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观察

311名股东参与表决,六国化工定增方案因何被散户“掀翻”?

股价长期低迷,财务数据异常,大股东定增价太低,中小投资者通过投票表明态度。

06-12 16:23

股东高位减持,高管密集辞职,ETC龙头金溢科技股价一泻千里

论股权结构对股价稳定的影响。

06-09 18:02

方正集团破产重整尘埃落定,内部人控制警示深刻

方正集团长达十几年,存在长期的内部人控制、隐形持股、暗箱改制、影子企业众多、关联交易泛滥、内外部公司人格混同等重大治理失衡的情况,其另类私有化值得反思和总结。

06-01 11:47

独家│谁在偷看底牌?叶飞“爆料门”中股东名册有玄机

“拿到股东名册就相当于在打牌时看到底牌了。”

叶飞“爆料门”追踪 必读
05-17 23:19

套现10亿,支付30%,维信诺操盘翻车,公募基金牵扯其中?

套现10亿给3亿,只为中信银行某资管计划减持。

05-14 21:30

连续涨停后强势不改,*ST辉丰摘星脱帽能成功吗?

在众多财务和非财务负面信息的缠绕下,摘星脱帽申请撤销退市风险警示,恢复股票名称为“辉丰股份”能成行吗?

05-11 21:10

独家|合誉、复数等多家配资公司被查, 涉东方日升等股票

此番针对二级市场股价操纵的执法行动,还没有上升到“专案”或专项行动的级别。但监管部门对股价异动的监控正在从严。

02-08 22:09
独家调查

独家|“杀猪盘”庄家刘锦烨被控制,涉坐庄南岭民爆、正川股份

执法部门似乎在敲敲地、又重重地进行某项“专项行动”。

必读
02-02 20:08

资产减值四倍于市值,拆迁款不够填贸易黑洞,广州浪奇或被ST

这一次计亏将使得公司的归母净资产为负

02-01 19:38

南极电商股东“走马灯”:睿远傅鹏博闪退,高毅邓晓峰新进抄底?

邓晓峰是否抄到了南极电商的底?

01-29 14:28

南极电商“闪电”完成7亿回购,账面浮亏10%

南极电商这次“史上最大的回购计划”,虽然是“旋风级行动”,却没能像上次回购一样,对股价形成止跌效应。

01-26 17:46
A股深观察

辉丰转债项目权属之争:草铵膦“金娃娃”生母如何沦为代孕妈妈?

娃被人抱走了,生母沦为“代孕妈妈”?

01-24 18:47
A股调查

项目权属之争揭内幕交易往事:*ST辉丰信披任性因何而起

项目股权转让可能影响股价, 要求股权出让方购买公司股票将直接牵动股价,但*ST辉丰均未公告。

01-20 21:53

证监会将南极电商股票纳入重点监控,机构、北向资金玩“探戈”

投资者们在等待“靴子“落地;而北向资金和机构资金,却玩起了”躲猫猫“和”探戈“的游戏

01-15 21:18
深度调查

宝宝屁屁不可承受之重:米菲纸尿裤微商 “卖惨求荣”你做不做得来?

为什么宝宝的纸尿裤,会成为微商们的“香饽饽”。

01-13 15:47

独家|南极电商陷造假质疑,张玉祥:我是学法律的,我会去造假吗?

澄而不清,自相矛盾。

新证券法实施
01-12 23:38
热点追踪

深股通三日增持南极电商2.5亿,神秘港资主力手法不同寻常

深股通已成为南极电商第二大股东,持有流通股8.21%,背后操盘人若隐若现。

01-08 14:15

独家|南极电商出5亿回购方案,张玉祥:“我不关心股价”

张玉祥说:“我们要老关心股票,这个公司搞不好了。”

新证券法实施
01-05 22:42
私募风云

应莹再发声:徐翔财产执行案仍未立案,甄别遥遥无期

离徐翔出狱的日子还有7个月左右。无论离不离婚,应莹可能不再需要独自一个人面对“剪不断理还乱”的财产纠葛。

2020-12-27 14:38

独家|德御系创始人田文军半年前已被控制,涉案“非百亿能计”?

“田文军是在今年4月份左右的时间被控制的,与今年上半年山西金融界‘塌方’式腐败案有关,案子还在查,据说涉案金额很大,非百亿能计。”接近山西德御系的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

2020-12-23 21:57
  • 张丽华

    关注资本市场、上市公司、一二级市场;爆料可发至邮箱:zhanglihua@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