民众的眼中,文在寅的整个生涯,和“悲情总统”卢武铉很难脱离干系;或者说,没有卢武铉,就没有文在寅的今天。

“金兰之交”,这是金先生在描述卢武铉和文在寅之间关系的一句话;这句话源自《周易》,比喻像金石般坚固,亦师亦友的友情。

金先生与文在寅深交多年,且早早就加入到支持文在寅的阵营。他认为:“文在寅无论是在前总统卢武铉最得意,还是在最失意的时候,都坚定地陪伴在他身边,不离不弃;这在韩国政治圈充满背叛、勾心斗角的现状之下,值得我们每个人赞赏。”

1980年,文在寅刚刚回到庆熙大学,但因参与到韩国高校内的请愿游行,因此又被刚刚上任的全斗焕军政府逮捕。在监狱里,他收到了司法考试第二轮笔试的录取通知书。

据文在寅本人回忆:“录取通知书是由我当时的女友,也就是现在的夫人金正淑女士亲手送过来的;而让我既惊喜又无奈的是:许多之前对我百般侮辱、藐视的狱警们,看到了录取通知书以后突然一改之前的态度,并一口一个“大人”(韩国狱警对检察官等官员称之为“大人”),对我毕恭毕敬,这种现象也使我思考良多。”

此后,由于文在寅母校以及社会上的帮助声援,文在寅得以出狱;并以第二名的成绩,从韩国司法研修院毕业,回到了家乡釜山。

“事实上,当时文在寅在研修院的成绩是同期第一名,但因为有参加集会的“前科”,因此被降到第二名,并且没有按照惯例,被任命为法官;文先生自己也经常说,当时韩国情报部门曾派人建议其转变立场,支持政府,但自己并没有答应他们;文先生也承认,当时其实还是有点后悔过,毕竟很有可能因为这个拒绝,自己的几年努力将化为泡影,而自己的家人和身边人,也因此受了不少苦。”金先生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在参加反对军事独裁游行的韩国法律界人士中,受到情报部门利诱或胁迫而改变立场的法律界人士不在少数,其中就有在朴槿惠弹劾案中,负责朴槿惠方代理律师之一的李炅在(音译)律师。

就在文在寅回到家乡釜山,处于消沉时,研修院的同学向他介绍了一位年轻律师,并建议两人一同工作,这位律师,正是前总统卢武铉。

此后,两人合办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取名为“釜山劳动法律事务所”,两人为釜山地区的工人提供法律咨询,一举成为釜山地区最知名的人权律师之一,许多釜山的工人称之为“工人阶级的朋友”。

文在寅曾在电视节目中回忆:“在我的印象中,律师是应该为受到冤屈之人讲话,并在这个过程中收获成就感的职业;但我周边的许多律师并不是这样,因此我和卢武铉就抱着这样的想法,自己开了律师事务所,并免费为普通大众提供法律咨询服务,虽然本意并不是要做人权律师,但很难拒绝一些普通百姓的冤屈,在为他们提供服务的过程中,我和卢武铉也成为了釜山地区最知名的人权律师。”

当时文在寅接手的最知名案件,便是震惊中韩两国的“佩斯卡马号事件”——1996年,在韩国远洋渔船“佩斯卡马号”工作的6名中国籍朝鲜族船员,因不堪韩国籍船长的虐待和歧视,将船上的11名船员杀害,并自己跳到大海中。

此后,中国籍船员被韩国警方逮捕,文在寅作为人权律师,亲自参与到二审,并自任为中国籍船员提供辩护;面对当时韩国一些舆论的批判,文在寅则认为:“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员,是否犯错,既然站在法庭里,就都有接受辩护、在尽可能的范围内受到人权上保护的权利,而这是作为法治国家应该保障的一点。”

