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话华为云总裁郑叶来:云市场的第二场竞争刚刚开始

第一财经APP科创李娜2017-11-08 13:17

评论0

华为的一张“升级令”让云计算的江湖变得不再那么平静。

两个月前,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签发的一份“关于Cloud BU组织变动的通知”揭开了华为云业务的新面纱:Cloud BU正式迁移至华为集团下,成为一层组织,而此前该业务隶属于P&S(产品与解决方案)部门。

一年之间,从宣布成立到二级部门再到一层组织,Cloud BU的“跳级”速度显然有些快。从某种意义上看,目前云业务的地位仅次于华为三大BG(运营商BG、企业BG以及消费者BG),同样,作为战略业务,它身上的担子并不轻——要成为全球5朵云之一。

如何追赶?机会在哪里?在云市场迟到的华为是否有挑战“大象”亚马逊和阿里云的实力?几个月来,争议一直伴随在华为Cloud BU总裁兼IT产品线总裁郑叶来的身边,即便是在内部,也有人质疑华为云的“不碰数据”战略是否妥当。

就在前不久,阿里云总裁胡晓明更是直言:“在中国市场,阿里云短期内还没有竞争对手,先发优势让其领先第二名起码三年以上。”在他看来,阿里云在过去八年里犯过的错、踩过的坑,其它的云服务提供商一个都不会落下,只有这样才能在技术和产品上追上他的水平。

这样的表态对于华为云来说,难以忽视。

十多天前,华为轮值CEO徐直军在一场行业大会上表示,“华为云此前说下不碰数据、上不做应用,今天再增加一个‘不',即不做股权投资。在云这个领域上,华为不投资集成商或应用开发商,不去培养一帮‘亲儿子',不让亲儿子跟合作伙伴竞争。”

可以看到,这是华为有意摆出的“姿态”,即愿意牺牲部分利益,换取更多合作伙伴的追随,好处也显而易见,集结队伍后的华为在云市场的份额能够快速攀升。而比起“什么都做的”的互联网企业,华为的“三不”战略更像是对互联网企业主宰的云计算江湖做出的一次挑战,如若成功,华为无疑将成为未来全球云计算市场的一级玩家。

“五年以后,无论全球有几朵云,华为云一定是其中的一朵。”郑叶来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云计算市场的第二场竞争刚刚开始,今天所看到的互联网应用几乎所有都在云上,但政府和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才刚刚开始,这是华为的机会。

华为云总裁郑叶来

附访谈实录:

华为不做云服务就少了一条腿

第一财经:今年3月份华为宣布成立专门负责公有云的Cloud BU,然后又在8月底的时候把它升级为一级部门,外界非常好奇,为什么华为会在这么短短半年的时间里边,把Cloud BU升级到这么重要的一个位置?

郑叶来:在私有云领域,华为提供产品解决方案一直是中国做得最好的,但我们发现云服务的商业模式,不仅仅是技术和产品的变化,更重要的是涉及到一系列的流程,包括华为自身的商、法、财、税等变化,所以公司决定把Cloud BU直接放在华为集团下管理,一方面有利于迅速的调集资源,另外一方面也利于推动我们自身的变革,让华为真正从一个纯粹的产品和解决方案的供应商变成一个在提供产品和解决方案的同时,又能提供云服务的供应商。

第一财经:2010年,华为就以集团的名义高调发布了云计算战略及端到端的解决方案,并启动了“云帆计划2011”,为什么今年云业务才成为一级部门,内部流程是否已经打通?

郑叶来:公司任命我为Cloud service的整个流程的GPO,就是Global Process Owner,全球流程责任人。这个流程怎么样,是我们带领团队来定,能不能做得好完全是我们团队自己的事情,公司没有那么多的限制,有限制也是我们自己想的。

对于起步慢,实际上华为一直想管控我们的业务边界,同时,华为一直是一个轻资产运营的公司,但是今天我们所有人达成的共识是什么?华为如果不做云服务,我们面向全球的消费者业务、面向全球的运营商业务和企业业务,就没有一个云基础设施的底座。同时,华为围绕IT产业进行了从芯片到系统完整的投资,但是这个市场空间正在被公有云一步一步的挤压。如果我们不做云服务,从华为本身来讲,我们这么多年的投资回报就少了一条腿。所从今天我们所有人达成了共识,必须去做,必须去投,而且是right now。9月底,我给公司常务董事会汇报我们未来的业务规划的时候,很顺利通过了,所以我跟团队讲没有谁有什么限制。

第一财经:华为集团层面对于Cloud BU有一些具体的考核要求吗?

