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上市中小券商大股东换人,民营资本为何放弃券业牌照

第一财经APP股市尹靖霏2018-04-16 20:33

评论0

近几个月多家民营资本放弃作为券商大股东的地位。联讯证券第一大股东、九州证券控股股东将换人来做。这与证监会3月30日颁布的《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下称新规)有密切关系。多位市场人士表示,双“千亿”准入门槛将实力弱小的资本拒之券商控股股东的门外。

金元证券场外市场部董事何旭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非上市的中小型券商或借此洗牌,经过多年发展券商股东已经是较为稳定的群体,他们也愿意将股权置换出来,因此市场上将出现一些自发性的股权交易。

上海某中型券商首席非银分析师表示,民营资本未来猎取券商牌照的门槛将大幅抬高。

中小券商控股股东换人

4月3日,联讯证券(830899.OC)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昆山中联综合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昆山中联”),拟将其持有的15.8%的全部公司股份转让给广州开发区金融控股集团(下称“广州开发区金控”)。

昆山中联将持有的全部联讯证券股票转让给广州开发区金控早在3个月前就已有端倪。公告显示,广州开发区金控从2017年12月起即开始持续增持联讯证券股份。截至2018年3月30日,广州开发区金控共持有联讯证券约1.5亿股,占联讯证券总股份的4.81%。此次若股权转让成功,广州开发区金控将成为联讯证券第一大股东,占联讯证券全部股份的20.61%。

资料显示,广州开发区金控是广州开发区管委会为拓展资本经营和资产经营,优化产业结构, 加速广州开发区的经济发展而设立的国有独资有限责任公司, 2017年7月, 公司名称由广州凯得控股有限公司变更为广州开发区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其唯一股东是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值得注意的是昆山中联持股联讯证券,至今已有17年。对于转让原因,市场人士多猜测这与3月30日证监会颁布的《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有一定关系,“规定对重要股东、控股股东的资质要求有所提高,部分民营的券商大股东实力较弱,就将股权转让出去。”上海某中型券商首席非银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表示。

无独有偶,九州证券控股股东也面临换人的境况。

2月初,九州证券母公司九鼎集团即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九州证券近期与上市公司山东高速签署了增资协议,约定山东高速集团认购九州证券新增股份790493827股,占本次增资后九州证券总股份的19%。另外,山东高速集团还有意在后续条件具备并经相关监管机构批准后,进一步增持九州证券股份并成为九州证券控股股东。

“联讯证券、九州证券的股权转让原因类似,内里都有符合监管要求的实质。”前述券商非银分析师这样认为。

为何换人?

3月30日,证监会就《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对控股股东资质条件设立超高的硬性门槛,即“净资产不低于1000亿元、连续5年盈利、最近3年主营业务收入累计不低于人民币1000亿元,且主业净利润占净利润比例不低于50%”。

该新规的征求意见稿发酵已有17天之久,市场上部分声音认为,该规定对于控股股东的资质要求偏高。4月3日,恒投证券(恒泰证券在港股用名)公告表示,3月31日公司接获卖方与中信国安集团通知,经双方协商一致,决定终止此前29.94%股权的出售框架协议。业内人士分析,造成交易终止的原因与新规有关。投资者的资质条件或不满足新规规定。

金元证券场外市场部董事何旭对第一财经表示,作为证监会制定出这样的门槛,也是有其一定的考量。大宗交易平台、产权交易平台为各路资本买卖券商股权提供了便利的通道。证监会在新规的起草说明中表示,不秉持长期投资理念、以倒卖牌照为目的的“入股动机”有所抬头;同时“灰色”资金通过有限合伙、信托、资管产品等方式层层嵌套、曲线违规入股证券公司,形式更加隐蔽。

何旭认为,控股股东能达到这样的规模说明出资方一定以自有资金出资、而非借用杠杠成为控股股东。过去部分人员和机构入股券商的资金非自有资金,无法长期在证券公司内部使用,一定时期后需要归还,这对券商股权的稳定性造成了影响。同时,这能促使金融与实业相结合,而非仅仅“金融与金融的简单相加”。能满足千亿规模的企业,除了大型金融机构外基本上是做实业的企业,这有利于实现实业和金融一体化的联动。

对于新规所设立的框架,最让业内人士担忧的是,对于市场上的上百家券商及其目前股东来说,是否也需要按照新规进行整改?如果需要整改,那么净资产等硬性指标不过关的,又将如何处理?市场上的主流声音认为,一刀切的可能性极低。

对于券商而言,未来诸如联讯证券、九州证券出售股权,大股东或控股股东换人做的可能性将加大。何旭说,券商大股东和控股股东大面积换人的概率较低。龙头券商和大中型券商股东方实力较强。但是,中小型非上市券商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换人做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上市类的中小型券商法人治理结构和股本结构在上市前已整理的比较清晰,股东穿透清晰,风险很小,且经过长期的投融资自身规模和净资产实力相对较强,抗风险能力比非上市中小型券商大。因此,监管层在股东资质的要求上需要区别对待。

与之相较,非上市的中小型券商或借此洗牌,经过多年发展的券商的股东是较为稳定的群体,这么多年下来他们也愿意将股权置换出来。何旭表示,市场上将出现一些自发性的券商股权交易行为。

民营金控获取券商牌照难度陡升

从2016年年报看,A股3000余家上市公司中净资产超过1000亿元的仅有37家,其中银行就有15家。就企业性质而言,绝大多数为央企和国企,就实际控制人而言,其中有14家实际控制人为国资委。

公开资料显示,无论是联讯证券、还是九州证券大股东转让的对象均是国企。前者转让的对象广州开发区金控,后者转让的对象山东高速集团是国有独资特大型企业集团。

何旭说,如果民营资本的实力够强,能满足新规的门槛设定一样能成为券商的股东方。同时实力足够的民营资本大多已经完成了金融牌照的布置。

普华永道发布的一份报告将其按平台主体和资本来源分为六大金控模式:一是央企产业集团;二是地方平台类金控集团;三是民营金控集团;四是互联网企业金控集团;五是非银系金控集团;六是银行系金控集团。

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上,新任央行行长易纲发表了对“金控集团”的最新表态,“少数野蛮生长的金融控股集团存在着较大风险,抽逃资本、循环注资、虚假注资,以及通过不正当的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等问题比较突出,带来跨机构、跨市场、跨业态的传染风险。”

对于意图建立金控平台的民营资本而言,券商牌照是涉猎资本市场业务首先要获取的牌照。自2012年以来,民营资本尤其是民营金控集团开始加码谋取券商牌照,截至目前,有10余家民营金控集团获得了券商牌照,比如明天系持股恒泰证券、新时代证券,泛海系持股民生证券、复星系持股德邦证券等。但业内人士指出,民营资本进入券商的方式多种多样,持股方式也较多样,分散股权持股并不止在一家券商中看到,令其背后的实际控制人隐藏。除此之外,还存在监管套利等行为。

金控集团成为监管层监管的重点,这在业内引起了震动。譬如2014年九鼎集团收购天源证券,后改名为九州证券。2018年3月下旬,九鼎集团公布了复牌前投资者电话会议内容。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上公司相关负责人多次提及,公司定位为综合性投资公司,不是做金融业务的综合金融公司,更不会做一家所谓的金控集团。“关于市场上的误解,觉得我们似乎想做一家金控,其实我们根本和从来就没有这种规划和计划。”九鼎集团参加电话会议的高管表示。

此次新规也设定了多种要求,例如对股东的行业地位,资质,股权清晰程度等都有非常明确的要求。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黄向东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