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恩格尔系数接近富足水平,“幸福产业”崛起

第一财经宏观重华 冯芸清2017-10-15 22:41

评论0

收入的不断增长使中国人的消费结构升级趋势明显,这也带动了旅游、健康、教育培训等产业的快速发展。

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日前表示,2016年我国居民恩格尔系数(食品支出总额占个人消费支出总额的比重)为30.1%,比2012年下降2.9个百分点,已接近联合国划分的20%~30%的富足标准。

 第一财经记者 王晓东摄影

特别是在十八大以来的五年中,中国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从2012年的31.4%下降至2016年的29.3%,下降2.1个百分点,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从2012年的37.5%下降至2016年的32.2%,下降5.3个百分点。居民恩格尔系数的下降,标志着居民生活水平的进一步提高。

从千百年来的“民以食为天”到如今个性化、多样化、品质化渐成消费新时尚,中国人消费结构的变化成为了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成长和人民获得感提升的一大亮点。国家发展改革委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2016年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64.6%。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恩格尔系数的持续下降表明,随着经济发展,老百姓过去几年的收入显著提升,老百姓的消费出现了结构性变化,基本的物质消费比重在下降,精神方面的消费比重在上升,消费需求也呈多样、多元化,这也引领了产业结构的调整。

五大因素促恩格尔系数下降

恩格尔系数越低,代表居民生活水平越高。联合国粮农组织曾根据恩格尔系数的高低,对世界各国的生活水平进行划分,即一个国家平均家庭恩格尔系数大于60%为贫穷;50%~60%为温饱;40%~50%为小康;30%~40%属于相对富裕;20%~30%为富足;20%以下为极其富裕。

按此划分标准,20世纪90年代,恩格尔系数在20%以下的只有美国,达到16%;欧洲、日本、加拿大等一般在20%~30%,属于富裕状态;东欧国家一般在30%~40%之间,相对富裕。

利用恩格尔法则,世界银行对92个国家2010年的调查结果也显示了相似的结论。全球的食品和饮料的消费支出占比约为38.6%,其中最低收入国家食品饮料消费支出占比是53.9%,低收入国家是42%,中等收入国家是34.6%,而高收入国家是20.7%。以联合国和世界银行的标准观察,中国正朝着富裕国家和中高收入国家迈进。

五大基础性因素促进了中国恩格尔系数的降低和居民生活水平的提升,其中最为基础的因素是过去五年的中国经济在快速发展。2013~2016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7.2%,高于同期世界2.5%和发展中经济体4%的平均增长水平。2013~2016年,我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达到30%以上,超过美国、欧元区和日本贡献率的总和,居世界第一位。

经济发展与扩大就业实现有效联动,让中国的就业形势持续向好,这是中国居民生活水平变化的第二大因素。

就业是民生之本、发展之源。十八大以来,我国坚持把就业、创业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把就业工作作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民生和谐改善的优先目标,促进了中国经济增长的就业弹性增强。

2012~2016年,国内生产总值(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平均吸纳非农就业172万人,比2009~2011年多吸纳30万人。这五年,中国基本维持了5%左右的调查失业率。其中,2012~2016年全国季度城镇登记失业率长期稳定在4.0%~4.1%之间,远低于4.5%的控制目标;全国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基本稳定在5.1%左右。

经济发展、就业稳定,中国人的“荷包”也越来越鼓,收入提升是促进居民生活水平变化的第三大因素。

过去五年,居民收入的增长甚至快于经济增速。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821元,比2012年增长44.3%,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33.3%,年均实际增长7.4%,快于同期GDP年均增速0.2个百分点,更快于同期人均GDP年均增速0.8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同7.2%的年均经济增长速度相配合,中国在这五年基本维持了2%的通胀率,物价平稳作为第四大因素确保了中国居民购买力水平的稳健。

除了上述四大因素外,社保水平的提高也为居民消费消除了后顾之忧。

随着全民参保计划的实施,截至2016年底,我国基本养老、失业、工伤、生育保险参保人数分别达到8.88亿人、1.81亿人、2.19亿人、1.85亿人,基本医疗保险覆盖人数超过13亿人。一个世界上覆盖人群最多的社保安全网蔚然成形。

“幸福产业”快速崛起

从市场销售的商品品类看,逐渐富裕起来后,中国人的消费结构升级趋势明显。2013~2016年,限额以上单位耐用品类和非耐用品类零售额年均增速分别为10.4%和9%,耐用品类增速高于非耐用品类1.4个百分点。

同时,消费升级的中国人也把消费份额更多让位于服务消费。十八大以来的五年,是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教育培训等“幸福产业”快速崛起的五年,是消费产品日益丰富、消费品质大幅提升、消费方式更加绿色多元的五年。就在今年的国庆中秋长假,从吃一吃到走一走、转一转,中国人的假日生活不再是餐饮当家。假日期间,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7.05亿人次,实现国内旅游收入5836亿元。

消费从食品转向升级品和服务业,不仅使恩格尔系数下降,又进一步促进了中国转型第三产业的结构调整。服务业跃升为国民经济第一大产业。2016年,服务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上升到51.6%,比第二产业高出11.8个百分点,服务业已擎起国民经济半壁江山。

“市场需求的改变,使得大量资本流向新兴消费的领域,一方面我们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顺势而为,另一方面,我们强调企业的创新能力不仅是满足市场需求,甚至要提前布局,引领消费需求。”徐洪才说。

不过,恩格尔系数只是观察国家富裕水平的一个维度,我们不仅要观察消费结构的相对变化,还要观察比较居民收入和福利的绝对水平,同时也要在平均指标之外关注那些在平均线之下的百姓的获得感。

万博研究院新供给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刘哲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恩格尔系数描述了社会的整体情况,但在消费多元化之外,中国在收入结构优化上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在过去五年,中国的精准脱贫成效卓著,小康短板加速补齐。全国农村减贫规模年均超过1300万人。按现行国家农村贫困标准(2010年价格水平每人每年2300元)测算,全国农村贫困人口由2012年的9899万人减少至2016年的4335万人,累计减少5564万人,平均每年减少1391万人。让更多中国人享受发展的成果,也是未来中国发展的方向。

编辑:刘晓雷

相关专题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