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扑尔敏暴涨再现《乔家大院》高粱霸盘场面:供应商蹊跷断货,掮客横行

第一财经APP 2018-08-16 20:44:19

“扑尔敏不单单是大幅上涨,是涨了还买不到货。”在第一财经记者的采访中,不止一位药企人士如是反映。

扑尔敏,主要用于过敏性鼻炎、皮肤黏膜过敏,以及缓解流泪、打喷嚏等感冒症状,这样一款原料药,原本每公斤价格尚在两三百元徘徊。去年下半年时,市场逐渐出现断货迹象;今年8月份以前,市面上每公斤价格已被爆炒到上万元。

掮客横行

“扑尔敏不单单是大幅上涨,是涨了还买不到货。”在第一财经记者的采访中,不止一位药企人士如是反映。

成齐(化名)是一家上市药企的采购负责人。据他回忆,有一年多时间,很难从市场中买到货。“去年市场出现这个苗头时,我们企业还有些储备的。到了去年11月份,已经没有人可以给你正常报价了。”

之后愈演愈烈的行情超出成齐的想象。与公司合作多年的生产厂家一时也基本失联了。“8月7日之前,找我们的人很多,但我们想找的人却联系不上。”成齐口中的“这些找我们的人”,有山东的、有四川的、有湖南的。成齐透露,这些人反复跟他谈一些类似的合作方案。

“身为大企业,我们是很反感从中间商那边拿货的。他们会琢磨你们企业用什么原料药,然后提出一系列的捆绑要求。譬如你买不到货了,他就说你可以跟他们买,但你要跟他买别的东西,但别的东西价格又特别贵;或者另外一种要求,他会提出,你终端的药品,涨价卖出去,他们让其他人买不到货,就你家可以生产,但他们要跟你谈制剂分成。”成齐说。

另有其他药企人士王和(化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般的采购行规,采购时要提供资质。本来是一笔很简单的买卖,双方符合要求了,就可以进行了,但现在供货的一方,花样繁多。“你买的时候,他们会要求你去找谁谁谁。买的过程,有可能给你开出一个很高的价格;也有可能会跟你谈制剂分成,即要求你制剂厂家每卖一片制剂产品时,要返多少费用给他们,跟专利费差不多。针对各家企业的营销政策不太一样。如果制剂企业规模大一点的话,供货方提出的要求可能相对会低一点。”

对于药企而言,扑尔敏原料药成本上涨后,进而压缩制剂原本低薄的利润空间。

“原料药的问题,导致我们无法完成一些生产指标。我们也跟公司董事长汇报过,我们生产的这个制剂是基本药物,利润很低,还不如把手里储备的一点原料药卖出去挣的钱多。很多企业走投无路下跑来跟我们借原料,我们又不是销售方,也不能随随便便借出去。我们董事长亦很坚持,认为企业还是要承担社会责任,要维持这个制剂的生产。我们也担心,后续会不会再买不到原料药了。”成齐说道。

原料药价格上涨后,带来的是连锁效应。“我们除了扑尔敏相关的制剂品种外,还有其他类似的品种;但对于一些品种少的企业,一旦原料药价格涨价,就举步维艰。企业也不能亏本生产。有些制剂,是中标产品,也无法随便涨价。”王和表示。

巧合的生产线改造与进口经销商易主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查询的信息显示,国内有6家企业拥有扑尔敏原料批文,分别是万全万特制药(厦门)有限公司、上海新华联制药有限公司、河南九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河南九制”)、沈阳新地药业有限公司(下称“沈阳新地”)、北京太洋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现代哈森(商丘)药业(下称“现代哈森”)。另外,还有一个进口原料批文,由印度企业SupriyaLifescienceLtd.(印度塞博利亚生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印度塞博利亚”)持有。

其中,现代哈森是A股上市公司现代制药(600420.SH)旗下的控股子公司。现代制药证券部相关人员对第一财经记者称,现代哈森一直有从事扑尔敏生产,但仅仅接受人家委托加工,并不直接对外销售。“生产规模也不大,只赚取中间差价。”

去年12月份,沈阳新地因涉嫌严重违反药品管理法等相关规定,被辽宁省食药监局收回了《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证书》,并进行立案调查。

现代哈森和沈阳新地排除之后,有能力供应扑尔敏的企业已经屈指可数。

据第一财经记者从不同渠道了解到的信息,国内整个扑尔敏市场总量,大概在200吨左右,进口方面占到七分之一到六分之一;剩余的是国产,其中又以河南九制为主,其一年产量可以达到150吨。