郑叶来:集团对我们没有非常具体的要求,都是自我挑战,但希望我们能够发挥华为服务企业的经验和能力,以及开放华为在这些领域积累的很多能力,比方说通讯的能力等,要放到云上去。眼睛盯着客户,持续高强度的研发投入,沉下心来,沉住气,靠技术变现而不是数据变现,让你的客户安心。就像大家知道五年以前我们的IT产品在中国不是最好的,但今天已经成为很多客户的首选。

云市场第二场竞争刚刚开始

第一财经:华为这时候进军公有云市场其实面临着非常激烈的市场竞争,在国际上有微软、亚马逊,国内有阿里、腾讯、中国电信等等。华为目前在国内市场并没有进入到前五,但是华为的轮值CEO郭平9月在华为的全联接大会上就宣布华为要和合作伙伴一起建设世界的5朵云,华为凭借什么跟其他竞争对手进行竞争呢?

郑叶来:因为华为不是一个上市公司,我们过去几年一直没有公布我们在云上的收入,但其实华为在私有云领域一直是做得非常靠前的,在公有云领域,则是进步最快的。回顾整个产业,亚马逊2006年投入公有云以来,实际上你会发现它的客户中创新企业和小微企业大多数是互联网公司,都是天生跑在云上的。但今天仍然有大量的企业和政府应用没有真正开始向云迁移,这个过程中,纯粹的线上服务模式已经不能满足应用需要,企业需要线下的咨询、迁移、维护,需要线上线下综合的服务。并且,对于CEO或者CTO来说,云迁移遇到的最大的痛苦是什么,是云上敏捷的应用对企业传统IT架构带来的挑战。要解决这个问题,实际上企业需要的是一个混合云解决方案,也就是说企业部分在私有云上,部分在公有云上,同时在私有云和公有云之间进行迁移,这是云市场今天面临的真正挑战。

未来公有云的竞争不是简单的一个线上服务的竞争,应该是一个全堆栈的竞争。对企业应用来说,客户希望是一个透明的IT基础设施,尤其是人工智能、IOT、以及视频等技术对(原有)IT基础设施架构的重构已经产生了积极的推动作用。重构IT基础设施,需要从芯片、硬件到系统,做垂直优化的设计。华为在过去这么多年,围绕芯片、硬件、系统、数据库、操作系统等投资,是非常深的,也是非常宽的,云服务只不过是换了一种商业模式,为客户提供服务实际上还是一个全堆栈的竞争。

第一财经:华为对于未来云市场的竞争格局有一个什么样的判断?

郑叶来:对于整个云市场,第二场竞争刚刚开始,未来三年产业格局会局部稳定下来,三年到五年以后,会有一些厂家退出服务,小厂家很难生存下去。在全球市场中,一个好的公司,应该是在全球市场中去自由的竞争,来获取相对的竞争优势,在客户选择中成就自己的商业。

华为要向阿里巴巴学习

第一财经:中国的云计算市场格局在持续变化中,但是阿里已经占了先机。你怎么评价阿里云这几年的成绩?

郑叶来:第一, 华为云在很多领域要向阿里云学习,阿里巴巴集团也是华为的客户与合作伙伴,华为的服务器等产品应用于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电商、云计算、蚂蚁金服等业务。第二、事实上,每家企业的成功都有他自己的基因和发展路径。华为的基因是从客户出发,为满足客户需求持续创新,包括客户现在和未来的需求。在Cloud 2.0时代,政府和企业客户选择云服务供应商的时候,他需要的是一个稳定可靠、安全可信、值得信赖的云服务提供商,不仅能够提供线上的服务,也能够提供优质的线下服务。华为云在技术积累、全栈能力、软硬件协同一体化等方面具备优势。根据IDC的最新报告,在中国政务云和大数据市场,华为的优势非常明显。根据Forrest的数据,在全球私有云市场,华为处于strong performer的位置。第三,华为云坚持“三不”——上不做应用、下不碰数据、不做股权投资。对企业来说,数据是企业最核心的资产。相信随着企业对数据主权的觉醒、相关法律法规的健全,是否能保护数据主权和用户的隐私将成为用户选择云服务提供商的关键因素。华为云恪守业务边界,尊重企业和用户的数据主权,不会利用客户数据做商业变现。

第一财经:在云市场的具体策略呢?

