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提前备战6月MPA Shibor高于LPR不具代表性

第一财经其他周艾琳2017-05-24 22:35

评论0

近期,代表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贷款基础利率(LPR)和代表金融市场融资成本的1年期Shibor(上海银行间拆借利率)倒挂。一端是银行资金收益,一端是资金成本,这似乎在暗示——银行亏了,这也引发了市场的普遍关注。

这又是否说明,金融体系内的“去杠杆”将很快向实体经济层面传递?眼看着6月美联储加息的预期高达80%、央行的二季度MPA(宏观审慎评估)大考临近,银行是否已经提前备战?这又将对于资金面提出何种挑战?

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1年期Shibor利率暂时性高于LPR是正常现象,前者也不反映商业银行平均负债成本,很多银行的负债中存款占比在80%以上,且LPR是商业银行对其最优质客户执行的贷款利率,不能全面反映商业银行贷款利率情况。”不过他也表示,当前来看,部分银行提前储备跨季资金,对二季度MPA以及季末LCR(流动性覆盖率)非常重视,提前在做一定的应对。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仇高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1年期Shibor利率暂时性高于LPR可能只是具备新闻意义,并不意味着银行边际资金成本已全面高于基准利率,当前银行主要还是参考存贷款基准利率,市场利率不会快速向上,贷款利率也不会大幅上行。”他表示,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3月对公一般贷款、住房贷款、票据融资利率较去年12月分别提升19bp、3bp、87bp,估算贷款整体利率提高了约16个bp。

1年期Shibor高于LPR不具代表性

LPR报价银行团现由10家商业银行组成,在10个报价中去掉一个最高和一个最低,剩下8个有效报价后,再以各家银行上一季度的贷款占比为加权系数,计算得出的加权平均值。

2013年,央行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完善金融市场基准利率体系,指导信贷市场产品定价,10月25日,LPR集中报价和发布机制正式运行。LPR是商业银行对其最优质客户执行的贷款利率,其他贷款利率可在此基础上加减点生成。

仇高擎对记者表示,为了平稳过渡,贷款基础利率集中报价和发布机制正式运行后,央行仍继续公布贷款基准利率,以引导金融机构合理确定贷款利率,并为贷款基础利率的培育和完善提供过渡期。他称,如今银行整体仍然以存贷款基准利率为主。

对于此次的1年期Shibor利率暂时性高于LPR,廖志明告诉记者,这属于是正常现象,从中长期来看,市场利率的上升将缓慢推升LPR,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将有略微上升,但不宜过度解读。

具体而言,从银行的负债端成本来看,他表示:“1年期Shibor利率不反映商业银行平均负债成本,很多银行的负债中存款占比在80%以上。同业负债成本紧随市场利率显著上升,但存款成本相对刚性,商业银行综合负债成本虽有上升,但幅度不大,尤其是存款占比高的银行负债成本仍然较低。1年期Shibor利率显著上升反映了市场对未来利率上升的预期,即处于相对偏紧的货币政策之下,或处于缓慢加息周期。”

此外,从收益端情况来看,银行的处境其实也没有那么糟糕。廖志明分析称:“贷款收益率处于缓慢上行期,LPR是商业银行对其最优质客户执行的贷款利率,不能全面反映商业银行贷款利率情况。从央行披露的金融机构贷款加权平均利率来看,今年一季度贷款利率已经开始上升了。市场利率上升会缓慢传导至贷款利率,优质企业客户由于议价能力最强,传导最慢,因而LPR非常滞后反映市场利率的上升。”

历史经验表明,货币市场利率对贷款利率的传导大约滞后一个季度。仇高擎对记者表示,贷款加权利率的变化幅度约为货币市场利率变化幅度的30%。照此推算,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将从今年二季度开始会有进一步变化,如果年中货币政策利率再次进行10bp的上调,今年R007(银行间7天回购利率)均值较去年大约提高65bp,再考虑到存贷款基准利率不大可能调整,预计今年贷款加权利率较去年提高约20bp,升幅并算很大。

总体而言,仇高擎认为,对于银行而言,存款仍是银行比较稳定的资金来源,如果过度依赖同业资金拆入,这是不稳定的。MPA也规定银行同业负债不能超过规定比例,否则会被降级;就贷款端而言,银行部分稳定的企业客户议价能力较强,且为了维护较高收益的优质贷款来源,贷款利率不会过度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美国已经充分利率市场化,因此美联储并不会设定如中国的存贷款基准利率,而是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来将利率引导至目标区间。例如,美联储所提的加息是联邦基金利率,类似于中国的公开市场利率,而在加息过程中,IOER(超额准备金利率)或RRR(隔夜逆回购)会否成为美联储利用的主要工具。

银行提前备战二季度MPA

尽管如此,廖志明也提示,二季度MPA考核压力仍存,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此前第一财经也曾报道,未来间歇性钱紧可能会是一种常态。

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认为,在监管去通道、去嵌套、去同业套利的压力下,过去放类信贷的非标所能形成的存款在逐渐消失;同业理财增速下滑,季末回表内冲存款的作用也在减弱;而祸不单行的是现在又即将进入二季度季末的MPA考核月,在考核压力下,银行又有很强的冲存款的诉求。

有市场人士分析称,近期隔夜资金成本最低能到2%,等同于加权利率总体下行近60bp,下行幅度很大。但如果看2个月或3个月的回购价格则仍然高企,跨6月底的资金成本几乎都是4.8%以上。

“隔夜那么便宜,跨季那么贵,差了300bp,而且如果从5月初看到现在,这个价差应该越来越扩大了。”有银行同业人士分析称,“近期的隔夜成本低廉,不是央行的操作导致的,而是国有大行大量高价吸收跨季负债,并在短端释放出低价隔夜捞回点成本,而低价主要是因为这么干的人太多导致出不掉。这是一个基于资金价格上涨预期的囤货措施,导致的副作用——大家都想出点短期帮补一下收高价跨季的成本,供过于求,导致短期特别便宜。”

可见,MPA考核的严格程度已经令各大银行提前备战。其实,MPA考核的严格程度已经显现。第一财经记者发现,此前,央行公布的2017年公开市场一级交易商资格名单中,宁波银行和贵阳银行被取消该资格。记者也证实,某大型城商行被暂停MLF(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对象资格三个月,或与MPA考核结果不达标有关。

此外,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再度重燃,这也或通过外汇占款渠道对中国资金面产生压力。交通银行表示,5月以来人民币汇率继续保持稳定,监管部门针对外汇和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监管作用持续存在,外汇占款有望稳步改善。不过,6月中旬美联储议息会议前后,人民币汇率和资本流动仍所面临的压力仍可能阶段性加大。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石尚惠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