河南九制官网显示,公司扑尔敏原料药占全国市场份额85%以上。

有多家药企原来是找河南九制采购扑尔敏。有关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们以前都是跟河南九制拿的,但扑尔敏暴涨期间拿不到,厂家一度失联。厂家失联之后,企业反而收到各种中间商电话,提供的合作方案类似,要么要制剂分成,要么要抬价等等。另外药企人士透露,有时打过去,有可能会被厂家推给其他代理商。

河南九制相关人士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原料药价格暴涨,是外面不法商贩在故意炒作。我们的供货价,量大的,有600多元一公斤的,也有800多元一公斤的。今年的供货价有些波动,因为我们生产线要改造,加上环保原因,成本增加了,但总体波动不是太大。到11月份,我们的GMP就要到期了。如果生产线不改造,有可能会导致停产。”

河南九制要改造生产线,扑尔敏供应紧张;巧合的是,进口渠道提供扑尔敏也发生了大变化。

有药企人士透露,沈阳新地药业被查前后,进口扑尔敏的独家代理权也出现易主。

第一财经记者多方打听了解到,印度塞博利亚扑尔敏的独家代理权,从原来的上海沪源医药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沪源”)换到了湖南尔康医药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尔康医药”),后者是A股上市公司尔康制药(300267.SZ)旗下全资子公司。

“从去年开始,我们就不再代理进口扑尔敏了。不代理是因为供货商要提高价格,而当时国内销售价很低,整体利润也很薄。每公斤扑尔敏价格在200元左右。”上海沪源相关人士说。

尔康制药董秘罗琅通过委托人给第一财经记者发来的信息称,尔康医药是依法建立的药品批发企业,经营范围包括原料药、成品药等的销售及自营和代理各类产品及技术的进出口等。“尔康医药于2018年2月取得印度塞博利亚公司扑尔敏原料药(进出口药品注册证号H20171053)的国内经销代理权,于5月份完成首批货物的进口通关手续。”

“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口化学药品通关检验有关事项的公告(2018年第12号)》规定,自2018年4月26日起,对进口化学原料药及制剂的进口检验工作进行较大调整,由原来的逐批强制检验变更为进口时不再检验,加强对进口药品的市场监督抽检并严格依法查处违法违规行为。公司本着对人民群众用药安全负责的态度,为了解该进口原料药的质量情况,主动将其抽样送至具有药品检验资质的第三方机构进行全检。公司于7月下旬收到检验合格的报告,至此该进口原料药才达到可使用的状态。”罗琅进一步补充道。

从尔康制药反馈的情况来看,2018年2月到今年7月下旬,进口渠道供应扑尔敏是停摆的,同期河南九制在改造生产线,太多的巧合凑到了一起。

供应意外恢复

在公众关注扑尔敏价格暴涨后,供应局面为之一变。

“不知道是否受制于舆论压力,8月7日那天起,供货方说可以供一些货给我们了。价格可以在千元以内,但提供的量,还是难以满足正常生产。”有药企人士透露。

8月7日当天,生产厂家河南九制在官网张贴供货通知函称,“我公司现有马来酸氯苯那敏原料药库存8505kg,即日起各客户可根据实际需求酌量采购。供货价格每公斤800元左右。”

之后,8月10日,河南九制在官网进一步公告称,公司根据现有库存和客户近年采购数量,能够保障扑尔敏原料的正常供应。作为扑尔敏原料主要生产企业,公司已对GMP改造计划调整,争取在9月中旬以前恢复生产。

8月10日当天,河南九制相关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公司现在有8500公斤库存,根据发货情况,发货价从780元到830元不等。

值得注意的是,也在8月7日同一天,除了生产厂家河南九制外,远在湖南的尔康医药在公司官网上公告了扑尔敏原料药供应信息。“湖南尔康医药经营有限公司现有国产和进口的马来酸氯苯那敏(扑尔敏)原料药优惠向市场供应,价格不超过人民币600元/公斤,欢迎广大客户咨询采购。”这则供应公告寥寥数语,却引来市场关注。

“因8月初‘扑尔敏价格暴涨’传闻的影响,公司为维护市场秩序,防止国内市场恐慌情绪蔓延,以每公斤800元左右迅速向市场发布供应进口扑尔敏原料药的信息。”罗琅对第一财经记者这样解释。

