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R-Lab成滴滴裁员重灾区:国内外卖关停,酒旅票务也生机渺茫

第一财经 2019-02-22 07:49:41

接近滴滴的人士透露,除了外卖业务,同属于R-Lab部门的酒旅、票务等内部孵化业务大概率要被关停。

主动宣布要裁员15%“过冬”之后,滴滴涉及2000名员工的大裁员行动接踵而至。

“选N+1给一个月时间找工作,选N+2 本周内走人。”有滴滴员工这样对第一财经记者描述HR给出的裁员赔偿方案。

具体来说,正常补偿是N+1个月,但是如果本周内能确认离职,公司会再额外给出一个月工资作为补偿。

而这一个月补偿也被视为滴滴给被裁员工留出找工作时间。也就是说,只要本周确认离职,3月份的工资和五险一金被裁员工都可以到手。

在往年,滴滴内部只有评级为D的员工才会被淘汰掉。但这次裁员中,年终绩效考核评级为C和D的员工都有可能会被HR找去谈话,进行劝退。

不过,有年终考核为C还是被裁的滴滴员工感慨称补偿已经超预期。

更有意思的是,滴滴的补偿方案出炉后,不少互联网友商员工纷纷感慨,这个标准在互联网寒冬时已经挺厚道了。对此,有滴滴内部人士对记者透露,虽然这次裁员涉及员工数量不小,但是滴滴内部也强调这次在裁员补偿上一定要做到位。

值得一提的是,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此前强调这次裁员主要是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2017年成立的负责孵化滴滴创新上的R-Lab部门是这次裁员的重点。

据刚签完离职协议的滴滴外卖员工透露,因为滴滴要关停国内外卖业务,大多数外卖员工都要离职,而海外市场的外卖业务将转给滴滴国际化团队负责。

此外,有接近滴滴的人士透露,除了外卖业务,同属于R-Lab部门的酒旅、票务等内部孵化业务大概率要被关停。

国内外卖业务成“弃子”

2月22日是张丰(化名)留在滴滴的最后一天。已经签完离职协议的他,今天办完最后的离职手续就可以离开了。

张丰是滴滴外卖业务的员工,和他一波要离开的同事人数不少。据悉,裁员之前,滴滴的外卖业务有三四百号人。

“基本上外卖国内业务都撤了,海外业务也交给国际化团队负责,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了。”事实上,因为早就察觉到滴滴外卖业务前景不妙,张丰已经确定了下家。今天办好离职,短暂休整之后,他就要去新的公司报道了。

但是张丰多少还是不甘心。毕竟,一开始包括他在内的很多外卖员工是真的相信滴滴会在外卖市场上和美团“死磕”到底。

张丰现在还记得那种感觉,眼看着滴滴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新开外卖业务,就是人再累也觉得值得。“只是,最后都没了。”

2017年年末,滴滴孵化了一段时间的外卖业务曝光。一开始,这一业务就被贴上了“反击美团”的标签。

毕竟,在此之前,美团先后上线了打车和分时租车服务打进了滴滴的“后院”,后来还成立了出行事业部,对标滴滴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

2018年4月1日愚人节当天,滴滴外卖在无锡小范围灰度测试。

4月10日,滴滴外卖正式对外宣布,经过8天的试运营,滴滴外卖于4月9日正式在无锡全城范围内上线,当日订单33.4万单。

在“1分钱吃炸鸡,1元钱喝奶茶”的各种优惠之下,滴滴外卖的第一站——无锡成功上演全城点外卖的“疯狂”。

4月11日上午,无锡市工商局还召开紧急行政约谈会,约谈美团、滴滴和饿了么三家外卖运营商。

值得一提是,外卖业务进驻无锡时,滴滴官方宣布了还有9个城市外卖业务即将上线的消息。

只是到3个月后,滴滴外卖四处开城的劲头戛然而止。

2018年7月份,随着河南郑州业务上线,滴滴实现了全国5个城市的布局。但是后续的城市拓展就没了下文。

上述举动普遍被市场解读为与美团的“休战”有关。

一开始滴滴的外卖业务就被视为反击美团插足做打车。但是2018年下半年,忙着上市的美团突然改口说不会再投入网约车,滴滴外卖业务的存在价值更就值得商榷了。

不过,虽然放弃了国内外卖业务,滴滴还是会继续外卖的国际化尝试。

此前,Uber已经在美国推出Uber EATS(餐饮)、Uber Rush(快递)等业务,而且收益不错。去年第二季度,Uber旗下的外卖业务营业额不断增长,占其全球交易额的近十分之一,约7到8.7亿美元。虽然Uber目前的营收仍主要来自于交通服务板块,但外卖业务的增长速度已超过核心的打车服务。

