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海外市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谈投资、谈股票、谈美国经济,今年巴菲特股东信亮点全在这里!

第一财经2019-02-24 11:29:38

投资者们都希望从巴菲特致股东信中获得一些关于继承人的线索。谁会是伯克希尔下一任CEO?本次股东信中,他还是没有给出答案。

众人期盼的巴菲特致股东信终于在当地时间2月23日早晨,静悄悄地出现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的网站上。  

2018年,伯克希尔每股账面价值的增幅是0.4%,虽然大幅弱于2017年同期的增幅23%,不过跑赢了2018年标普500指数的下跌4.4%。在去年美国股市不景气的情况下,伯克希尔跑赢4.8个百分点。

不过,在巴菲特公布年报的前一天也就是22日,伯克希尔A类股报收每股30.2万美元,B类股报收每股201.91美元,均接近一个月低位。

今年夏季即将89岁的巴菲特多年来坚持每年写股东信给他的忠实粉丝们,不过今年的股东信只有14页, 为1994年以来最短。这已经是他领导下的第54封股东信。那么,巴菲特今年在信中对股东详细说了哪些内容呢? 

铁路、能源投资是亮点

2018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利润为40亿美元,包括248亿美元的运营利润、30亿美元的非现金形式的无形资产减记(主要来自卡夫亨氏)、28亿美元的资本利得(来自出售可投资证券)、206亿美元的亏损(来自投资组合的未实现资本收益的损失)。

截至2018年底,伯克希尔持有112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其他现金等价物。

去年四季度,伯克希尔哈撒韦A类股每股亏损15467美元,运营收入57.2亿美元(前年同期前为33.38亿美元)。具体来看,在每一类业务的收入上都比前年同期有所提高,铁路、能源等投资的业绩尤其亮眼。铁路、公用事业和能源价格为17.4亿美元,而一年前为12.1亿美元。保险承保业务去年亏损2.25亿美元,而前年亏损4.91亿美元。保险投资收入为11.6亿美元,而前年同期为9.7亿美元。其他业务一年前为23.4亿美元,而前年同期为18.2亿美元。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伯克希尔保险浮存金(Insurance float)约为1230亿美元,自2017年底以来增加了80亿美元。

总体来看,伯克希尔第四季度净亏损254亿美元,为去年四季度中亏损最大的季度。其中包括投资亏损约285亿美元,这主要是来自于股权证券投资里未实现收益的减少,并扣除了第四季度约4.6亿美元投资套现后的应税收益。其中巴菲特重仓投入402亿美元的苹果股票股价,因为用户不再频繁更新昂贵的苹果手机而下跌30%。

不过,巴菲特再次在股东信里提到,公认会计原则不能正确反映伯克希尔长期稳定的收益。

“我们两个人(巴菲特和芒格)一直认为,在伯克希尔,这种按市价计价的会计新规则会产生我所说的‘在我们的盈利数字上狂野和反复无常的波动’。(我们)这样说法的准确性可以通过我们在2018年的季报来表明。去年第一和第四季度,我们分别报告了GAAP损失11亿美元和254亿美元。在第二和第三季度,利润分别为120亿美元和185亿美元。”巴菲特在股东信中说。

明年不再公布每股账面价值

据巴菲特的信显示,伯克希尔股票的账面价值相当于2018年12月31日的等值股票为21.2503万美元,而2018年9月30日为22.8712万美元。

不过,巴菲特表示,明年的信件将不再公布每股账面价值,转而会关注伯克希尔股票的市场价格。巴菲特认为,每股账面价值已经失去了相关性。

巴菲特给出的理由很简单。伯克希尔并不是一家投资股票的基金公司,它已经逐渐从资产集中在可销售股票的公司,转变为主要价值在于经营业务的公司。

“这对我们来说非常合情合理,巴菲特标榜自己能跑赢大盘,是因为他参与了商业运营,他不是简简单单的财务投资者。他的模式和国内的产业基金有点像。但伯克希尔主题模式是买保险的公司,保险公司收来的保费可以直接投资,所以他不需要融资。”一位波士顿的大型保险公司负责投资风险管理的助理副总裁匿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此外,巴菲特还列出了两点理由。一是会计规则要求经营公司的账面价值远低于当前市价。二是伯克希尔将成为重要的股票回购者,交易价格将高于账面价值、但低于对内生价值的估计。回购将令每股内生价值上升、每股账面价值下降,这将导致账面价值越来越与经济现实脱节。

