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稳步发展 服务实体经济效能提升

第一财经APP股市张婧熠2017-08-08 19:58

评论0

十八大以来,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稳步推进:市场体系完善和基础制度建设都取得一系列成果,融资规模增长,服务实体经济的效能明显提升。

然而,对于趋势的概括,还不足以展现资本市场所取得全部突破和成就。过去五年里,多层次资本市场进一步完善,沪深交易所的上市公司数量增长超过800家,新三板市场新增挂牌企业过万家。资本市场制度建设继续推进,目前IPO实现常态化发行,再融资新规扭转了结构失衡,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也得到了进一步的规范和支持。同时,通过加大对各经营机构的规范管理、对证券违法违规的严惩不贷、对投资者保护工作的全面推进,资本市场运行的良好秩序得到保障,市场参与主体的活力被激化。

十八大以来的建设成果,为资本市场继续深化改革提供了宝贵经验,更加强了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效能。而就在不久前,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召开,强调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天职”。未来,在继续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的前提下,资本市场改革还将继续向着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改革的任务目标推进,为市场稳定健康发展夯实基础。

多层次市场体系更完善

过去五年间,A股主板市场、新三板市场、区域性股权市场、柜台市场组成的多层次股权市场稳步运行,债券市场、期货与衍生品市场发展迅速,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进一步完善。

十八大以来,主板市场的发展和运行稳定。在2012年底时,沪深两市的上市公司总数为2494家,两市的总市值为23万亿元;至2017年7月30日,沪深两市上市公司总数达3326家,市场总市值为54万亿元。

2013年,国务院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关问题的决定》,明确新三板服务范围正式扩至全国。就在当年底,在新三板挂牌的公司仅为356家;而在2017年上半年末,挂牌企业数量已经超过1.1万家。与此同时,区域性股权市场经过近几年的发展,目前挂牌公司数量已超过1.8万家。

光大证券资管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表示,十八大以来资本市场的最大成果之一,是直接融资占比有明显提高,这对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有重要意义。其中,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融资都呈现了逐步走高的态势。数据统计显示,去年全年,沪深证券交易所市场IPO和再融资合计1.33万亿元。而截至今年7月底,我国债券市场总市值超过70万亿元。

在资本市场的发展和改革进程中,业务和产品的层次也日趋丰富。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看来,十八大以后,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进入了加速推进的过程,市场生态发生了很大变化;金融创新的步伐开始明显加快,金融工具增多。其中,私募基金的合法地位在2013年获新基金法认可,私募市场进入快速扩容;这一年也被称为是“互联网金融元年”,各类互联网金融业态开始出现、传统金融机构的互联网展业也开始推进。与此同时,资管产品的发展也步入快车道,各类产品业务规模增长迅猛。衍生品市场的产品类型也不断扩展,国债期货等产品陆续推出。

发展过程中,也不断遇到新问题与新挑战。基于过往改革经验和建设成果,更出于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需要,明确改革工作总基调意义重大。

在今年初召开的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强调,必须牢牢把握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不久前,证监会年中监管工作会议召开,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被再次强调,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也被会议放在重要的位置。

事实上,资本市场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始终没有改变;规范发展已经成为近两年来资本市场各主体的发展重任。全面从严监管,微观层面的各类乱象得到有效的清理整顿。

对于主板市场,为促进上市公司稳健经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保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监管层加强并提高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规范性的要求;同时不断加大整顿资本市场秩序力度,严打欺诈发行、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今年,证监会还出台规范上市公司股东和董监高股份减持行为的新规。新规实施以来,市场减持情况符合政策预期,清仓式减持、“精准”减持、过桥减持等行为得到遏制。

此外,挂牌企业超万家的新三板市场目前加大对挂牌企业治理和市场监管的力度,逐步推进分层制度等各项改革制度。此外,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工作也全面展开,对于各交易场所业务和产品进行深入和持续的清理整顿。而针对市场各经营机构的监管也全面从严。为践行去通道、去杠杆、去嵌套的监管导向,资管新规已正式实施,公募基金、券商资管、私募等各行业的良性健康发展。

制度建设稳加速

无论是落实稳中求进的工作基调,还是践行服务实体经济的改革任务,制度建设都是重要路径。十八大以来,我国资本市场制度建设不断提速,取得诸多突破;不仅激发市场参与主体的活力,更维护市场运行的良好秩序,成为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保障。

