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欧隔阂加深,但大西洋联盟远未到破裂程度

第一财经2018-09-02 21:53:28

简介:尽管美欧隔阂加深,但美欧经济相互依赖程度极高,互为重要的贸易和投资伙伴,这种紧密关系很难被第三方取代。

近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法国年度外交政策演讲中表示:“欧洲不能依赖美国来保护,我们必须保证自己的安全与主权。”马克龙在演讲中还呼吁欧洲建立独立的金融系统和防务系统。几乎在同一时间,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接受德国电视一台采访时呼吁,为了对抗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欧盟应该努力变得更加自主。德国外长马斯也在署名文章中表示,欧美伙伴关系应该更加平衡,当美国跨越“红线”时,欧洲将予以制衡。但德国无法独自完成这个任务,只有与其他欧洲国家紧密合作,才能达到制衡美国的作用。

默克尔发表欧盟应加强自主性的言论已不是头一次。此前,在结束七国集团峰会之行后,默克尔就明确表示,美欧互相依赖对方的时代已经结束,欧洲人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必须为了自己的未来、为了欧洲人的命运打拼。默克尔将于9月初访问巴黎,与马克龙就欧洲未来的发展方向进行商议。

美欧之间分歧不断

特朗普上任以来,尤其是2018年以来的半年多时间,美欧之间分歧不断。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特朗普不顾欧盟的反对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在北约问题上,特朗普要求欧洲成员国必须加大防务投入,要满足成员国的军费开支必须占GDP2%的硬指标。在伊朗核协议问题上,欧盟退出伊朗核协议表示不满。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谈到欧盟目前面临的现状时讽刺道,美国和特朗普是“比敌人还差劲的朋友”。

最尖锐的矛盾出现在贸易问题上。美国将贸易战大棒挥向欧盟,宣布对其附加征收25%的钢铁关税和10%的铝关税。欧盟不得不拟定报复清单,回应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攻势。特朗普发出威胁,将对所有在欧盟组装的进口汽车加征20%的关税。欧盟委员会警告美国,如果美国政府以惩罚性关税打击汽车进口,可能引发全球对高达近3000亿美元的美国出口产品展开报复。尽管特朗普7月底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就缓和贸易紧张局势达成一致,双方同意通过谈判降低贸易壁垒、缓解贸易摩擦,并同意暂停加征新关税。但调查显示,71%的受访德国和美国企业表示,他们对美欧化解贸易争端的前景表示怀疑。

美欧矛盾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2003年小布什任内,美欧关系就出现波折。小布什以“先发制人”追求美国绝对安全的战略理念引起法国和德国领导人的反感。时任德国总理施罗德和法国总统希拉克在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时,反对美国采取单边主义行动。在安全战略和外交战略理念上,美欧之间出现重大分歧。美国战略学者罗伯特·卡根将之形容为,美国来自“火星”,欧洲来自“金星”。2008年奥巴马上任后,美欧外交政策理念重归一致。在气候变化、防止核武器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自由贸易等诸多议题领域,奥巴马的政策立场均与欧洲接近。美欧关系出现了重回“蜜月期”之势。特立独行的特朗普终结了上一阶段的“蜜月期”。“特朗普主义”使美欧矛盾以更加激烈的方式展开。

美欧矛盾的根源

然而,特朗普上台只是美欧矛盾加剧的催化剂,而非根本原因。美欧矛盾缘于双方不同的安全关切和直接的利益冲突。在国际安全问题上,欧洲将大周边安全视为其最主要的安全关切。欧洲在地中海以北、以东、以南的大周边地区再度面对俄罗斯的军事强势和北非乱局。欧洲不可能依靠武力解决大周边安全难题,只能诉诸多边主义解决方案。与欧洲不同的是,美国仍然坚持把中、俄等大国及伊朗与伊斯兰世界视为其安全威胁。这就决定了美欧双方无法在伊朗核协议问题、叙利亚问题、美驻以使馆迁往耶路撒冷问题及对俄政策等问题上步调一致。因此,尽管特朗普在今年7月举行的北约峰会上力压欧洲国家将其军费开支增至其GDP总量的2%,欧洲国家并未积极响应。

在国际经济和贸易议题领域,美欧之间存在竞争关系。特朗普奉行“美国优先”,处处争取“实惠”,以期实现美国经济与就业增长,自然不会放过在美国市场占据较大市场份额的欧洲优势产业。而对欧洲国家而言,在现有多边贸易体制下,保持国际贸易额继续稳定增长是其维持经济增长和繁荣的生命线。欧洲国家不仅要在欧洲单一市场框架下继续推动欧洲内部贸易增长,还要在现有多边贸易体制下维持在美国市场的份额,同时希望在中国等新兴经济体扩大贸易份额。因此,欧洲国家更希望维持现有的以WTO为中心的多边贸易体制。对特朗普政府挑起贸易争端、攻击现有多边国际贸易体制等单边主义政策,欧洲必然强烈反对。对于特朗普政府对欧洲国家钢铁及铝制产品征收高关税的政策,欧盟采取了针锋相对的直接反制措施。

尽管美欧隔阂加深,但跨大西洋联盟远远没有到破裂的程度。美欧经济相互依赖程度极高,互为重要的贸易和投资伙伴,这种紧密关系很难被第三方取代。双方爆发大规模贸易战的可能性较低。面对美欧矛盾不断升级的局势,美国商业团体希望当局政府解除关税威胁。美国商会执行副总裁麦荣·布里恩特(MyronBrilliant)表示,不这么做的话,就有可能“疏远”美国的盟友,并对美国经济产生影响。布里恩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此举将造成美国制造商的成本上升,减缓美国建筑行业的增长,并抑制这两个关键行业的就业机会增加。”“美国钢铁价格已经比欧洲高出近50%。”在这一背景下,陷入停滞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有可能重启。

在防务上,虽然欧洲在推动独立防务,但独立防务谈何容易。1999年欧盟就决定实施“欧洲安全与防务政策”(后来改名为“共同安全和防务政策”),并决定在2001年部署独立于北约的快速反应部队,以解决发生在自身、周边及世界其他地区的人道主义危机或安全危机。但欧盟成立的18支快速反应部队,迄今为止还没有一次投入使用。并且,在情报收集、预警导航、空中加油和指挥系统等方面,即便是欧洲军事大国,也不具备独立的作战能力。对于欧洲国家而言,可行的做法仍然是在北约框架下发展防务。

因此,美欧隔阂加深并不意味着跨大西洋联盟走向终结。美欧矛盾看起来剑拔弩张,但双方均未孤注一掷,始终留有谈判空间。欧盟加强自主性的努力势在必行,但跨大西洋联盟并未发生结构性变化,美国仍将是其最亲密的伙伴。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欧盟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编:孙维维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