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国制裁加关税压垮了土耳其里拉,特朗普在把全球经贸政治化

第一财经2018-08-11 09:01:08

简介:目前,埃尔多安面临的选择有限:加息、进行资本管制,或者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援。不过,这些可能都不会是他最终选择的对象。

继上周土耳其里拉跌破极具象征性的5里拉兑1美元后,土耳其里拉本周的颓势依旧难以扭转。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当地时间8月10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再度出现崩盘,日跌幅一度跌幅高达13.5%至6.30,随后虽然出现一些反弹,但仍处于历史最低水平。

金融数据机构Factset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土耳其里拉已暴跌30%,成为仅次于阿根廷的最差经济体。

目前,里拉的闪崩已引发欧洲市场的密切关注。由于土耳其银行资产的40%来自于欧盟其他国家的美元贷款,欧洲央行担心里拉暴跌会将风险传染给欧元区其他贷款给土耳其的国家,主要是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造成连锁反应。

特朗普:对土钢铝关税加倍

美土关系交恶,成为了此次里拉闪崩的导火索。

美土之间从盟友到反目,很大程度上源于一位叫安德鲁·布鲁森(Andrew Brunson)的美国牧师。这位美国牧师因涉嫌恐怖袭击此前一直被羁押在土耳其监狱。直到近日,布鲁森才被改为软禁在家。

美土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要不要释放这位美国牧师。为此,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分别加入了舆论战。

面对土耳其方面“不放人”的强硬表态,特朗普不惜以经济制裁相威胁。8月1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对土耳其内政与司法两位部长进行制裁,即冻结两人在美国境内的资产,同时,美国企业和个人不得与其进行交易往来。而土方则不甘示弱,宣布了对等的反制措施:冻结特朗普政府中内政与司法两位部长在土耳其的个人资产。

当美国财政部正式宣布对土耳其的两位部长实施制裁后,里拉应声暴跌,在1日当天跌破1美元兑5里拉的关口,为1:5.06。

7日,埃尔多安政府派出外交部副部长塞达特·厄纳尔率领的代表团赴美,试图解决这一外交风波,但目前并未奏效。

左为美国总统特朗普

在这场由外交风波引发的经济战中,埃尔多安表现出了其强人本色。他表示,土耳其将顶住压力,“不要忘了,如果他们有美元,我们有我们的人民,还有我们的神。我们能成功走出这场经济战。”他还呼吁土耳其民众将手中的美元兑换成黄金或土耳其里拉,“里拉与黄金应该会升值,而不是外国货币。”

10日,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宣布,将对土耳其钢铝产品加征关税翻倍,铝产品加征20%,钢铁产品加征50%,因为“土耳其里拉因强势美元迅速贬值,抵消了关税效果”。 他还提到,“当前与土耳其的关系不好”。土耳其也是特朗普于全球范围内挑起贸易争端的受害国之一。此前,特朗普就已宣布对土耳其的铝产品加征10%的关税,钢铁产品加征25%的关税。

也正是特朗普在这一敏感时刻对土耳其钢铝关税加倍的决定导致里拉随即暴跌。目前,尚不清楚的是,特朗普政府将何时对来自土耳其的进口钢铝产品加征翻倍的关税。

埃尔多安:我是利率的敌人

一直以来,埃尔多安都将自己形容为“利率的敌人”。几年前,他甚至表态,不降息就等于“叛国”。

去年10月,土耳其的年度核心通胀率高达11.8%,创下13年来最高水平。当时,按照传统经济学的观点,土耳其央行应当大幅加息来抑制通胀过快。然而埃尔多安却一向认为,高利率正是导致高通胀的罪魁祸首,加息是游说人士的“阴谋”,降低利率才有助于吸引投资。埃尔多安的一名顾问曾在土耳其媒体上撰文指出,在土耳其,推高通胀的最大因素就是高利率,用加息来遏制物价无疑是“火上加油”。

但现实却是土耳其国内通胀不断走高,以及里拉的大幅贬值。土耳其国家统计局8月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7月土耳其消费价格指数(CPI)继续在高位运行,同比上涨15.85%,涨幅创近14年来新高。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内因和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从内部看,商品供需关系、扩张性财政政策是通胀的诱因;从外部看,里拉快速贬值直接造成了输入型通胀。

为了缓解里拉的贬值,土耳其央行还是在今年6月宣布紧急加息决定,将基准利率从13.5%大幅上调至16.5%;此后又宣布简化货币政策、允许部分外币债务以固定利率偿还等措施,以遏制里拉汇率持续下跌势头,挽回市场信心。

土耳其里拉何时能走出“跌跌不休”的怪圈?埃尔多安在此次里拉闪崩背后还有哪些牌能打,已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有分析指出,土耳其经济当前最大的问题在于,无法加息以及在外汇市场上美元流动性的缺乏,导致里拉失去了扭转颓势最主要的支柱。数据显示,在土耳其近87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美元占比较小。相反,埃尔多安政府青睐于持有黄金。

目前,埃尔多安面临的选择有限:放弃不加息的执念、进行资本管制,或者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援。不过,鉴于埃尔多安此前一系列的强硬立场,这些可能都不会是他最终选择的对象。

尽管土耳其的经济体量为希腊的4倍,同时占欧元区GDP的比重为6.5%,再加上是北约的传统盟友,欧洲国家非常关注土耳其经济未来的走势。除了土耳其经济一旦崩盘可能对欧元区其他国家带来的传导效应外,欧洲国家更担心,滞留在土耳其境内的300万叙利亚难民届时将何去何从。

责编:缪琦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