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海外市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阿根廷央行行长“闪辞”,谁才能拯救比索

第一财经 2018-09-26 16:00:55

作者:潘寅茹    责编:盛媛

当马克里政府向IMF求援时,不少阿根廷民众担心该国会重蹈2001年的覆辙。

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如今随处可见工人们对道路、建筑外立面进行清洗和维护,该市正准备以全新的面貌静待11月底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

然而在花团锦簇的外表下,阿根廷经济在当地时间25日再次迎来“噩耗”。当天,上任仅三月有余的阿根廷央行行长卡普托(Luis Caputo)突然宣布辞职。消息传出后,阿根廷遭遇股汇双杀。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发稿时,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汇率跌幅近6%,创一个月最大跌幅;阿根廷基准股指Mervall指数开盘跌逾2%。

这是近几个月来阿根廷经济动荡的一个缩影。今年以来,阿根廷比索已大幅下跌了50%,伴随比索跳水的还有高达30%的通货膨胀与不断激增的财政赤字。评级机构惠誉预计,阿今年经济将衰退2.5%,未来还有进一步缩水的可能。此前也有经济学家认为,阿根廷经济将在三年内陷入第二次衰退。

辞职与全国大罢工

卡普托是阿根廷央行今年送走的第二位行长。阿根廷政府25日的声明称,该国经济政策秘书桑德里斯(Guido Sandleris)已临危受命,接替卡普托为新任央行行长。

在递交给阿总统马克里(Mauricio Macri)的辞呈中,卡普托表示,仅是因为“个人原因”而辞职。然而,如今阿根廷正面临货币贬值危机,且正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就援助一事进行协商,卡普托在此时辞职令外界充满想象。

卡普托宣布辞职的当天,恰逢阿根廷全国爆发大罢工。第一财经记者看到25日的罢工使得诸如阿首度布宜诺斯艾利斯这样的大城市陷入瘫痪,飞机、地铁、公交停运。不过,阿根廷人对于罢工的态度相对淡定,并未受到罢工的太多影响。在阿根廷最南方的城市乌斯怀亚,罢工其实在25日前就断断续续开始了,但对于小城市来说,罢工的影响更小了,虽然没有公共交通,当地人仍可通过步行或自驾前往目的地。

此次阿根廷全国范围内的大罢工主要是阿民众抗议马克里政府此前推出的紧缩政策。目前,马克里本人正在纽约出席第73届联合国大会,与各方投资者接洽,以帮助阿根廷度过当前的经济难关。

9月初,为止住比索的一路狂泻,马克里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紧缩政策。其中就包括修改出口税条款、撤裁政府部门等,以提振投资者信心。阿根廷政府在当时的公报中表示:“国家政府已通过决定,将修改谷物、油菜籽及其副产品的部分出口权。”不过,公报并没有说明政府是否会提高税率或扩大应税产品范围,也未说明何时会改变税收及相关细节。马克里在当时的电视讲话中向民众喊话:“这不是一场新的危机,这只是阿根廷民众面对的最后一场危机。”

不过,乌斯怀亚当地的出租车司机胡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对马克里政府的紧缩政策持较为积极的看法。他说:“(马克里)总统上台以后,腐败的现象正在减少。虽然现在的紧缩政策正在造成一定的困扰,但我相信总统正在做正确的事情。”

会否重蹈2001年的覆辙?

就在马克里力推紧缩政策之际,阿根廷还在焦急地等待IMF的“救命款”。

面对今年以来比索大幅贬值的巨大压力,5月8日,马克里政府正式发函向IMF求援。IMF总裁拉加德当天在华盛顿发表公开声明表示,IMF与阿根廷政府已经开始着手合作,以稳固阿根廷的经济基本面,且相关举措会在短期内施行。

在5月与IMF达成的为期三年的备用融资协议中,IMF将向阿根廷发放500亿美元的贷款,这将是IMF有史以来发放规模最大的单笔贷款纪录。根据协议,6月IMF将发放150亿美元的首批贷款,第二批30亿美元的贷款将在9月发放。

不过,IMF的援助显然跟不上阿根廷比索贬值的速度,也抵不上阿根廷目前高达800多亿美元的融资缺口。为此,在第二笔贷款发放前夕,阿根廷媒体报道,阿根廷正与IMF官员进行磋商,希望能够使IMF加速发放6月达成的500亿美元备用贷款协议余下的资金,以缓解外界对该国偿债能力的担忧。拉加德也表示:“未能料到资本市场会出现如此突变,因此支持阿根廷政府在政策上做的努力,我们愿意协助阿根廷政府的经济计划。”

目前,马克里政府正在与IMF磋商,寻求扩大IMF对阿融资贷款的规模,在今年6月达成的500亿美元贷款额度基础上再增加30亿~50亿美元。这样一来,阿根廷便可以偿还2020年前到期的债务。

卡普托辞职后,IMF在25日的声明中表示,将继续保持与阿根廷政府保持紧密联系。

当然,与IMF的合作并非无条件的,按照协议,IMF要求阿根廷今年的财政赤字占GDP比重不得超过原先宣布的2.7%,明年则从原来的2.2%调降至1.3%。通胀目标必须逐年压低,2019年为17%,2020年为13%,2021年为9%。

不过,在阿根廷国内,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好政府与IMF的合作。不少阿根廷民众直接将2001年阿根廷遭遇的经济危机归结为IMF的政策失误,当时,阿根廷国内的失业率高达20%,数百万人深陷贫困。因此,当马克里政府向IMF求援时,不少阿根廷民众担心,会重蹈2001年的覆辙。

经济美元化?

对于新兴市场国家来说,依靠债务和赤字拉动的经济增长结构,在每个美元走强的周期里,似乎总是逃避不了通胀和衰退的宿命。

阿根廷央行预计今年阿通胀率最终有可能超过30%。根据阿根廷经济学家的最新估计,阿根廷今年的消费价格可能会上涨32%,高于2017年的25%。

第一财经记者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内的宾馆打开电视时,阿根廷有线电视服务商Supercanal就提醒道:尊敬的用户,从下个月开始月订费上涨15%。不过,虽然汇率每天变动幅度较大,但物价在短期内保持稳定,并没有出现天天调价的情况。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些超市中物资丰富,秩序井然,并没有出现抢购的现象,几位正在购物的顾客也纷纷淡然地表示,虽然通胀对于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困扰,但是阿根廷通胀常年来都很高,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目前,阿根廷政府已尝试通过抛售美元、提高利率和减少赤字三大方式来调控汇率。8月底,阿根廷央行今年第5次上调基准利率到60%。此外,政府还大幅下调政府目标财政赤字率,减少公共开支。

就在马克里政府在为阿根廷经济开处方之际,关于将“阿根廷经济美元化”的争论也甚嚣尘上。当然,持这一立场的多为美国的经济学家与政客。这些美国经济学家纷纷建议阿根廷“应采用美元来结束比索的痛苦局面”。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经济智囊库德洛(Larry Kudlow)曾在9月中接受美媒采访时建议,阿根廷应当将“比索与美元挂钩”,就像上世纪90年代阿根廷将经济美元化一样,“这是阿根廷摆脱危机的唯一出路”。

不过,阿根廷国内的经济学家并不认同。阿经济学家费德里科·弗里亚赛认为,在财政失衡并且存在竞争力和通胀惯性问题的前提下,美元化并不能解决结构性问题,“而且,随着美元在全球的走强,会加剧阿根廷在国际市场竞争力的问题”。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