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龙事件”再追踪:同洲电子1.5亿注资款谜团

第一财经APP金融济美2017-11-10 16:56

评论0

表面上看,争论已一周有余的“赛龙事件”,已随卷入事件的各方缄默而趋于平静,但事实并非如此。

近日来,第一财经1℃记者辗转共青城、南昌和北京等地的调查显示,时至今日,“赛龙事件”背后仍暗流涌动,关注此事的群体,无论从地域或者行业来分,也远远超出了网络上能够观察到的范围。

记者接触到了与“赛龙事件”存在千丝万缕联系的受访者,综合各方表述来看,这一事件之所以引发广泛的讨论,在于它的空前复杂性和典型性。

共青城赛龙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共青赛龙”)生死之间,跨越的不仅是长达数年的时间和它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变化,更是在经济转型期,人们对北、上、广、深之外小城市发展未来,乃至招商引资环境的思考。

可以预料的是,有关“赛龙事件”的诸多谜团,仍将随事态发展而逐渐明朗化和清晰,争议各方亦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仅从拯救一家企业究竟有多难——这一“赛龙事件”中最易忽视的小线头延伸调查,寻找真相即已如大海捞针。

谜团前言

在网络最早流传的共青赛龙之死版本中,从2013年年底开始的拯救赛龙行动,仅失败的重组就有5次,其中两次重组即分别涉及了两家上市公司——内蒙发展(000611.SZ,现已改名“天首发展”)和同洲电子(002052.SZ),共青赛龙与这两家上市公司发生关联的一名关键人物,就是周铭磊。

就上述两次重组继续追索,最吸睛的一处细节是——周铭磊找到了同洲电子董事长袁明,赛龙与同洲电子达成协议,共同出资设立猎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猎龙科技”),接着,同洲电子、当地政府及周铭磊找来的投资方,共同注资猎龙科技8.8亿元。

按照重组协议,猎龙科技8.8亿元重组资金到位后,其中4亿元用于向共青赛龙购买相关资产,而共青赛龙出售资产所得的4亿元用于偿还债务。

据最早流传版本,8.8亿元中的4亿元由同洲电子注入1.5亿元,由周铭磊控制的公司谦泰宝象,星亿东方及意中联合分别注入1亿元、1亿元和0.5亿元。但遗憾的是,周铭磊一方和地方政府始终未有资金注入,只有同洲电子1.5亿元到位。

再后来,同洲电子转至猎龙科技账户上的1.5亿元,也未用于拯救企业,而是被转至北京软财富科技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软财富”)账户。

据1℃记者拿到的一份疑似共青城官方材料显示,2016年4月,袁明以周铭磊涉嫌非法转出同洲电子1.5亿元的投资款向公安机关报案,共青财投作为利益受损股东,亦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已受理并立案侦查。

蹊跷的是,2015年12月末和2016年1月初即已发生的转款事件,为什么到2016年4月才报案?而查证并不艰难的1.5亿元资金去向,至今已一年多,却仍然没有调查结果。

由于周铭磊始终未再站出来现身说法,这1.5亿元投资款谜团仍未揭开。

为试图还原同洲电子这1.5亿元注资款去向,过去数天里,第一财经1℃记者采访到了周铭磊,以及与1.5亿元注资款密切相关的其他涉事方。固然在整个“赛龙事件”尚未全部明朗前,无法判断受访对象所言真伪,但从厘清整件事情的目的出发,补齐此前缺失的涉事方发言,或有助于最终彻底揭开迷雾。

1.5亿元从哪儿来?

在最早的“赛龙事件”版本中,到位后的同洲电子1.5亿元注资款,先后分两次被打入了软财富账户。而在软财富的两个法人股东中,其中一个为北京汇智荣盛信息科技公司(下称“汇智荣盛”)——工商信息显示,它的投资方,为周铭磊、周铭娟两人的瑞安巴腾资产管理公司。

围绕软财富展开的1.5亿元资金的曲折注资,或可揭开重组冰山的一角。

“1.5亿元是走了一个闭环,而不是我们拿走了。”周铭磊对第一财经1℃记者说,“同洲电子前董事长袁明现在欠我们1.5亿元本金,外加几千万的利息。”

就最早流传版本中所涉及的1.5亿元流向,周铭磊补充说,流传版本只知此1.5亿元资金流转的中间段,却不知这笔资金从何而来,又去向何处。

“1.5亿元是从华融信托出过来的钱,华融信托借给中融汇金租赁有限公司(下称“中融汇金”)1.5亿元,这笔钱再由中融汇金打给同洲电子,同洲电子再把其中1.5亿元出资至猎龙科技。”周铭磊说。