文在寅与韩国前总统卢武铉

严于律己的挚友

1988年,韩国结束了军事独裁状态,并选出首位民选总统卢泰愚。

彼时,韩国的在野政治势力开始走出地下,并积极参与到韩国政治当中,其中就包括与金大中并列为韩国民主化运动重要人物之一的金泳三。

金泳三向当时在釜山担任人权律师、反对军事独裁统治的卢武铉和文在寅伸出了橄榄枝,受此影响,卢武铉成为了国会议员;而文在寅却推辞了金泳三的多次请求,继续担任人权律师,并积极参与到一些社会影响较大的案件中。

时间转瞬即逝,2002年韩国大选即将举行。

彼时的韩国,正在逐步脱离由金泳三、金大中及金钟泌三人主导政治的“三金”时代,随着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成功结束,韩国民众开始期望更多的改革和变化。

此时,作为政治新星的卢武铉开始进入韩国民众的视野,并依靠韩国网民和青年民众的力量,成为韩国新千年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而文在寅,也接受了“前同事”卢武铉的邀请,担任釜山地区选举对策委员长。

两人再次走到了一起,文在寅也从卢武铉担任总统,入主青瓦台开始,与卢武铉“同生死、共存亡”。

无论是刚入主青瓦台时的春风得意,被国会判决弹劾时的“无力”,还是最终以自杀结束生命时的“悲情”,文在寅都陪在卢武铉的身边。

他担任过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官、市民社会首席秘书官,后再次担任民政首席秘书官;其间曾因个人身体状况的原因,辞去了秘书官的职位,并在尼泊尔修养。但2004年,卢武铉因国会通过弹劾议案,被停止职务。文在寅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刻回到了韩国,作为卢武铉方的辩护律师,亲自参与到辩护律师团的组建,奔跑在为卢武铉脱罪的路上。

2006年10月,重新拿回总统权力的卢武铉,再次将已经辞去总统秘书岗位的文在寅召回,任命其为政务特别助理,随后在秘书室室长的位置上,文在寅陪伴了卢武铉五年任期。

第一财经记者多次采访了金先生以及卢武铉政府期间在青瓦台工作的多名人士,对于在青瓦台任职时期的文在寅,所有人给出的第一句话就是:“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而这与前总统卢武铉的处事风格极为相像。

一位在青瓦台工作的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文在寅在青瓦台期间,为了防止为贿赂大开绿灯,就连高中的同学会也基本不去见;一位与他的高中同窗,后来成为青瓦台高官的人士曾经单独去找过他,却被他赶了出来;他甚至禁止自己的家属前往百货店等高档商店购物,因此当时在他住所周边的市场、超市里,经常能够看到他的家人在独自购物的场景。”

金先生也补充道:“事实上,无论是在青瓦台的时期,还是现在,文在寅对于周边人一直都是极为谦恭,并一直保持着尊阶(韩文里表示尊敬的话语)讲话的习惯,并在每次开会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各位有什么意见,请及时说出来”,并根据这些意见,加上自己的看法进行整理。”因此许多卢武铉时期的政府工作,有95%会由秘书长整理后向卢武铉报告,而只有5%的大型案件需要由卢武铉亲自出面,这也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国家政治决策的效率;并且防止了像如今的“闺蜜干政”门一样,由少部分人士垄断国家内政的情况发生。”

“但文在寅身上也时常能够看到坚挺的一面。例如在一次青瓦台和政府部门的会议中,当时的教育部部长曾经表示“若自己的提议未获通过,将以辞职来抗议青瓦台”,而在一旁不曾言语的文在寅,只是以平淡的语调说了一句“要辞职就立刻辞职吧,若将国家的政策作为要挟手段来使用,则请立刻辞职”,使当时许多认为文在寅“好欺负”的高级官员背后冒出一身冷汗。”上述曾在青瓦台工作的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证实道。

另一位与文在寅亲近的前任国会议员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忆道:“正是文在寅可谓“呕心沥血”地保持自身和亲信的清廉,因此也得到了许多包括与文在寅政见不同的人士的认可;而即便是反对派人士,也深知文在寅的人品,很少以文在寅个人作为反对或否定的对象,只能在反对卢武铉政府的政策上大做文章。”

