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下一站:国际信用市场和扩员

第一财经APP世界冯迪凡2017-09-11 20:25

评论0

于刚刚落幕的厦门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上达成的《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宣言》(下称“宣言”)指出:“五国对合作取得的丰硕成果感到满意,包括成立新开发银行(NDB)和应急储备安排(CRA)。”

9月4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在厦门国际会议中心举行。图片来源:中新社

自2012年起提出设想,到2015年7月21日正式在上海举行开业典礼仪式,NDB走过了充实的两年时光:人数从5人增加至今年年底预期的150人,向成员国提供了15亿美元的贷款,并计划到2017年底达到目标为25亿美元的贷款,成功发行首笔人民币计价的30亿元绿色债券,并计划在2017~2018年进一步发债,从各方面来看,NDB都已准备好进入下一阶段的发展。

金砖银行副行长、首席财务官马斯多普(Leslie Maasdorp)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下一阶段的发展包括得到国际信用机构的评级并在国际市场上进行发债,以及考虑将其成员资格扩大到金砖国家以外的国家之中的可能性。与此同时,马斯多普透露,南非第一个区域办公室将有利于NDB在非洲扩员时开展工作,而下一区域办公室则有可能是巴西。

下一步:在国际市场上发债

两年内,NDB取得了中国国内AAA级的信用评级,并首次在中国债券市场上发行了规模为30亿元的绿色债券。马斯多普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NDB已经从各方面准备好了进入发展的下一阶段,即获得国际信用机构评级,令NDB就有可能在国际市场上进行发债。

通常银行需要获得国际评级机构的评级之后,才能发美元计价债券。复旦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副主任朱杰进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几个大的国际评级机构来讲,资本金多不多,相关主权国家对其支持程度如何,这几个国家本身的财政状况怎么样,都需要纳入考量。

2015年7月21日,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在上海正式开业。图片来源:新华社

按照此前安排,NDB的储备基金为1000亿美元,用于金砖国家应对金融突发事件,其中中国提供410亿美元,俄罗斯、巴西和印度分别提供180亿美元,南非提供其余的50亿美元。

在厦门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上,金砖五国已经就新开发银行建立项目准备金达成一致,以为更多的项目提供支持,9月4日中方宣布出资400万美元,用于设立金砖银行的项目准备基金。

要看金砖国家如何推动NDB取得新发展。朱杰进表示,NDB在每个金砖国家都被认为是自己的孩子,储备基金为1000亿美元的原因在于,NDB要有新理念还要有效,如果储备基金过少,那么对全球治理的影响动作则太小。

目前中国已承诺向NDB项目准备基金出资400万美元,支持银行业务运营和长远发展。自2015年夏天正式开业以来,金砖银行已对11个项目放出贷款,承诺贷款总额达到30亿美元。

新成员+新办公室?

在《宣言》中,金砖五国指出欢迎在南非设立NDB第一个区域办公室——非洲区域中心,欢迎NDB设立项目准备基金以及批准第二批项目,并祝贺NDB总部大楼破土动工。

9月2日,NDB的永久性总部大楼在上海启动了奠基仪式,位于上海市世博园中国馆东侧的这座大楼预计2021年9月投入使用。

谈到在南非的第一个区域办公室,马斯多普表示,从2015年成立NDB之时,就有协议指出要成立这一区域办公室,这也是NDB历史上的重要里程碑,这一区域办公室能令NDB加强在南非的工作,且“在恰当的时间,当我们向其他非洲国家扩展成员国身份时,这一办公室将可以在该区域有效工作。”

马斯多普还透露,目前正在考虑将金砖国家这一概念囊括其他发展中经济体。

他同时向第一财经记者指出,譬如印度和俄罗斯的协调工作就可以在上海总部做出,然而巴西就有点太远了:通常同巴西联络的时间是中国时间晚上10~12点,为此如果要是再开一个区域办公室,从一个很务实的角度来说,巴西将是下一个地点。

助力五国向清洁能源经济转型

此前,在讨论NDB成立之初,一个重要理论依据是金砖国家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亟需融资,在国家财政力所不逮时,需要共同的资金合作。在NDB成立并运行后,其主要的精力则放在了能源、交通和水这三大领域,并强调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

朱杰进表示,这也是伴随NDB诞生所出现的制度创新:可持续的基础设施领域正是五国都赞同的发展领域。

马斯多普则向第一财经记者指出,对所有成员国家,NDB都在帮助它们从目前的碳排放密集型经济向清洁能源经济转型:“在不少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发展的本质已经对环境造成了伤害……为此我们专注于可持续发展,包括我们下一批开始的项目,也要聚焦于减少基础建设中的碳排放足迹。”

实际上,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南非五个金砖国家不仅是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而且目前也已成为推动绿色能源发展的重要力量: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的数据,2016年,金砖国家在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中占39.4%,超过了五国在全球GDP所占比重(2015年占22.5%)。其中,中国居主导地位,占金砖国家可再生能源总装机容量的2/3,巴西和印度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强劲,分别占全球总装机容量的5%左右。俄罗斯和南非占比与上述国家差距较大,但装机容量也在不断增加。

而NDB目前所专注的,在能源领域同发电有关,在交通领域同道路、港口、高速铁路有关,而在水资源领域则同清洁水相关。“中印两国都是水资缺乏的国家,我相信在未来这一领域会在我们的计划中占比相对更高。”马斯多普对记者表示,不过可持续发展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宽广的概念,而高速网络也同可持续发展相关。

能安装光缆(电缆),让家家户户可以上网交流,这也成为了关乎生活品质的事。马斯多普表示,比如只有通网之后,才能享受到健康医疗设施等最佳服务。

与此同时,马斯多普还表示,企业和政府通常在基础建设方面扮演引领的角色,私人领域在过去数十年中也在对基础建设融资方面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因此我们非常希望,金砖银行也可以将私人企业囊括入这一领域。”

举例来说,新能源领域就是由私营企业引领的,这也是为什么它们想把贷款对象从政府公共领域拓展至私人企业领域的原因,贷款比例大约是在7:3,马斯多普告诉记者,即七成提供给国有企业或相关政府,三成则贷给私人企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缪琦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