对于外卖国际化方面,滴滴方面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滴滴目前在墨西哥第二大城市瓜达拉哈拉的特定区域上线外卖业务。瓜达拉哈拉是墨西哥第二大城市,拥有约410多万人口。

滴滴方面提供的信息显示,滴滴自2018年4月开始在墨西哥运营,目前在墨西哥城、瓜达拉哈拉、蒙特雷、托卢卡、蒂华纳、梅里达、墨西加利、奇瓦瓦共计8座城市运营快车业务,服务近2500万墨西哥居民,超过墨西哥人口总数的20%。

被“耽误”的R-Lab

一度作为滴滴内部相当神秘的存在,R(Rebuild)-Lab部门是随着滴滴外卖业务上线逐渐被浮出水面的。

据悉,R-Lab属于滴滴一级部门,负责探索滴滴边界、孵化创新产品。除了外卖业务,R-Lab还孵化了小巴、酒旅、票务等新业务。

只是,这些业务和外卖的国内业务相仿,未来的命运都不太乐观。

滴滴小巴其实是R-Lab在滴滴外卖之前孵化的产品。

2016年底,部分城市曾看到滴滴小巴的上线。

按照滴滴的表述,滴滴小巴业务主推短途拼车,定位是解决地铁之后最后3公里问题,当时仅在北京、成都等部分区域运营。与快车、专车业务不同的是,司机和乘客需要依照平台引导在指定站点碰头,而不是乘客随意在任意地点让小巴来到。

不过,现在小巴业务已经不在滴滴出行app首页的业务范畴内。

2018年,R-Lab还被曝出正在探索酒店业务,在招聘酒旅方面的人才。

2018年7月,滴滴宣布与美国在线旅游巨头Booking Holdings达成战略合作,并获得5亿美元投资之后,也让滴滴做酒旅有了更多的依仗。

按照双方的合作方案,Booking Holdings 旗下的app将为用户提供滴滴叫车服务接口,而滴滴的乘客也将可以直接通过app在Booking.com或Agoda平台预订酒店住宿。

有意思的是,在多元化方面,滴滴的思路是从出行业务到外卖,再从外卖到酒店,做出一个本地生活公司。而这种方式高度“雷同”美团从外卖“吃”入手然后拓展到“住”的酒旅再到打车的“出行”。

2018年7月,滴滴外卖扩张止步之后,当时有声音称,滴滴考虑将国内外卖业务资源海外和酒旅新业务。只是,和国内外卖业务一样,去年的顺风车安全事件打乱了滴滴新业务的节奏。

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案件之后,简单的道歉和暂停全国顺风车业务已经不能平息这场风波。紧接着,相关监管部门对滴滴的关注点已经从单纯的顺风车业务覆盖到滴滴整个产品上。随后,滴滴不得不将大量的精力投入网约车整改当中,各种新业务的投入都受到影响,更何况是外卖这种前期需要巨额补贴开道的业务。

今年2月15日宣布裁员的员工大会上,程维强调资本未来会有长期的不确定性,未来滴滴要更加精细化的运营。

据接近滴滴的人士透露,之前滴滴是粗放式发展,真正业务盈利要求没提上日程。但是这次程维明确提出公司希望2019年能实现盈利。

在此之前,滴滴被曝出公司2018年全年亏损高达109亿元,并且2018年共补贴司机113亿元。

按照程维此前的规划,在“关停并转”和裁员的同时,2019年滴滴将在安全技术、产品和线下司机管理及国际化等重点领域加大投入。

“国内的外卖业务停掉,酒旅、机票火车票等票务都不做了。”据上述人士透露,城市公交业务会收缩,共享单车的投入也会减少。

责编:刘佳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