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敦促政策快速落地,金融委加班连开三剂“药方”

第一财经2018-10-21 18:18:03

简介:金融委这次会议对当前金融工作的部署,既涵盖了货币政策,也包括针对中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微观主体,还有如何发挥资本市场枢纽功能。

周五(10月19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携“一行两会”一把手相继发声提振市场信心后,周六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融委)”就开会了。

据中国政府网21日消息,金融委本次召开专题会议上,重点分析了三季度经济金融形势,研究做好进一步改善企业金融环境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有关工作。

敦促政策快速扎实落地

会议提出要求,当前社会各界最关注的是已经承诺的各项政策措施落实情况,10月19日对外宣布的稳定市场、完善市场基本制度、鼓励长期资金入市、促进国企改革和民企发展、扩大开放等五方面政策,要快速扎实地落实到位。

这次会议对当前金融工作的部署既涵盖了货币政策,也包括针对中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微观主体,还有如何发挥资本市场枢纽功能。

“整个应对的政策框架是过去不太容易见到的,”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认为,近期市场的波动是综合性的,既有资本市场波动,也有民企融资、人民币汇率等方方面面,哪一个相关监管部门出来,都难以覆盖整体情况。而金融委恰恰能够从国务院层面对市场进行整体调控,推动不同监管部门之间相互协调,确保政策落地的效率。

金融委专题会议上对当前形势作出预判称,当前宏观经济延续稳中有进的基本态势。从金融领域看,积极实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市场流动性总体上合理充裕,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并保持基本稳定,结构性去杠杆稳步推进,部分机构前期盲目扩张行为明显收敛。

会议同时强调,“但也必须看到,我国经济仍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阶段,在内外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历史上积累的一些风险和矛盾正在水落石出,对形势要客观认识、理性看待,对存在问题要开准药方,及时解决。”

三大药方

“尽管表面来看,国务院副总理、一行两会领导集体发声是一次性呈现给市场的,但事实上,在此之前,金融委推出政策框架是系统的、全面的,已经有了许多的研究和考量。”连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会议开出了三个“药方”:一是实施稳健中性货币政策。要进一步增强前瞻性、灵活性和针对性,做到松紧适度,重在疏通传导机制,处理好稳增长与去杠杆、强监管的关系。

今年以来,整个货币政策还是在稳健中性的基础上,通过精准公开市场操作,确保了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充裕,为经济增长、结构调整创造了一个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但在这一过程中,经济金融中还存在着一些结构性的深层次的问题和矛盾,包括个别的行业还存在杠杆率偏高的问题,以及仍然存在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畅的问题。

“尽管我们连续进行了四次降准,但是在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方面,仍然面临着较大压力,”温彬对记者表示,所以一方面要解决结构性的去杠杆,包括治理影子银行,一方面要防范潜在的金融风险。同时,我们还要扩大内需。

连平认为,货币政策下一阶段要处理好两方面的关系,首先是和去杠杆之间的关系。最近一段时间,政策方向已经比较明确,去杠杆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实现了阶段性目标,稳杠杆成为下一阶段的主要方向。因此,从政策方面,将是确保杠杆率保持在合理水平。

在连平看来,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是如何平衡强监管和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关系。今年前三季度的金融数据显示,我国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持续保持在低位,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严监管下,非信贷融资规模的快速收缩。“社会融资方面非信贷还是要有合理的增长,现在还是不够理想。”连平表示。

金融委开出的第二个药方是增强微观主体活力。

会议提出,特别要聚焦解决中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难题,实施好民企债券融资支持计划,研究支持民企股权融资,鼓励符合条件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发起设立民企发展支持基金;完善商业银行考核体系,提高民营企业授信业务的考核权重;健全尽职免责和容错纠错机制,对已尽职但出现风险的项目,可免除责任;对暂时遇到经营困难,但产品有市场、项目有发展前景、技术有市场竞争力的企业,不盲目停贷、压贷、抽贷、断贷;有效治理附加不合理贷款条件、人为拉长融资链条等问题。要认真总结国有企业混改试点经验,加大下一步改革力度。

“针对民营企业发债从融资上给予支持,哪些民企可以更多发债,相关标准是否需要调整,该如何调整,发债了怎么鼓励和推动金融机构来购买,这些方面接下来需要进一步的落实。”连平称。

药方三是发挥好资本市场枢纽功能。会议提出,资本市场关联度高,对市场预期影响大,资本市场对稳经济、稳金融、稳预期发挥着关键作用。要坚持市场化取向,加快完善资本市场基本制度。前期已经研究确定的政策要尽快推出,要深入研究有利于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的重大改革举措,成熟一项,推出一项。

温彬表示,近期资本市场的下跌是脱离我国经济基本面的,更多是受到外围市场波动的影响,影响了预期导致非理性下跌。因此,金融委采取的多个措施一方面为了短期的稳市场,同时也更注重资本市场长期制度的推出,让资本市场在支持实体经济融资方面发挥应有的作用和地位。

连平强调:“资本市场相比其他市场,市场化程度更高,应对市场化程度非常高的市场波动,更多要从市场自身运行的规律出发,进行调控。”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