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聚焦3·15 | 在线教育预收费模式频频爆雷,增长虚胖

第一财经 2019-03-13 19:44:57

虽然在线教育看似轻资产,但行业普遍成本过高,同时多采用预付款的方式。而预收款并不能代表企业的真实现金流。

上周,一家在线英语培训机构被曝出对赌上市失败及裁员千人,从而牵出了在线教育机构盈利困局难破的市场情况。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的梳理,在线教育整个行业似乎这几年都在经历“烧钱大战”,包括51talk(COE.NYSE)、英语流利说(LAIX. NYSE)、沪江等,亏损是这些企业共同面临的挑战。

深圳一教育投资公司合伙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抛开政策和市场环境,亏损频出主要还是在线教育企业自身的业务模式存在问题。虽然在线教育看似轻资产,但行业普遍成本过高,同时多采用预付款的方式。而预收款并不能代表企业的真实现金流。”

“预收款”成风险爆雷高发区

2018年8月,国务院《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机构在收费管理方面,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然而,在记者调查的多家在线教育机构中,企业“踩雷”现象普遍。陈先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女儿报的两个兴趣班和英语补习班均是需一次性付清一学期学费的,如果能够预付一年,甚至两三年以上的,在课程价格上优惠许多。

陈先生透露,曾在囤课上栽过跟头。教育机构推出了包括2年、3年、4年甚至更长的课程计划,在销售前,培训机构销售人员忽悠多买多优惠,的确算下来,买两年的课程相比一年可以优惠好几千元。在支付上,也十分灵活,可以全款或是分期。但家长一旦完成付款后,若对课程或老师不满意,想要退款,则阻碍重重。

“收费的时候按照优惠价,但扣费时则是按照原价,甚至更高的价格扣除,退款流程也十分繁琐,合同里常常还有服务费、违约金等,让人防不胜防。”陈先生指出,“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机构在销售前每天不停地电话轰炸,但到售后却一直推诿。停课退费申请按照合同是需要在5个工作日内完成,实际是超过2个月都没有任何反馈。”

去年年底,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指出,在线教育领域缺乏相应规范。在线教育所涉及的预付费退款难、教育分期贷款纠纷等问题层出不穷。

俞敏洪表示,教育领域是预收款行业,预付费等问题是最大的风险。“一收学费就收两三年,地面已经规定不能超过三个月,但线上的还是收两三年。已经有四五家在线教育机构入不敷出拿不到后续投资而倒闭,给消费者造成不好影响。教育领域是一个巨大的领域,吸引了各方资本,都希望能够试水。用资本帮教育公司去扛,没有正常商业模式,资金断流的时候预收款已经没有了,问题就出来了。”

据悉,预付式消费模式最初多出现在美容美发行业、健身等行业,如今包括职业教育、兴趣学习、课外辅导等在内的在线教育机构开始打上“购买的课程越多,优惠幅度就越大”的旗帜。

学费变贷款

去年10月,在线K12机构学霸1对1就陷入了教育分期的困境,其学费欠款超过2000万元。女儿正值高三的黎女士在跟第一财经记者谈及学霸1对1时就颇为愤慨:“女儿已经高三了,去年3月初的时候报名了12个120课时的课,但上了33节课后一点提升都没有,想要退费。直到这个公司倒闭了也没能完成退费。由于当时选择了分期,扣费就一直在进行,因为担心信誉受到影响,以及担忧孩子会因为父母不能及时还款而征信不好,就一直在交付分期款。”

记者了解到,如黎女士一样遭遇“分期培训贷”的消费者不胜枚举,数万元的学费首付仅需几千元,表面上看似解决了消费者眼前的问题,但一不留心就“被网贷”了。一些培训机构甚至会打着“免费学”、“分期付款”的广告诱惑,实际却隐瞒其中的金融风险、限制性条款,一旦消费者对课程不满意,寻求退款则是投诉无门。

此外,鼓吹师资力量也极为普遍。第一财经记者在海风教育的官网就留意到其描述老师95%来自全国名校毕业,拥有长期教学经验,具有专业教学技能等,但在海风对外公布的招聘信息中,却只写了本科及以上学历,甚至“经验不限”。

另一英语培训机构哒哒英语,在官网中描述高标准严选欧美外教团队,培训上岗录用率仅3%。但却有不少家长吐槽:“隔三岔五换老师,许多外教都是在中国的外国留学生兼职,给四年级的学生对话,就跟一二年级的相差无几。除了退费难,也毫无售后服务可言。”

沙利文中国区总裁王昕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内在线教育机构数量达到3000家,规模和运营质量参差不齐。

按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2018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总体交易额达到1432亿元,其中K-12在线课后辅导交易额达到302亿,青少年在线语言及兴趣爱好培训交易额达到168亿元,成人在线教育交易额达到962亿。预计未来五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将以37%的年复合增长率持续增长,其中K-12在线课后辅导板块增长最快,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65%。

然而潜力和体量前景之外,互联网低价策略与高昂获客成本之间的矛盾、规模扩张与教学口碑之间的割裂、互联网的快与教育的慢之间的冲突使得在线教育企业自身陷入盈利困局中,预收款则成为了企业解绑困局的救命稻草。

在分析在线教育机构对培训内容的定价逻辑时,王昕表示,在线教育三大细分板块中的青少年在线语言及兴趣爱好培训定价最高,平均人次价格达到4000元以上;其次是成人在线教育,平均人次价格也达到千元以上,而K-12在线课后辅导的平均人次价格仅在千元左右。从班型来看,一般而言百人规模以上的大班课定价最低,而1对1课程定价最高,除此以外还有1对2、1对4、1对6至主要为30人以内的小班课。K-12在线课后辅导的定价较低主要受班型的影响,由于K-12课后辅导板块对师资的要求最高,又受优质师资稀缺性的影响,在K-12在线课后辅导板块中大班课最流行,平均人次价格仅为数百元。而K-12在线课后辅导的1对1精品课程,平均人次价格达6000元。

“在线教育行业基本都在烧钱,许多机构的课程费用单价仅能覆盖老师的工资。”一位在线教育行业企业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在线教育受众分散,要想获得潜在用户的信息,需投入巨额的营销成本,获得一个潜在试听用户的成本在几十元到上百元之间,当潜在用户选择试听之后成为付费用户的可能性仅有十分之一,获得一个真正付费用户的成本非常高,在线教育产品要想短期营收增长的方式只有加大招生力度,而加大招生力度就要增加营销推广和电话销售的力度,增加销售队伍和增加广告投放,直接提高运营成本。如此一来,预收款也只是杯水车薪。

责编:胡军华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