周铭磊解释说,之所以经手中融汇金给同洲电子,在于中融汇金作为通道,从中收了1%的利息差价。此外,中融汇金向华融信托拆借的不超过1.7亿元资金,袁明夫妇承担连带责任。

周铭磊向1℃记者出具的书证材料显示,在一份2017年10月30日由国浩律师事务所向袁明发出的律师函上写道:2015年12月29日约定,华融信托向中融汇金发放不超过1.7亿元信托贷款。袁明及其配偶刘影对该笔贷款承担连带保证,且袁明同意以其个人持有的同洲电子约1.26亿股权承担保证责任。

据上述律师函,之所以在10月30日发出,原因是2017年10月28日同洲电子公告称,袁明正筹划将其所持有的1.23亿同洲电子股份转让给深圳市小牛龙行量化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小牛龙行”),由于此前这部分股份已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所以华融信托委托国浩律师事务所发出律师函,要求袁明停止与小牛龙行的此项交易。

除了上述律师函佐证周铭磊所说华融信托是不超过1.7亿元借款的最终债权人,1℃记者还获得了一份由共青城政府联络员程玮发给猎象资本方面的会议通知短信,其中写道:邀请周铭磊、同洲电子以及华融信托共同商讨共青城赛龙重组遗留问题。

如上述会议通知属实,将表明华融信托通过中融汇金借给袁明的不超过1.7亿元,很有可能就是同洲电子用来向猎龙科技出资的1.5亿元,而且与此事相关的各方很可能都已知情。“否则怎么会叫华融信托来开会呢?”周铭磊表示。

但在随后的采访中,这一说法仍无法完全落地。第一财经1℃记者致电前述联络员程玮,程玮在电话中表示,对上述会议通知没有印象。记者又联系到了华融信托项目经办人孙威,对方表示对此事不便回应。

1.5亿元又去了哪儿?

袁明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周铭磊涉嫌非法转出1.5亿元,周铭磊又对记者说,1.5亿元是被同洲电子拿走的,并且还有几千万的利息。那这1.5亿元究竟到了哪儿?

在最早流传版本中,这1.5亿元流向了软财富,袁明同时报案。至周铭磊这方,除了对此事不满,周铭磊对1℃记者讲解和展示了一个较为复杂的资产和资金交易流程。

周铭磊表示,华融信托借款给中融汇金,中融汇金再将1.5亿元借给同洲电子,同洲电子以投资款的形式将1.5亿元打入猎龙科技账户,形成对猎龙科技的股权;猎龙科技再将1.5亿元打入软财富,形成对软财富的股权;软财富再打1.5亿元到中融汇金的账上,形成软财富对中融汇金的股权。

中融汇金是最终收到整笔投资款的公司,它收到的1.5亿元投资款,又从华融信托手中买下1.5亿元债权资产,形成经营业务。

其中,中融汇金借给同洲电子的1.5亿元,以承接不良资产的方式,从同洲电子获取了相应的应收账款保理资产。

“整个事情相当于同洲电子以一堆不知道能不能收回的应收账款,换来一笔1.5亿元的真金白银,既甩掉了应收账款的包袱,粉饰了自己2015年年报业绩盈利,又履行了对猎龙科技出资1.5亿元资金的义务。”周铭磊说。

知名科技自媒体人丁辰灵分析,明眼人应该看得出来,除了同洲电子可以避免戴上ST的帽子,这场复杂的交易背后,恐怕更重要的是为了同洲电子能够拉抬股价,从而为重组方案的后续投入创造更充实的现金。

在周铭磊看来,1.5亿元在整个重组方案中,起到了合并资产的重要作用。

“重组方案是谈好的,引进同洲电子1.5亿元,是有条件的,整个业务模型是,供应链金融、金融科技服务注入猎龙科技。当时在深圳,无论袁明还是代小权,都就此达成了共识,只想把这个事情做好。”周铭磊说。“1.5亿元这轮出资中,真正出钱的是华融信托,背债的是中融汇金。”