在卢武铉离开青瓦台,回到家乡后,文在寅也回到庆尚南道梁山,并进入了蛰居阶段。

“那段时间,文在寅几乎就是和夫人一同在市场购物,与一些亲朋好友见面,并思考自己曾经的人生路;唯一在媒体上能够见到文在寅,便是在他时不时去看望卢武铉,并与“归农心切”的卢武铉一起在田间种田,或与远道而来的卢武铉的支持者一同喝酒、聊天的时候。”金先生说。

3月10日韩国宪法法院对总统弹劾案进行宣判,朴槿惠弹劾被通过

两度挑战总统宝座

卢武铉和“挚友”文在寅这种宁静的生活,却因为2009年卢武铉的自杀,而被彻底打破。

“此前,卢武铉在被韩国检查院调查的时候,文在寅就主动担任卢武铉的辩护律师;卢武铉的去世消息,也正是文在寅首先对外公布的;可以说,文在寅陪伴了卢武铉的半个人生。”金先生认为。

在卢武铉死后,以继承卢武铉精神为目的的“卢武铉基金会”于同年成立,文在寅曾于2011年~2012年担任第二任理事长,并在离任后仍担任该基金会的常任顾问。

2012年,韩国举行了第19届国会议员总选举,文在寅在釜山沙上区参选;对手是因得到朴槿惠的提拔而被称为“朴槿惠女孩”的青年政治家孙受祚(音译),而沙上区在此前的五次议员选举结果,都对于文在寅所在的政党不利。

“对于文在寅来讲,无论是卢武铉曾经从釜山开始政治历程,还是自己的活动史来看,釜山都是无法分割的一座城市,这也是在不利的情况之下,文在寅坚持在釜山参选,这也是能够体现出他性格的一点。”金先生说。

此后,文在寅发挥其作为人权律师的特点,在“岁月号”沉船事故、大邱地铁纵火案等韩国国内的多个事故中,在协助受害者的同时,发表了许多自己的政见。

“如果说起文在寅在议会的活动,那么一定无法漏掉2014年夏季的那场绝食行动。”金先生表示。

2014年夏季,“岁月号”沉船事故的阴霾笼罩韩国。彼时距离事故已经过了数月,但有关遗体打捞工作迟迟未能进行,为此,部分失踪者家属开始在首尔光华门广场绝食,仅要求能够看到亲人的遗体;文在寅则为了在健康角度上劝阻家属停止绝食,并对家属表示支持,本人也开始在广场进行绝食行动,这也成为许多韩国民众对文在寅刮目相看的契机,许多媒体称奋不顾身的文在寅为“第二个卢武铉”。

但无论是在其支持者金先生的眼中,还是从文在寅本人的发言中,都无法完全肯定这个评价。

据韩国《文化日报》的报道,2012年总统选举前,文在寅在一场讨论会中曾表示:“虽然从人品上来看,我可能是最“亲卢”的人士,但不得不承认,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和卢武铉时期的社会是两种不同的社会,这也需要我来开启,与卢武铉政府时期不同的全新的社会”。

与此同时,文在寅在一场演讲中坦承:“卢武铉政府期间,没有能够阻止住蔓延在全社会上下的新自由主义弊端,并未能在派遣工、贫富差距等问题给出一个较好的解决方案”,还表示“我相信,作为政治人物的文在寅,定能够超越作为政治人物的卢武铉,追求卢武铉追求一生却未能得到的民主、福祉和对于和平的热情”,表达了作为政治人物的野心和看法。

“事实上,卢武铉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人,而在韩国出现了震惊世界的丑闻之时,朴槿惠向民众展现的耍小聪明的一面,更使许多有志的民众怀念卢武铉;但也必须要承认,卢武铉本人执政期间并未能够解决韩国社会许多矛盾尖锐的问题,否则为何(卢武铉)卸任时,大国家党当选总统几乎变得毫无悬念?”金先生坦承。