除了进口扑尔敏外,尔康医药国产扑尔敏源自何方?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发稿之际,罗琅尚未作出回复。

“8月份之前,我们面向的销售方,有药企,有经销商;市场价格恐慌之后,8月份之后,改为只卖给药企。前期尔康医药跟我们也进了一点货。具体进了多少货,我这边还不了解。我们跟他们合作快一年时间。但现在,我们也没有跟那边合作了。”上述河南九制方面则这样表示。

“扑尔敏这个原料药,就好像做菜用的胡椒粉一样,每个药都是用量非常少。因为利润不高、环保压力又大,很多企业不屑于生产。生产企业少了,而现在,要重新达到规模生产,又需要一定时间。有人利用这个时间差,把扑尔敏原料药价格炒起来。”成齐认为。

“眼看马上要到流感季节,企业要进入备货时期。如果大面积企业出现停产,后果也不堪设想。我们也希望能够尽快恢复正常供应,安心生产。”成齐说。

原料药问题频出,处罚力度难阻垄断运作

扑尔敏的价格异常仅仅是近期原料药暴涨的缩影。苯酚、肌苷等原料药也传出大幅上涨消息。“多个品种都涨了,现在涨几十倍的已不足为奇了。”药企人士贝健(化名)表示。

关于原料药的价格问题,市场争议由来已久。

数据显示,我国的成品药有1500种原料药,其中50种原料药只有一家企业取得审批资格可以生产,44种原料药只有两家企业可以生产,40种原料药只有三家企业可以生产。生产企业少,这给垄断者提供了游刃有余的可能。

一位药企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国内规模大一点的原料药企业都有自己的营销队伍。对于一些“重点被关心”品种,就会通过一些合规合理的方式,如通过由经销商或者自己来控制。“有些品种会被选中做局。而这样操作的都不是固定的中间商,有些是新注册的。原料药控制的手法都是很经典的,就好像影视剧《乔家大院》里演的做高粱霸盘。作为药企,我们只能被动等别人找我们开价。”

广东一位律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企业是否构成市场垄断条件,要同时取决于两方面因素,一是市场份额是否集中;二是价格是否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譬如已经占了相当大的市场份额的同时,你的生产成本已很低了,你还是以极高的价格出售,有可能会构成垄断。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要综合考虑它的研发成本、产品投入周期、价格形成机制、国外价格情况等各方面因素。”

在过去,原料药行业接连因涉嫌垄断遭到国家有关部门惩罚的情况出现。

去年2月份,国家工商总局对垄断水杨酸甲酯原料药的武汉新兴精英医药有限公司(下称“武汉新兴”)开出220.92万元的罚单;去年7月份,国家发改委又对滥用异烟肼原料药市场地位的浙江新赛科药业有限公司(下称“新赛科”)、天津汉德威药业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开出合计44.39万元的罚单。这些被处罚的案例,也还原了垄断者的一些经典操作手法。

在水杨酸甲酯原料药的案例中,中间商武汉新兴借助运作独家代理权的方式控制市场。在异烟肼原料药案例中,生产企业新赛科与潍坊隆舜和医药有限公司(下称“隆舜和公司”)签订独家包销协议,仅向隆舜和公司及其指定的制剂企业、商业公司出售异烟肼原料药,而拒绝向其他制剂企业出售异烟肼原料药,从而达到滥用市场地位。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相比原料药垄断获得的暴利,国家在原料药垄断上处罚力度还远远不够。“有些商业企业专门以垄断原料药获得巨额利益,而且这种模式已相当普遍化。也出现一些情况,有些商业公司投入连2亿不到,却在一年内有可能获得了20多倍的垄断收入。”

为了规范原料药价格,国家接连出台相关调控措施,如去年11月份,国家发改委发布《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价格行为指南》,明确规定了《价格法》所禁止行为。紧接着,去年12月份,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原料药、药用辅料及药包材与药品制剂共同审批审批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关于原料药的单独审评审批规定变为了与制剂关联审批。这意味着原料药不再同成品制剂一样,要单独核发批准文号,而药企可以单独找原料药企业。

有药企人士表示,原料药审评审批制度改变可以说真正解决了原料药垄断问题,但短期难改原料药生产企业总体偏少等局面,该意见要真正落地还有漫长的时间要走。

责编:胡军华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