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何在生儿育女和投票之间寻找平衡?美国妈妈议员如是说

第一财经2019-01-30 17:11:37

简介:1月28日,众议院有年轻子女的众议员妈妈们召开了首次党团会议,她们讨论最多的就是分享个人工作和生活经验,特别是如何在首都国会山的立法事务和自己家乡选区的家庭生活之间寻找平衡。

在越来越多的女性成功进入美国国会之后,她们首先要做的是什么?按照惯例,当然是组建一个党团会议(Caucus)!

在国会山一贯秉承的“一言不合”和“一拍即合”都会组建一个党团会议的宗旨下,第116届国会里的女性成员,特别是已经当了妈妈的国会成员在宣誓就职以后筹办了一个被称为“众议院姐妹后援团(Sisterhood of Support)”的党团会议。

1月28日,众议院有年轻子女的众议员妈妈们召开了首次会议,除了交流中期选举中的竞选心得体会之外,她们讨论最多的就是分享个人工作和生活经验,特别是如何在首都国会山的立法事务和自己家乡选区的家庭生活之间寻找平衡。

“空中飞人”成妈妈议员最大烦恼

和男性议员类似,大部分女性议员在每周一到周五都会在首都国会山的办公室上班,周末时间则返回自己所在选区,周日或周一再返回华盛顿。

“我们觉得每个月至少聚一次,分享成功的经验特别重要。”佛罗里达州民主党众议员舒茨(Wasserman Schultz)表示,“特别是那些新晋的女性国会成员们。” 舒茨说。她在去年秋天意识到将有大量带着年轻子女的女性成员竞选国会时,便成立了一个“国会山妈妈党团会议”,目的是为了女性候选人在赢得选举后提供相关帮助和支持。

“国会不是为我这样的人准备的。”加州民主党众议员波特(Katie Porter)表示,“国会里有年纪尚小孩子的成员还是少数,因此,很多时候你的情况不会被考虑在工作实际情况中。” 波特说。

波特有三个孩子,分别是12岁,10岁和7岁,而且她还是单身妈妈。一周里她有4天到5天的时间会在华盛顿度过,而这期间她的孩子们则会待在家乡加州橙县,在她工作期间,为孩子支付的看管费用大约为每个孩子每月1400美元。尽管她每年有17万美元的(税前)年薪,但仅孩子的看管费支出就占了大半。

马萨诸塞州民主党众议员普莱斯利(Ayanna Pressley)在推特中表示,她为116届国会的种族多样性表示敬畏,而正是来自不同背景的妈妈议员们能够让她们设身处地为每一个美国家庭服务。

“今天晚间众议员舒茨将举行一次‘国会山妈妈’的晚宴活动。”普莱斯利表示,“在第116届国会里有40%的成员都是女性,有很多都是妈妈。在2019年,我们能看到很多不同的家庭类型,有的是单亲妈妈,有的是继母,有的是家里有两位同性妈妈,还有的是一位祖母或者奶奶养育孙辈的家庭。” 普莱斯利说。

目前的国会议员妈妈们也被认为将会在立法层面起到重要的影响作用。原因在于,在民主党掌控众议院而共和党掌控参议院的形势下,两党都希望能在“跨党派”的立法议题上取得突破,因此,同女性有关的“带薪家庭休假”等议题被认为会得到来自国会和白宫的支持和重视。

国会山曾经没有女议员专用厕所

到过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办公室和众议院投票大厅所在楼层的女性们可能都有一个感触:在投票大厅附近的女性卫生间古典精致到根本不像一个卫生间,无论是房顶的精美吊灯,还是1850年代的巴洛克风格的地砖, 里面甚至有雕刻精美的壁炉都让这里看起来更像是一间充满了历史感的国会办公室。

事实是,这里之间确实是一间办公室。这个房间标号为H211的卫生间此前为众议院议长办公室的一部分,前议长博纳(John Boehner)在女性国会成员们多次呼吁“请在投票现场附近修一个女性卫生间”之后,博纳打破国会内部多年的“不能耗费巨资将有丰厚历史的国会办公室改成卫生间”的历史,在经过水暖工施工队的现场评估后,众议院的投票现场附近终于首次诞生了一个让女性成员使用的卫生间。

据说当时,博纳在两党女性成员之间获得了大量的支持和赞扬。

在此之前,和从投票现场走出几步就能上卫生间的男性议员相比,女性议员和女性幕僚都要走出投票现场所在楼层,到国会参观大厅去使用和游客共用的卫生间,因为国会游客数量通常都很多,这些需要排队的女性议员很多次都因为等待时间过长而会错过投票。

“第一位女性议员走进美国国会是在1917年,而我们今年才在众议院投票大厅附近有了自己的厕所。”美属维尔京群岛民主党众议员克里斯滕森(Donna Christensen)当时在自己的推特中表示。

国会山的“女权变迁”中,还有最知名的几个时间点和事件是:在2007年,当时担任众议院议长的佩洛西在众议院的大楼里争取到一个房间,设为“妈妈哺乳室”;在2017年,众议院议长瑞恩改变了此前国会山“不鼓励”女性穿无袖衣服的惯例,从此女性可以穿露肩的衣服;在2018年,民主党参议员谭美(Tammy Duckworth)改写了参议院多年的惯例,从此参议院允许女性成员带孩子出席在投票现场。

从2011年的“连一间女性卫生间都没有”到上届的中期选举中有史无前例数量的女性候选人参选,中间经历了7年的时间。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的统计,在2018年11月的中期选举进行前,在国会参众两院的女性议员中,有18岁以下的子女的议员大约有12位,而在今年1月份的第116届国会宣誓进行之后,国会议员妈妈的数字增加了将近一倍,目前有23位。

在上届的中期选举中,参加竞选的女性候选人数量更是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参加参众两院竞选的女性候选人总数为529人,2016年的中期选举中,参选的女性数量为312人。而在竞选成功的女性候选人里,不仅种族多样性创造了历史记录,即将成为母亲的女性议员人数达到将近五分之一。

而在第116届美国国会中,有435位众议员和100位参议员在2019年1月3号宣誓就职。在众议院中,目前总共有102位女性众议员,其中有35位为今年新当选的女性众议员,而在参议院中,有25位女性参议员,其中有4位为今年新当选的女性参议员。在这39位今年成为国会成员的女性中,已经成为妈妈的有26位。

责编:冯迪凡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