卡夫、苹果重点投资对象的尴尬

对于最近市场的焦点卡夫和苹果的投资,巴菲特并没有在信中详细提到投资的原因和对最近市场的看法。

巴菲特只在股东信的开头提到了亨氏,并指明主要无形资产的损失来自亨氏。

就在前一天,全球食品巨头卡夫亨氏刚刚经历了一个“黑色星期五”,卡夫亨氏对旗下最知名的两个品牌奥斯卡-梅耶尔(Oscar Meyer)和卡夫(Kraft)减记了150多亿美元。卡夫亨氏也削减了股息,并披露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在调查其会计行为。

这一消息导致卡夫亨氏公司股价下跌30%,截至2018年底,持有卡夫亨氏3.25亿股股票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也在一天之内损失了40多亿美元。

另外,伯克希尔2018年公司持有情况并没有很大变动。苹果公司是最大持仓股,占投资组合比重的21%。伯克希尔曾在去年增持苹果股票50%, 截止年底,所持股份市值高达393.7亿美元。巴菲特购入苹果公司后,曾经在股东大会上被多位股东提问,因为巴菲特曾一直不愿涉足高科技企业,认为自己“看不懂”。为数不多投资的高科技公司—苹果,也是生产手机等“日用品”的公司。

苹果的股价去年已从年初的每股175美元下降到年底的156.23美元。就在不到一个月前,苹果公布了截至自然年2018年12月29日的2019年第一季度季报。公司营收为843.10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882.93亿美元下降5%左右;净利润为199.6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200.65亿美元下降0.5%。不过,专家们对巴菲特的这个投资还是很看好。

“苹果的浮盈很高,全球手机销售下降并不让人很担忧,因为苹果以后要靠服务收入,手机的重要性下降了。”美国海银资本首席策略官陈凯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当然,巴菲特也提醒股东们,在评估伯克希尔投资的时候,切莫一叶障目,要看整体投资的业绩,而不是一两个公司短期的绩效。

另外,他再次重申了他的投资理念。“购买良好经营企业的一部分或者全部(资产),这些企业须具有良好和持久的经济特征的。我们还需要以合理的价格进行购买。“巴菲特在信中说。

伯克希尔的重仓股中,排在苹果后面的依次为美国银行(220.8亿美元)、富国银行(196.7亿美元)、可口可乐(189.4亿美元)、美国运通(144.5亿美元)。虽然伯克希尔对部门公司股票有所增持,但总体这并没有很大变动。

巴菲特所投资的公司去年给伯克希尔分红38亿美元。巴菲特估计这一数字在2019年估计还会提高。

巴菲特强调伯克希尔旗下拥有很多公司,如果个别来看,往往不能对公司整体的运营得到正确的评估。但是可以把伯克希尔看作一片森林,里面有五大树林。其中四大森林为不同的业务或者金融资产。而第五大森林是保险业务的运营。

谁是巴菲特的继承人?

每年,投资者们都希望从巴菲特致股东信中获得一些关于继承人的线索。谁会是伯克希尔下一任CEO?本次股东信中,他还是没有给出答案。

但是,巴菲特在信中第三页开头的地方就大肆赞扬阿吉特·贾因(Ajit Jain)和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目前贾因负责保险业务,而阿贝尔则负责其他运营。

“在继续之前,我想给你一些好消息 ——一些非常好的消息——这些都没有反映在我们的财务报表中。它涉及我们在2018年初所做的管理变革,贾因负责所有保险活动,阿贝尔获得了所有其他业务的权力。现在,伯克希尔的管理水平远远超过我独自监督运营的时候。阿吉特和格雷格拥有罕见的天赋,伯克希尔的血液也流经他们的血管。”

在过去几届股东大会上,巴菲特也多此提到这两位干将。然而,他却几乎从来没有把这两位本人正式介绍给媒体或者股东。每次接受采访或者参加公众活动的仍旧是巴菲特和芒格本人。也就是说,在公众面前,工作的交接几乎还没有发生。

“巴菲特越来越老当益壮了。”陈凯丰笑着说。

难寻千里马

截至2018年底,伯克希尔持有112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其他现金等价物,大于去年三季度末的1036亿美元,也是连续第六个季度现金持有超过1000亿美元。此前,截至2017年底,伯克希尔所持现金和美债为1160亿美元,一度创公司历史新高。近几年来,巴菲特多次提到,伯克希尔超大的规模,也让他只能寻找合适的“大象级“(elephant-sized acquisition)投资对象,这非常困难。 