资本市场的重要功能是资源配置的功能,包括企业融资、定价、投资者投资和风险管理等诸多功能。这其中,首次公开发行(IPO)和再融资是资本市场的基本功能。然而,从近五年的历程来看,IPO曾在2012年11月至2013年12月、以及2015年的7月至11月出现两次暂停,起因皆为低迷或极端的市场行情。今年初,刘士余在国新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使用减少甚至暂停IPO的方法来力图稳定市场,取得过时点性效果;但从长远来看,效果并不好。

刘士余强调,资本市场的活力来源于分享实体经济的增长;要想长久,要有增量;有增量,就会增加流动性、资金供给和投资者信心。这是监管层针对IPO发行的一次重要表态。此次重启以来,IPO也始终保持着常态化发行。今年前6月,IPO发行企业家数已达到285家,超过去年全年的发行公司数量;累计募资金额1440亿元,也逼近去年全年规模。

敢于打破原有的不合理结构和规律,是近两年来资本市场制度建设的鲜明特点。这在再融资市场的变化中体现得更为明显。

在IPO停摆、并购热潮的多重影响下,非公开发行市场爆发,取代了配股等其他再融资渠道的地位,改变了A股股权融资格局。在扩宽企业融资渠道的同时,定增市场也开始出现过度依赖一二级市场价差来实现套利、市场定价失准等一系列问题。部分上市公司还存在脱离主业频繁融资、炒概念、募集资金大量闲置、频繁变更用途或者资金脱实向虚等现象。

从2015年底起,监管层先以窗口指导形式对定增市场实施强监管,压缩价差空间、完善定价机制、强化公平交易,同时还分行业进行窗口指导和规范。今年2月,证监会正式宣布调整再融资规则。新规新增了对定增发行的股本限制、再融资间隔期的设定,将定价基准日明确为发行期首日,全面进入“市价发行”阶段。

再融资新规的调整,就是为了引导资金流向实体经济最需要的地方,避免资金“脱实向虚”。从数据来看,效果立竿见影。Wind统计显示,截至今年7月底,定增发行总规模为4249.57亿元,同比下滑53%。而同期已发布预案的可转债规模已超过2000亿元,同比增速已翻番。

资本市场为上市公司提供的另一项重要功能,是并购重组。回顾过去五年来的发展,并购重组市场也曾遭遇“成长的烦恼”,存在的过度投机炒作、短视、概念性等现象,以及一度猖獗的忽悠式重组、壳股炒作等行为。2016年,《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完成修订并正式实施。新规全面清理整顿市场乱象,切实保障以并购重组提升上市公司质量,引导更多资金投向实体经济。

通过全面从严监管、推动市场正本清源的同时,并购重组市场也受益于简政创新的监管红利,迈入稳步健康的发展轨道。证监会副主席姜洋曾公开表示,证监会大幅简化并购重组行政审批,鼓励基于产业整合的并购重组,严格重组上市要求,加强并购重组监管。“一松一紧”的政策安排,有效促进了资源优化配置,有力支持了国企改革、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2016年,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交易2486单,交易金额2.39万亿元。其中,90%的并购重组交易由市场自主实施,不需要证监会审批。今年前5个月,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交易金额1.1万亿元,同比增长41%。

为重要的基础性制度之一,退市制度的进展也备受关注。近几年来主板市场退市率仍很低,退市制度未能常态化进行,但推进和执行退市制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董登新就称,退市制度是激发股民风险意识的杀手锏,伴随大量垃圾股的常态化退市,投资者才会真正向价值投资转型。

就在证监会最新召开的年中监管工作会议指出,要切实加大发行质量审核力度,保持首次公开发行的常态化,规范和支持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完善退市制度,加大退市力度,充分发挥好资本市场的功能。

“退市制度当前面临的问题有两点。首先是缺乏善后机制,缺乏投资者保护和利益追偿的机制;其次是当前资本市场改革的工作任务仍很重,很容易犯了重IPO、轻退市的毛病。”李慧勇表示,从近期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加强资本市场制度建设之后,退市制度建设可能会提速。

投资者保护全面铺展

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和发展,始终伴随着创新、监管、风控和投资者保护等多个主题。回顾建设成果的过程中,不能脱离我国证券市场以散户为主体的基本特征;这是全面从严监管的出发点,也是“稳中求进”总基调希望做出的具体要求。自十八大以来,投资者保护工作已全面铺展开来。

