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上海出台交易场所管理办法,行业规范发展不搞“一刀切”

第一财经 2019-02-21 21:55:29

上海市政府印发《上海市交易场所管理暂行办法》

2月19日,上海市政府印发《上海市交易场所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成为继两年前全国掀起交易场所整顿风暴后,第二个省级政府出台的交易场所的监管文件,随着各地方跟进,交易场所长期处于监管灰色地带的现状有望扭转。

《办法》以防范金融风险为大背景,以杜绝违规交易场所死灰复燃为目标,修复了上一轮全国性清理整顿以来在跨省经营方面的监管漏洞,并且不搞“一刀切”,为各类交易场所规范发展留出了空间。

“上海作为金融中心、贸易中心和航运中心,有众多全国性交易所和地方交易场所,上海市积极主动地规范管理行业,对其他地方能起到示范作用,上海办法可以作为重要的参考。”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表示。

上海办法起示范作用

针对现货对赌、邮币卡炒作、私募债等地方交易场所乱象,2017年1月,证监会召集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部际联席会议(下称“联席会议”),自此一场空前严厉的整顿风暴席卷全国。

截至目前,全国已有26个省级政府出台了交易场所管理规则。去年9月,证监会在联席会议总结会议和回应人大代表建议时表示,各地制度规定仍存在一些不完备、不明确之处,需要逐步修改和完善,要求各地建立健全交易场所规范发展的长效机制。

去年12月,湖南省出台了《湖南省交易场所监督管理暂行规定》,申请设立交易场所必须先取得联席会议的同意,再经省政府批准,严格核准交易场所的业务范围、交易品种和交易方式。

上海的《办法》也要求,“设立交易场所,须经市政府批准。未经批准,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设立交易场所,不得以任何形式组织交易场所的交易及其相关活动。”并且,原则上,同类交易场所只设一家。

“过度竞争会导致各个交易所放松风险防控,损害投资者合法权益。”同济大学上海期货研究院院长助理刘春彦对第一财经表示。他认为,文件是防范金融风险大背景下,对过去各地方交易场所金融创新的反思。

自2009年以来,地方交易场所高杠杆、高风险炒作贵金属价格等非法期货活动在全国蔓延,尽管2011年和2013年经历了两轮全国性清理整顿,但是违规交易不断变种,炒原油、炒邮币卡、微盘、二元期货等新型欺诈交易层出不穷。

这些交易打着现货交易的旗号,但与现货市场严重脱钩,要么资金根本没有进入商品市场,仅仅是赌博游戏;要么价格与现货相差巨大,不法分子通过虚假宣传和价格操纵致使投资者遭受严重的亏损。

“场外市场必须服务实体经济,立足现货、提升现货、服务现货、回归现货,凡是和现货脱钩都有炒作、投机的嫌疑。”胡俞越对第一财经表示。

经过第三次整顿,虽然交易场所风险蔓延的势头得到有效遏制,但为了防范违规交易死灰复燃,部际联席会议要求各省级政府尽快出台和完善监管办法。证监会去年还表示,将研究论证在国家层面出台交易场所监管规则。

上海的《办法》切中了多处前一轮监管后的漏洞。针对交易场所在全国范围招商、跨地经营、避开属地监管的问题,《办法》将外省市交易场所在本市设立分支机构、代理商等纳入监管。

“交易场所原则上不得设立分支机构以及通过发展会员、代理商、授权服务机构等开展经营活动。确有必要的,应当分别经该交易场所所在地省级政府和上海市政府批准。”《办法》称。

针对过去一些违规交易场所一旦拿到批文,就擅自扩大交易品种、采用违规交易方式的现象,《办法》规定,交易场所变更交易品种、交易模式、交易规则、主要股东的,都要报市级行业主管部门同意,同意后抄送联席会议办公室。

“上海作为金融中心、贸易中心和航运中心,有众多全国性交易所和地方交易场所,上海市积极主动地规范管理行业,对其他地方能起到示范作用,上海办法可以作为重要的参考。”胡俞越表示。

监管不做“一刀切”

与湖南的监管办法相同的,上海《办法》在投资者适当性、客户资金第三方存管、信息披露和防范市场操纵方面都做了要求。

上海市政府在解读《办法》时还指出,不做“一刀切”,既为各类交易场所规范发展留出空间,又便于市级行业主管部门制定实施细则。行业主管部门负责交易场所的设立和日常管理,区政府负责非法交易场所的清理和属地维稳。

“不一刀切体现了上海务实的精神。”胡俞越表示,“为今后市场发展留下了空间,否则一棍子打死,以后市场再发展起来就很困难了。”

交易方式上,湖南的监管办法规定,(1)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2)不得采取集合竞价、连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交易;(3)不得以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等等。

上海《办法》则要求,交易场所及其分支机构严禁开展连续集中竞价交易和非法证券期货活动,以及法律法规和国务院文件禁止的其他交易活动。

“未来现货交易平台就是信息中介,与淘宝一样,不能提供任何信用。”刘春彦表示,如果交易场所不能合并同类项,就必须转型,放弃现货交易。

不过,胡俞越认为,连续竞价、电子撮合、做市商等交易方式虽然是期货交易的特点,但不是期货交易的专利,可以运用在场外市场,随着产业互联网推进,场内和场外交易的界限已经变得模糊。

“场外现货市场是期货市场的补充和基石,是大宗商品市场金字塔的底部。”胡俞越认为,由于我国期货市场不是在现货市场基础上逐步发展起来,因此两个存在分割的现状,实际上期货和现货市场应当有效联动,共同支持实体经济。

根据《办法》,上海地区交易场所应当立足现货,必须有产业背景和物流配套,交易品种应当为能够进入流通领域、用于工农业生产或消费的可大批量交易的实物商品,交易应当基本能够完成交割并用于生产经营。

另外,交易客户限定为行业内企业,不得诱导个人投资者参与投机交易,交易价格要依据市场内真实的成交结果,不得依据任何外部行情来组织交易,不得虚构或操纵价格。

对此,胡俞越认为,如果不允许个人参与交易,市场流动性会受到限制,没有流动性也就不能形成准确的价格,无法实现风险转移和对冲的功能。

为了解决期货市场供给的问题,去年证监会推出了以原油期货为代表的7个品种,今年1月,证监会期货部主任罗红生还表示将持续增加市场供给。在尚没有一家期货交易所的广东,广东省省长马兴瑞今年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将争取国家支持筹建创新型期货交易所。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