据2016年12月,韩国舆情调查机构RealMeter的数据:在对于‘哪一任总统对于国家发展起到最大作用?’的调查中,卢武铉以35.5%的得票率,斩获首位;而受到来自‘闺蜜干政’事件的影响,对朴正熙肯定的得票率降至30.8%,相较于一年前下降了近10%;这与李明博得到48.7%的选票,大大超过当时执政党候选人郑东泳(音译)所获得的26.1%的得票率的情况大相径庭。

作为韩国共同民主党内‘亲卢武铉’人士的代表人物之一,文在寅虽然经历了2012年总统选举仅以3.6%的微弱票差败北,但这并没有影响他的政治活动。此后他先后担任共同民主党的前身新政治民主联合的党代表,并在在野党分裂的不利情况下,带领共同民主党赢得选举,成为国会第一大党。

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发稿前,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公司调查数据显示:文在寅的支持率为36.6%,相较上一次调查提高1.5%,连续11周保持支持率首位,成为韩国国内呼声最高的总统候选人。

而文在寅本人也没有否认希望参加2017年总统选举的意愿。

能否包容中间派

“文在寅的这种生活经历,与他此后施展的政策基调,具有很大的关联。”金先生强调。

韩国政治分析家赵尚熙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文在寅最大的优势便是其通过多次选举和领导第一大在野党所被验证的政治能力,以及背后所拥有的‘亲卢武铉’派的政治势力和党派基础,这也是文在寅最大的执政资本。”

事实上,虽然文在寅最终在2012年选举中遗憾败北,但其仍然获得了左派政党总统选举史中最高的得票率,甚至超过了前任总统金大中、卢武铉。

“虽然文在寅还没有正式宣布将参加下一届总统选举,但如果从此前2012年推出的政策以及个人的政派来看,他的政策最主要的着力点将是增大福利开支、开启朝韩对话以及提升人权水平。”赵尚熙认为。

此前,在接受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多家媒体采访时,对于现任总统朴槿惠的弹劾是否将得以通过,文在寅曾明确表示:“宪法并不高高在上,而是能够体现民众意志的产物;如果说压倒性的民众希望弹劾、处罚总统,那么这个就是宪法”,其对于弹劾案将得以通过十分自信,并表示“虽然总统令人蒙羞,但韩国民众(勇于抗争的精神)仍然伟大,这就是韩国的未来,现在正是全球投资韩国的最佳时机”。

对于朝鲜问题,文在寅表示“如果朝方愿意就朝鲜半岛无核化进行商讨,那么我也很愿意与朝方进行首脑会谈”。

而对于日韩间签署的慰安妇‘和解’协议,则强调‘很难认可其正当性’,并认为“日本应该做的是认可(慰安妇强制征用)的法律责任,并正式向受害者及韩国民众道歉”。

与此同时,文在寅在2012年选举时就主张将增大福利开支,并通过开展广范围的福利措施、增强经济民主化、透明化的进程,以减少韩国的贫富差的同时,为韩国经济增添活力。

外交上,文在寅在主张与周边国家和平相处的同时,也承认美韩同盟的重要性,并在前驻韩美国大使在任期间,表示“美韩之间拥有70年的友好关系”,并在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当选以后,以个人名义向特朗普发出了贺电,祝贺其当选美国总统,并期待能够继续巩固加深美韩关系。

赵尚熙认为,虽然文在寅也表示尊重美韩之间已有的同盟关系,但相较于右派政权,文在寅对于外交政策则显然更加灵活、温和,并且注重韩国民众的利益和感受。而正因为文在寅具有较高的政治能量,其推进的政策偏温和,因此很难拉拢那些主张实施强硬措施、强调美韩同盟的右派选民,这将一部分影响文在寅得票的范围。

当第一财经记者问起为何如此坚决地选择支持文在寅,金先生引用了文在寅在2012年大选期间的口号“机会将平等、过程将公正、结果将(充满)正义,我将其作为国家运营的根本原则,并为之努力”,认为正是朴槿惠上任以来发生的种种丑闻,告诉了韩国民众“拥有好的朋友是多么重要”的同时,也告诉了包括金先生本人的韩国民众“社会的平等、公正和正义是多么的重要,多么的不可或缺”。

编辑:陈慧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