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ST长油恢复上市两日跌三成,有牛散两年前已高点出逃

第一财经 2019-01-09 20:10:39

经过恢复上市后的两日大跌,对于ST长油未来股价,目前市场普遍趋于悲观。

1月9日,虽然ST长油(601975.SH)涨跌幅恢复5%的限制,但仍旧开盘封死跌停,直到收盘,股价收报3.14元/股,跌停板上封单逾157万手。

3.14元的价格,相比ST长油恢复上市首日的开盘参考价,跌幅逾27%,这也意味着,开盘首日买入ST长油的七成投资者账面已经浮亏。而在ST长油退市前就突击入股的徐翔家族和“夺命牛散”,命运或许有所不同。从2013年年中潜伏到退市前大笔增持ST长油的陈庆桃就向第一财经透露,自己在两年前已全部于老三板卖出ST长油,清仓价在4元/股左右。

经过恢复上市后的两日大跌,对于ST长油未来的股价,目前市场普遍趋于悲观。在1月8日的龙虎榜上,东方财富证券旗下西藏五大营业部蹊跷地携手买入,有维稳股价之势。不过,另一厢的华西证券北京紫竹院路、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两大知名营业部则在携手卖出。其中,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营业部更曾在ST长油退市前就大举建仓,被疑与抄底ST长油的“大户”存在关联。

有牛散已清仓

ST长油重回A股,当“吃瓜群众”忙着帮徐翔和一众牛散计算收益的时候,他们之中已有人早已在老三板的高点清仓出逃。

“我2017年在老三板就全部卖掉了。”1月9日,以买卖ST股为市场所知的牛散陈庆桃告诉记者,自己在两年前就已经分批卖出了ST长油的全部股份。

陈庆桃透露,卖出价约在4元/股。ST长油的报表显示,陈庆桃是在2013年中报首度上榜该公司前十大股东,持股777.7万股,位列第四大股东,并在退市前大幅加仓22.3万股,至退市前,持股增至800万股,成为彼时“长油5”的第五大股东。

2014年6月5日,因连续四年亏损、资产为负、审计意见为“无法表示”等原因,ST长油成为首家因触发业绩条件被退市的央企上市公司。退市前一个交易日,股价定格在0.83元/股。三年后的2017年2月28日,彼时名为“长油5”的ST长油向股转系统申请股票暂停转让,停牌前股价为4.31元/股,较退市前涨幅超过4倍。

而在退市前,徐翔家族四人“联手”王东武、陈庆桃、蒋炳方等牛散抄底。其中,徐翔家族以0.75元/股的成本买入2200万股。

在记者的追问下,陈庆桃透露,首次买入长油5的成本价格约在1.5元/股,而后续的加仓成本在0.8元/股左右。据此计算,潜伏ST长油三年半,陈庆桃的收益逾2000万元,收益率约300%。

“实际上这个收益并不算高,时间成本很长。”对于自己为何选在当时卖出长油5,陈庆桃给出的回答是“已经够贵了”,他回忆自己买入时,公司股本不足目前的二分之一,同样盘子在A股也很难有4元/股的价格。

实际上,即使以1月9日的跌停价来看,买入ST长油股票的性价比依然不高。ST长油最新的净资产约在0.7元/股,以最新3.14元/股的股价计算,公司市净率超过4倍,市盈率达到了48倍。

主营油品运输,决定了ST长油是一家强周期的公司,陈庆桃认为,公司业绩存在局限,利润与周期波动、大宗商品价格等都难以脱离关系,且相较以前,油品运输垄断优势不再,竞争也在日益加剧。

资金携手维稳?

对于ST长油未来的走势,陈庆桃认为已缺乏看点,而1月9日的跌停意味着前一日杀入的绝大部分资金已遭闷棍。

1月8日,ST长油全天成交额5.71亿元,换手率约9.50%,盘中两度临停,记者据交易数据整理发现,在第二次临停前后买入的资金成本都超过了3.14元/股。

盘面数据显示,1月8日第二次临停前,有约1.84亿元成交,成交分时均价在3.31元/股上下;尾盘集合竞价阶段,有1.13亿元成交,均价在3.38元/股;另有1.25亿元成交,均价定格在3.31元/股。也就是说,1月8日买入ST长油的74%的投资人都已浮亏。

那么,到底又是谁造就了ST长油恢复上市首日的行情?

记者从龙虎榜上发现,当日ST长油的买方前五席,均蹊跷地来自东方财富证券旗下西藏的营业部。其中,前三席和第五席营业部均在拉萨,且相距不远,分别是拉萨团结路第一、第二营业部,以及拉萨东环路第一、第二营业部。

上海一券商卖方分析师向记者分析,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不排除有资金在携手维稳股价的可能。

相对应,在卖方席位上同样存在值得注意的巧合。卖方第一席为知名的游资营业部——华西证券北京紫竹院营业部,净卖出达到2422.99万元。

更引人瞩目的是卖方第二席位——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营业部。有媒体统计的历史交易数据显示,在2014年ST长油最后的退市整理期,该营业部曾频繁建仓ST长油,合计买入金额在1210万元。以当时ST长油的股价来看,买入股份数量接近千万级别。

在ST长油退市整理期,除了徐翔家族豪赌买入2200万股外,突击入股的还有牛散王东武,单枪买入1309.06万股,成为当时长油5最大的自然人股东。

由于ST长油在退市后即启动了破产重整,以债转股的方式引入了建行江苏分行、中行江苏分行、工行南京下关支行等九大金融机构,这些机构早已替代徐翔家族及王东武、陈庆桃等牛散成为ST长油的前十大股东。所以,除去已自称卖出的陈庆桃外,究竟是当初豪赌ST长油的徐翔家族抑或是王东武在卖出,再或者另有其人,尚难以判断。

责编:石尚惠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