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家IPO上会4家被否 净利润不足3000万成隐形门槛

第一财经APP股市黄思瑜 袁子懿2017-09-14 20:20

评论0

IPO申请一天被否数量再度震惊市场。9月13日,创业板发审委审核7家IPO申请,否决4家,刷新7月12日一天否决3家IPO申请的记录,成为2015年IPO重启以来否决IPO申请最多的一天。

然而对于这一现象,多位受访人士皆认为,存有偶然性,质地不好的企业刚好集中在了一起,监管政策基本没有变化。其中一位券商投行高管表示,这次的主要问题在于,被否的几家企业经营规模均较小,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相较3家过会的企业业绩情况,4家被否的企业近三年扣非后的净利润要逊色一筹,其中湖南广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信科技”)2016年扣非后的净利润仅为2188.6万元,前两年扣非后的净利润则均不足2000万元;其余3家企业虽然在2016年度扣非后净利润超过了3000万元,但是前两年的这一数据多在2000万元左右或者在3000万元边缘。

在上述投行高管看来,在审核过程中净利润不到3000万的公司会被重点关注是否存在问题,比如盈利持续性问题,毕竟业绩规模太小,容易存在一些经营风险,抗风险能力也比较小,但这也并非绝对标准。

对于创业板IPO申请被否率高的现象,有业内人士表示,这主要与上会企业质地有关系。

净利润不足3000万危险

9月13日,证监会创业板发审委召开2017年第71次发审委会议和第72次发审委会议,共对7家企业的IPO申请进行了审核,3家通过,4家被否,这其中第71次发审委会议审核的3家IPO申请“全军覆没”。

这样的高否决率一度让市场震惊。然而,多位受访人士均认为,一方面,这样的情况多带有偶然性,可能是质地不好的企业凑巧集中在了一起,监管政策基本没有变化;另一方面,因为IPO审核速度加快,申报数量和上会数量增加,很多并不适合申报IPO的企业也申报了材料,导致最后被否。

此次被否的公司有珠海市赛纬电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赛纬电子”)、智业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智业软件”)、世纪恒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世纪恒通”)、广信科技。

从创业板发审委对4家被否企业提出的问题,可探寻出被否的原因。就赛纬电子,主要围绕其第一大客户又是第一大供应商的沃特玛发问,关注该公司生产经营对沃特玛是否存在依赖,且交易价格存在有失公允之嫌等;智业软件则主要是被问询商誉减值计提风险,以及后续经营的主要瓶颈;世纪恒通则是被问询主要业务毛利率下降风险、持续盈利能力存疑;广信科技被问询业务增长缓慢的原因以及与实控人控制的企业之间关联交易、独立性存疑。

“这几家都是经营规模特别小,持续盈利能力存疑的问题。”在上述投行高管看来,归根结底还是企业盈利能力较弱的问题,在审核过程中会特别关注净利润3000万的问题,净利润3000万不到的公司会被重点关注是否存在问题,比如盈利持续性问题,毕竟业绩规模太小,容易存在一些经营风险,抗风险能力也比较小。

一位券商投行人士也笑言,“从投行人士的角度来看,如果一家公司连3000万净利润都没有,那这家公司确实也太差了。”

而此次被否的4家企业中,广信科技2014年度~2016年度扣非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513.33万元、1779.37万元、2188.60万元,均不足3000万元,今年上半年的这一数据仅为369.95万元;赛纬电子、智业软件、世纪恒通3家公司2016年扣非后的净利润分别为4986.61万元、4350.63万元、3416.02万元,虽然均超过3000万元,但是前两个年度扣非后的净利润并不佳,多在2000万元左右或者在3000万元边缘。

相较而言,过会的杭州万隆光电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隆光电”)、广州广哈通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哈通信”)、浙江长盛滑动轴承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盛轴承”)3家公司,近三年扣非后的净利润规模更大。其中长盛轴承的业绩最为稳定,近三年扣非后净利润均在8000万元左右,万隆光电和广哈通信近两年扣非后的净利润也均在3000万元以上;且这三家公司今年上半年扣非后的净利润也较佳,依次分别为5532.39万元、2456.81万元、2526.58万元。

“但这并非绝对标准,有些不到3000万盈利的企业也过会了,只是净利润在3000万元以下的公司会更被关注。”上述投行高管表示,有些净利润不到3000万而过会的企业,有可能是公司比较干净,没有什么问题;而有些企业则是净利润低,又存在问题,所以会被否决。

创业板IPO申请被否率为何高?

近期,创业板发审委连连刷新纪录,继7月12日一天否决3家IPO申请之后,这次则是一天否决4家IPO申请。且今年以来,创业板IPO被否数量较多。这让市场提出疑问,创业板IPO申请被否率为何如此高?

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共有367家企业上会,其中通过审核的有307家,被否的有52家;被否的企业中,拟在创业板上市的有33家,占比达到63.46%,拟在主板上市的企业仅有11家,剩余的7家则拟登陆中小板。

对此有市场观点提出,主板的通过率高,创业板被否的数量多。对此,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通过率应该不会因为板块而有差异,可能是申请的企业质地存在不均衡问题。

上述投行高管也表示,更多还是与公司质地有关系,与拟上市的板块没有关系,创业板的IPO申请不容易通过,主要是因为经营规模和业绩规模太小。

“去年有段时间有些小的公司过会了,刺激了一些利润规模小的公司申报上市。”上述投行高管表示,现在这些质地不佳的企业IPO纷纷被否,也一定程度上会让后续规模较小的企业申报IPO更为谨慎性。

在董登新看来,无论是主板还是创业板在审核的切入点上,仍是放在IPO申请材料的真实性、信息披露的充分性以及完整性上。其认为,IPO材料真实性是发审委审核的第一重要问题,同时关联交易有无利益输送、是否存在同业竞争等也是审核的重点;此外,守法经营和诚信经营可以对上会企业起到一票否决的作用,如,上会企业是否环保达标、偷税漏税、劳工福利是否合法等。

“发审委关注上会企业的问题主要集中于利润的持续性、独立性以及经营的规范性等方面。”上述券商投行人士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被否的4家公司中,有3家的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分别为广信科技、世纪恒通、智业软件;另一家被否的赛纬电子保荐机构则为申万宏源。

根据wind数据,自2015年重启IPO以来,招商证券保荐的项目通过率为82.05%,位居82家机构中的第66位。

董登新认为,招商证券此次保荐的3家IPO企业被否,可能存有偶然性,但也可能是保荐工作中存在一些瑕疵,考验券商选择客户的标准以及保荐人的经验。

“券商选择客户的要求高了,过会率就会提高,而市场上符合最基本的IPO条件的企业太多了,不是只有在会里这些,但为什么券商只报这么多,因为券商会有初步的一个遴选。”在上述投行高管看来,除了与被否企业自身的质地有关,与券商挑不挑剔项目也有关系,“为了开拓市场,挑小项目做,而小项目的风险比较大”。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陈楚翘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