郑叶来:未来整个IT产业的空间是非常大的,在未来五到十年这个产业的空间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以及视频等技术的推进,预计每年会有5%到10%的增长,所以这个空间非常大。慢慢你会发现,很多客户要选择至少2个公有云的合作伙伴。今天的企业选择服务供应商的时候,他一定是需要一个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之前的创业企业和小企业,坦率讲他对公有云的需求主要是便宜、好用、快,互联网的购买体验好。但是今天去问客户的选择,他会告诉你三件事:第一,我需要一个稳定可靠的系统;第二,安全可信、值得信赖;第三,可持续发展。在未来,在云服务市场中小厂家是很难生存下去的,只有大的厂家才可能生存下去。

不做股权投资靠技术变现

第一财经:华为云的盈利模式不靠数据变现,那主要是靠什么变现?

郑叶来:华为云为什么能够用技术来变现?因为实际上为企业、为政府提供云服务的过程中,会发现客户买的还是一个IT基础设施,只不过是改变了一个消费模式。原来我是把产品卖给他,现在我是把产品以服务的形式提供给他,但还是消费的IT基础设施,也就是华为在过去这么多年围绕整个ICT基础设施,从芯片到硬件的投资的变现方式,只不过换了一种商业模式而已,对我们来说实际上没有本质的变化。今天选择华为云的很多客户,并不是因为华为云今天的产品和服务是最好的,而是因为对华为云的服务放心,他们认为如果选择华为,他是晚上能睡好觉的。

第一财经:华为轮值CEO徐直军之前强调,在云领域上,华为不投资集成商或应用开发商,不去培养一帮“亲儿子”,不让“亲儿子”跟合作伙伴竞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策略?

郑叶来:“上不做应用,下不碰数据”,考虑的就是整个业务的连续性,以及生态的连续性,因为华为承担不了这么大的责任,华为不是一个宇宙的公司,不能什么都帮客户解决了,还是需要一个开放的能力。但是今年我们又宣布了第三个“不”,就是华为在围绕企业提供云服务的时候不做股权投资,既不投应用开发公司、又不投服务合伙伙伴。因为我们相信未来企业一定要选择中立的供应商,什么叫中立?向上能打开接口,容纳所有创新的业务、创新的应用,而不是自己来开发所有的东西,只有开放才能汇聚很多好的应用,为政府、为企业提供服务;向下我们不做股权投资,欢迎一切有能力、有意愿的合作伙伴来跟我们一起为企业和政府提供服务。华为就努力把中间这一层给做好,我们为企业提供一个透明的IT基础设施。无论今天你应用在私有云上还是公有云上,我们提供一个真正的混合云解决方案,让业务能自然迁移。

第一财经:云相对于华为更像一个类to C的业务,这一块以后会不会借鉴华为终端的经验?目前用户量增长情况如何?

郑叶来:实际上我们更多会借鉴荣耀。华为云在线上为客户提供服务,虽然产品本身的性能和质量都是非常好的,但互联网体验还有很多的改进空间,这一点和荣耀一样,需要一个转身的过程。过去这几个月,我们的用户数,整个消费的量以及收入都是有成倍的,甚至三倍的增长。相比于数据,我更关注的是动作,我们今天所决定采取的行动,哪些动作是做到位的,这是我要考虑的,而不是每天会去盯着那个数字。今天很多的客户选择了华为,一方面是基于对华为的信任,另外一方面也确实看到了我们的进步。很多的企业,包括飞利浦医疗、上港集团海勃物流、吉利汽车等都选择了华为云,我们在欧洲,原子能机构CERN也选择了华为伙伴公有云。

直道追赶 开放能力集合队友

第一财经:轮值CEO郭平曾表示,希望华为可以参与构建一个类似航空公司一样的“云联盟”组织,像今天全球三大航空联盟Sky team, Star Alliance和One World一样,接入到华为云即可通达全球。如何处理和合作伙伴上的利益关系?