巴菲特这次在股东信里坦言,便宜的千里马难寻。

“未来几年,我们希望将大量过剩流动性转移到伯克希尔永久拥有的业务上。然而,眼下的前景并不乐观:对于拥有良好长期前景的企业来说,价格是‘天价’。” 巴菲特在股东信中提到。

巴菲特认为,企业收购的短期前景“并不好”。这种令人失望的现实表明,2019年可能会看到伯克希尔再度扩大对可销售证券的持有,(而非用所持现金来增加收购)。

伯克希尔其实去年还投资了些软件等科技股。巴菲特在股东信中并没有怎么提及。估计今年的股东大会,这会成为必问的问题。去年三季度,伯克希尔买入了21亿美元的甲骨文(Oracle)公司股份,又在四季度清仓。2018年初,伯克希尔清仓了对IBM的持股,但去年四季度,当IBM宣布用340亿美元全现金收购开源应用平台红帽公司(Red Hat)后,伯克希尔增持了红帽的股份。 这些动作似乎并不像巴菲特的投资理念。

令人失望的回购

在同样令市场关注的股票回购问题上,伯克希尔在2018年其实没有交出特别令人满意的答卷。

巴菲特在股东信中表示,2018年回购了大约13亿美元伯克希尔的普通股。原本市场预期去年共回购20亿美元的股票。去年第三季度伯克希尔回购了9.28亿美元的股票。去年四季度只大约回购了4.18亿美元的股份。但去年投入回购的资金超过过去四年多来总和。

巴菲特说,股票回购应当具有价格敏感性,盲目地购买价格过高的股票具有价值破坏性。这也是许多杰出CEO或超乐观CEO投资出现亏损的一个事实。

巴菲特一直主张沟通的重要性。他指出,当一家公司打算回购时,最重要的一点是,向所有股东或合伙人提供需要作出评估所需的信息,提供这些信息正是他和芒格在报告里尝试做的。他不希望股东在被误导或是没有充分了解情况下,将股票卖回给公司。

然而市场看到,自巴菲特开始计划回购股票以来,伯克希尔仅回购了0.3%的股份。 而此前,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凯潘(Kai Pan)预计为25亿美元,而巴克莱分析师杰·伊盖尔(Jay Gelb)预计第四季度将回购15亿美元。

不过,摩根士丹利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预计,伯克希尔在2019年可能将回购100亿美元公司股票。

美国有足够的投资机会

谈到自己投资的成功,巴菲特一直是谦虚地归因于良好的大环境。他多次在股东大会上提到,美国有足够的投资机会,不需要到国外去寻找机会。

在本次的股东信上,巴菲特回顾了1942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人们的悲观情绪,以及当年的美国内战,还有经济大萧条。他认为伯克希尔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只是搭了美国经济的顺风。

巴菲特给股东们算了笔账。“如果(77年前)我的114.75美元投资于一只免管理费的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并且所有股息都进行了再投资,那么到2019年1月31日,我所持股份的价值(税前)将达到60.6811万美元,也就是5288倍。与此同时,当时免税机构(比如养老基金或大学捐赠基金)100万美元的投资将增加到53亿美元左右。”

巴菲特又乘机开始打财富管理者(例如基金经理)的脸。

“假想如果一家机构每年只向各种‘帮助者’(比如投资经理和咨询师)支付1%的资产(作为管理费),它的收益就会减半,只达到26.5亿美元。在过去77年时间里,这意味着,标准普尔500指数本来为11.8%的年回报率,却要以10.8%的数字重新计算。”

巴菲特还算了一笔账,“那些经常鼓吹政府预算赤字会带来厄运的人可能会注意到,在我77年投资生涯的后期,我们国家的国债增长了大约400倍。这是40000%!假设你已经预见到这种增长,并对赤字失控和货币贬值的前景感到恐慌,你可能会‘保护’你自己,避开股票,转而选择用你的114.75美元购买黄金。这种所谓的‘保护’会带来什么呢?”

美国经济的顺风车会在多大程度上会影响今年的公司收益或者股价呢?巴菲特并不屑于回答这种短期投资的问题,但股市专家们却对今年的股市并不看好。

CFRA首席投资策略师山姆·斯多沃(Sam Stovall)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标准普尔500指数第一季度以来每股盈利下降1.1%,而第二季度增长率已从去年底预期的4.9%下滑至1.5%。”

责编:冯迪凡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