另外,周铭磊还说,中融汇金以向华融信托负债的方式给到同洲电子的1.5亿元,从同洲电子换得的应收账款保理业务,存在诈骗嫌疑。“同洲电子收到欠款方支付的应收账款后,迟迟不按照合同约定支付给中融汇金,也不按照合同约定向中融汇金通报应收账款的收款情况。这件事情,中融汇金方面已经准备追究袁明和同洲电子的法律责任。”

第一财经1℃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同洲电子对猎龙科技的1.5亿元投资款,已经形成工商登记的相应股权;但软财富的工商名册中,还没有猎龙科技;中融汇金的股东名册中,亦没有软财富。

对此,周铭磊回应说:“后续其他几个股东,包括共青财投这家股东没有出资到位,各个股东之间对后续的重组方案发生分歧,所以没有办理工商变更。但当时的资金流水的付款凭证上,明确写的是增资款。”不过1℃记者未能拿到书证。

令人疑窦丛生的一个线索是,记者查询同洲电子相关公告时发现,袁明准备将共青猎龙从上市公司转到自己名下的公司。

据2017年4月14日同洲电子发布的公告,董事会通过决议,将所持有的共青猎龙17.05%的股权,以原价1.5亿元,转让给深圳市同舟共创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而后者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即为袁明。

第一财经1℃记者试图联系袁明,但他曾使用过的数个手机号码都无法接通。此后,记者又通过同洲电子曾经的监事丁年生找寻袁明下落,丁年生对记者说:“我最近也一直打不通他的电话。”记者另从深圳证券交易所相关负责人处获得的信息表明,深交所已将袁明列为重点监管对象。

另外,代小权的代理律师谢民也表示已经接受最高级别媒体采访,不再对重组相关情况接受采访。

谜一样的其他细节

针对“赛龙事件”最早流传版本中所提,周铭磊前律师王坤向代小权说,周铭磊已经承认其在共青城的非法诈骗行为。第一财经1℃记者随后电话联系上了王坤,但王坤在电话中表示,上述说法纯属谎言。

对于与这1.5亿元相关的地方政府关联方,流传版本称,资金的转出,需由猎龙公司董事的签字,签字的人就有共青城原副市长詹政指派的共青城政府两名董事,张韬和黄益鹏。据此,詹政也牵扯进来。

此前,詹政对多家媒体回应称,同洲电子发布出资成立猎龙的公告,并把1.5亿元打到猎龙科技的账上,他有关共青赛龙重组的工作就结束了。就此事,他对第一财经1℃记者再次表示,他的工作节点定在2015年12月30日就结束了,而且黄益鹏是共青赛龙的财务总监,也不是他指派的董事,张韬则是代表共青财投的董事。

与詹政工作节点结束时间12月30日对应的是,据流传版本,分两笔转至软财富的1.5亿元资金,第一笔所涉5000万元划转发生在2015年12月30日,另外的1亿元划转则发生在2016年1月4日。

此前网络盛传的赛龙突死文章中称,詹政邀请周铭磊加入“指导”这场“资本盛宴”。对此,周铭磊表示,“代小权是我的一位孟姓朋友介绍认识,时间点大概在2013年10月。我是来了共青城才认识詹政的。”

另外,第一财经1℃记者还在北京见到了猎龙科技供应链负责人刘纯。

在“赛龙事件”最早流传版本中,涉及刘纯的部分如此说道:2015年8月9日代小权与周铭磊的合伙人刘纯的通话录音中,刘纯说:“富融永泰有50%的股份是给詹政(副市长)的。”这轮赛龙的资产处置环节中,刘纯也许是因为没有分到预期资产,怨气颇大。刘纯在电话录音中提到,詹政告诉他们:代小权现在已经签字把所有资产都转让给他们了,代小权什么都没有了,他们可以分了。此外,刘纯还透露,共青赛龙的股权有一半是给詹政的。

但坐在第一财经1℃记者对面的刘纯,却完全否认了上述对话,“我连富融永泰是什么公司,干什么的我都不知道。”

刘纯表示,他在共青城时的工作,主要有两点,一是辅助猎象资本帮助共青赛龙对接供应链;二是解决一些供应商及建筑商的工程款。

“这是我负责的两项工作。其他的事情我没参与。另外,我肯定也没有说过共青赛龙的股权50%给詹政的话,我也不参与重组。他们有证据可以拿出来,同时不排除后续采取法律手段追究他们对我个人的侵权责任。”刘纯说。(有同洲电子参与的这一版重组方案,其实已被重组各方认可,但最终仍然功败垂成,至于具体详情,敬请关注后续报道。)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郭涛涛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