郑叶来:业务的全球化布局在华为来说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我们所有的业务都是全球服务的。但云服务是不一样的,尤其是斯诺登事件后,各主要国家在数据不出国以及用户隐私保护方面的监管被加强了,这时候云服务不仅仅是一个信任的问题,更是一个本地法律法规遵从的问题。华为在全球范围内选择的德国电信、法国电信、西班牙电信,深受当地政府和企业的信任。同时,作为当地主要的运营商,其拥有的DC资源是发展云服务的巨大优势。华为发挥研发优势,共同打造一个覆盖全球的云网络。

第一财经:包括华为内部也有质疑,不处理数据怎么做云业务?华为怎么定义“不处理数据”的?

郑叶来:什么叫下不碰数据?这里面包含三句话,第一句话,华为承诺不用技术的手段在后台获取客户的数据,承认企业的数据主权;第二句话:华为承诺不将客户的数据进行商业变现,永远不强迫企业跟华为交换数据;第三句话,华为将开放自己云和大数据的能力,帮助企业来处理数据,发挥数据的价值。

很多华为内部的员工也是被洗过脑了,说怎么可能不处理数据,那是因为他们的思维被人带到沟里去了。他们说互联网不就是玩数据吗?其实这些所谓的数据分享说白了就是放弃你的隐私,把数据交换出去,有时甚至在用户不知情的时候。去年年底,一个导航软件发布了一个东西,说中国所有的企业的员工,每年上班时间多少,下班时间多少,或者哪一个人住在别墅里面。大家想一想,谁每天上下班开导航?你没开导航他怎么知道你下班去哪儿,上班去哪儿呢?相信随着中国整个法律法规的完善,以后数据的安全、个人的隐私保护必将受到法律法规的保护以及社会公共道德的约束。未来再干这件事没那么容易了!所以还是要凭着技术来吃饭,而不是绑架别人的数据。

这里我特别要强调数据主权这个概念,当一个实体积累了数据,不论是使用第三方工具或第三方能力来处理这些数据得到的结果,包括这些结果带来的后续商业价值,理应属于实体本身。举个例子,就像我买了一个毛坯房,找人装修之后,这个房子应该还是我的。后续我把房子租出去,收来的租金也是我的。而不能因为我请你帮我装修后就成为你我共有的东西,你也来一起分租金,甚至独吞租金。这个就是数据主权。对企业来说,数据是企业生存和发展的生命线,数据主权是一定要严格保证的。今天的一些企业客户对使用云服务最大的顾虑就是对自身数据安全的顾虑,特别是云服务商还可能经营类似的竞争性业务,会通过这些数据获得不平等的竞争优势。华为很理解这种顾虑,所以从一开始就提出“不碰数据”来凸显华为尊重企业的数据主权。华为可以用技术帮助企业处理数据,但是不论是原始数据,还是处理后挖掘出来的价值,其所有者都是企业自己。

第一财经:在与运营商合作层面,华为云在国内外的发展模式什么?

郑叶来:在欧洲等国家,因为云服务首先是个信任的生意,比方说所有的德国客户、德国的政府都相信德国电信,华为选择与运营商伙伴合作来提供云服务。在与德国电信的合作过程中,华为提供全套的软件和硬件解决方案,德国电信来运维这张云的网络,包括对整个数据中心的控制。应该说任何一家公司进入欧洲市场,欧盟市场都会遇到同样的挑战。但是,德国电信、法国电信、西班牙电信会自然地去解决这些问题。对企业、对运营商、对华为,这是一个三赢的解决方案。而在国内运营商的角度来讲,刚开始是抵触华为做公有云的。但是随着业务的发展,大家明白一个道理,实际上华为做云是能帮助它的,实际上也只可能华为有能力,有意愿与运营商一起发展云服务。我们思考问题的模式不是今天来颠覆你,明天来颠覆他,而是考虑帮助我们的客户更好地应对数字化转型,而不是和他们去竞争的。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刘佳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