投资者适当性制度是投资者保护的一项根本制度,也是整个资本市场重要的基础性制度之一。投资者适当性新老办法的更替,是投保工作制度建设的重大成果。

2012年12月,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证券公司投资者适当性制度指引》;实施五年间,对证券行业树立投资者适当性理念、证券经营机构建立适当性管理制度和流程起到有力的推动作用。在这些经验之上,2016年12月,中国证监会颁布《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老《指引》同时废止。《管理办法》首次以部门规章的形式,对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提出统一规范;强调投资者要分层、产品或服务风险要分级,并明确了证券经营机构对投资者和产品服务的评估办法。

夯实投资者保护制度建设的同时,投保工作的组织体系和实现手段也都有了新的突破,这也成为十八大以来资本市场建设的又一硕果。

在我国资本市场“散户市”的结构中,中小投资者在专业能力、信息、资金等方面均处于弱势地位,风险承受能力和自我保护能力也相对较低;而客观上,还要面临着行权难、维权难的困境。2013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资本市场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工作的意见》指出,要完善投资者保护组织体系,探索建立中小投资者自律组织和公益性维权组织,向中小投资者提供救济援助。

为落实《意见》提出的要求,中国证监会成立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下称“投服中心”),专司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工作。由此,我国资本市场的投资者保护工作体系,在中国证监会依法从严全面的履行监管职责、交易所作为市场组织者履行自律监管职责的同时,再添投服中心以普通股东定位维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利的强有力保障。

“投服中心的构建及其中小投资者保护创新机制的建立,不仅是因应一种强烈而现实的市场运行和社会发展需求的重要措施,也是我国证券市场迈向法治化、成熟化进程的重要标志。”在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商法研究室主任陈洁看来,在我国证券市场转轨时期,建立由证监会统筹监管,与准行政性的投资者保护基金公司并存的投资者保护组织体系,是我国完善中小投资者保护体系的必然方向和重要措施。

投服中心总经理徐明介绍道,投服中心坚持普通股东定位,通过市场角度和法律手段,履行法律法规赋予股东的各项权利。此外,投服中心还创新了适合我国资本市场的中小投资者保护机制和实现路径,包括事前持股行权试点机制、事中证券期货纠纷小额速调机制、事后证券支持诉讼机制,进一步建立多元化纠纷解决途径,丰富中小投资者维权救济手段,完善中小投资者赔偿制度。

徐明介绍,截至7月31日,投服中心已经共计行权585次。纠纷调解方面,通过接受纠纷当事人申请、证监会系统转办和法院委托等方式,已正式受理纠纷案件1886件,调解完结1416件、成功1280件,成功率达91%;成功的案件中,投资者获得赔偿金额达2.2亿。

坚持双向开放

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是国家对外开放总体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十八大以来,坚持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的方针,我国资本市场已经进入对外开放的新阶段。

回顾近几年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是不断积累经验、不断推动升级的过程。2014年11月17日,沪港通正式启动交易。而借鉴和复制沪港通的成功样本,2016年12月5日开始,深港通也正式通车;由此,沪、深、港三地大市场建立。自启动起来,沪、深港通运行平稳,机制也不断完善,取消了交易总额等限制。而正是基于A股市场在互联互通机制上的进展、中国交易所放宽涉及A股的全球金融产品预先审批限制等因素,今年6月21日,MSCI正式宣布将A股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

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是推动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另一机遇。2016年12月,沪深证券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中巴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及巴基斯坦哈比银行组成的联合体,成功竞得巴基斯坦证券交易所40%股权。其中,中方三家交易所将持股30%。2017年6月,上证所宣布将参与到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国际交易所的共同投资和建设中。截至今年上半年,我国已有963家上市公司参与“一带一路”重点项目建设,有2家证券公司在沿线国家设立了子公司,沿线国家分别有32家机构取得了QFII和RQFII资格。

未来一个时期,在互利共赢的精神推动下,资本市场双向开放还将进一步推进。姜洋在今年陆家嘴论坛上提出,未来将深化市场互联互通与跨境合作,逐步丰富交易标的,稳妥推进“沪伦通”制度准备。进一步完善QFII、RQFII制度,鼓励从事长期投资的机构投资者投资中国市场。扎实推进境内交易所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互利务实合作,鼓励符合条件的沿线国家企业发行熊猫债。此外,还将改革境内企业境外发行上市制度,积极推动原油期货国际交易平台早日挂牌交易,稳步推进商品期货市场对外开放,不断提升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化水平。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陈楚翘

相关专题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