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人均GDP启示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中国未来十年是关键

第一财经 2019-04-17 18:31:40

从发达经济体的发展经历看,未来10年是中国能否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关键10年,其中高质量发展是关键。

中国2019年一季度GDP数据出炉,同比增长6.4%,绝对值达到213433.00亿元,明显好于市场预期。

反应经济体运行前景的经济结构优化的态势也非常明显,代表新兴产业的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稳步上升。一季度,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为57.3%,比上年同期提高0.6个百分点,比第二产业高18.7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长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为61.3%,高于第二产业24.4个百分点。

同期公布的2019年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493元,比上年同期名义增长8.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8%。

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新闻发言人毛盛勇表示,一季度国民经济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为全年经济稳定健康发展打下良好基础。但改革发展任务艰巨,经济下行压力犹存,下阶段要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扎实推动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

GDP稳步增长的同时,经济高质量发展、经济结构优化为何如此重要?让我们从2018全国人均GDP和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数据的角度做个观察。

梳理2018年中国各城市公布的全年经济数据,并以2017年末各城市常住人口为基准,我们发现全国共有15个城市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覆盖人口1.5亿,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更是第一次集体迈入人均GDP超2万美元的阵营。

人均GDP2万美元是什么概念?国际组织认定,2万美元以上,就是初等发达国家;3万美元以上,就是中等发达国家。

小雀跃的背后,我们也发现了一些“小意外”,比如,来自山东省东北部地级市东营、位于内蒙古腹地的小城鄂尔多斯双双竟然超越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城市人均GDP位列第二、第三。那同样是人均GDP超2万美元,背后的意义有何不同呢?超2万一定是发达经济水平了么?

启示1:资源型城市人均GDP猛涨,超2万美元不是唯一指标

以鄂尔多斯为例

不难发现,丰富的煤炭、天然气等资源为鄂尔多斯带来了天然的发展优势,其GDP的飞速增长与当地土地资源有密切关系。2017年鄂尔多斯GDP一度突破23万元,超过了香港。我们称鄂尔多斯这样的城市为资源型城市,同样被列入该范围的,还有上图中排名第二的“油城”东营。

与资源型城市一样,世界上也有很多资源型国家。如,位于中东地区的石油大国沙特,虽然2017年其人均GDP为2.08万美元,达到发达国家水平,却并未被划入发达国家之列。

一般来说,发达国家的普遍特征是较高的人类发展指数、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工业化水准和生活品质。借由开发自然资源可以达到较高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和人类发展指数,但未必属于发达国家(比如文莱、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等国)。

人均GDP只是衡量发达程度的指标之一,除此之外,还要考量多种指标。比如体现国家产业结构形态的三次产业占比、体现居民生活质量的人均可支配收入等等。

启示2:发达国家的后工业化时期,第三产业占比是关键

如果说经济总量代表是城市发展的数量维度,那么产业结构大致可以理解为代表城市发展的质量维度。

按照人类的进化和经济本身的逻辑,从一产到二产再到三产的发展,是社会发展进步的集中表现。发达国家大都处于后工业化时期,以服务业为代表的第三产业为主要产业,如美英法等国家,目前第三产业占比都在70%-80%左右。而发展中国家则大多处于工业化时期,第三产业占比相对较低,但在发展过程中不断提升。

梳理中国2013年到2017年产业结构变化。

从图可以看出,中国第三产业占比稳步增加,并从2015年开始超过50%,同期第一、第二产业占比不断下降,产业结构正逐渐升级。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将达到52.2%,稳步提高的同时,也看到与传统发达国家70%-80%的占比相比还存在一些差距。

再来看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的15城中第三产业的占比情况。除长沙还未公布第三产业占比外,其余14座城市中,北京、广州、上海、杭州、南京的第三产业占比都超过了60%;其中北京和广州超过70%,达到传统发达国家第三产业占比标准。值得注意的是,资源型城市东营和鄂尔多斯则以和34.30%和44.60%排名靠后。对比资源型国家沙特,2014年人均GDP已达2.46万美元,但第三产业占比仅41.15%,远低于传统发达国家。

可见,城市的人均GDP都超过了2万美元,但第三产业发展水平仍然参差不齐,城市经济结构差异较大。当然,从第三产业分析评判该区域是否到达发展水平的数据,不仅要关注其占比数值,还要关注其产业质量。

虽然不能笼统地认为第二产业就一定是“落后产业”,第三产业就一定是“朝阳产业”。要理性、辩证地看待区域产业结构比重。不同城市和地区承担的责任不同,工业4.0和高新技术工业同样都是第二产业,它们对于区域经济的发展意义重大。再如金融、互联网和餐饮、足浴都属于第三产业,但其含金量显然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不同城市的发展路径和发展潜力可以从第三产业占比中窥见一般。众所周知的工业超级强国德国,三产的比例也超过了68%。

启示3:局部人均可支配收入超6万,达中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

除了人均GDP、第三产业占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被认为是消费开支最重要的决定性因素,常被用来衡量一个国家生活水平的变化。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万元,相当于中低等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

2018年我国人均可支配收入是28228元,在中国内地31个省份中,有两个地区率先进入人均收入“6万元俱乐部”——上海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64183元,北京达到62361元。

根据申万宏源分析,在发达国家,居民收入占GDP比重一般在60%左右;而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在50%左右,中国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约为45%。

启示4:人均GDP近1万美元,“中等收入陷阱”成挑战,未来十年发展是关键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发展迅速,让世界侧目。2000年,中国还是世界第七大经济体,2007年超越德国成为世界第三,2011年超越日本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只表明我们是一个经济大国,远非经济强国。中国地域广阔,仍存在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较大等问题,人均GDP和传统发达国家还有很大差距。

2017年,我国人均GDP达到了5.92万元(约8811美元)。1月16日,发改委主任何立峰提到,预计2018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可接近1万美元。按照世界银行2017年公布的最新标准划分,人均GDP在1006美元至3955美元属于下中等收入经济体;人均GDP在3956美元至12235美元之间的属于上中等收入经济体;人均GDP超过12236美元则属于高收入国家。从全球看,我国已属于上中等收入经济体的中间水平。

人均1万美元GDP也让我们时刻面临“中等收入陷阱”的挑战。“十三五”规划纲要已提出,要努力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什么是“中等收入陷阱”?

2006年世界银行在其研究报告中首次明确提出了“中等收入陷阱”概念,意为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后,由于不能顺利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导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最终出现经济停滞的一种状态。

一般达到发达经济体水平的国家和地区,其人均GDP由1万美元提高到2万美元一般会用5到12年左右的时间。

但并非所有中等收入的国家都能成功跨入发达国家的行列,从国际社会看,“中等收入陷阱”并不是一个新奇的经济社会现象。

统计显示,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经历了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诸如马来西亚、巴西、阿根廷、墨西哥、智利等国家在上个世纪70年代就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之后数十年里却一直停滞在人均GDP3000美元至5000美元阶段。世界银行的另一项调查显示,从1960年到2008年间,全球101个中等收入国家和地区中,只有13个成功发展为高收入经济体。

以马来西亚为例,在40年前,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处在相同的发展水平,但如今新加坡已成为发达经济体,而马来西亚还在中等偏上收入徘徊。在2011年马来西亚的人均GDP即超过了1万美元,7年之后的2018年,其人均GDP还在1万美元左右挣扎。从数据表现看,马来西亚或已经掉入了中等收入陷阱。

从发达经济体的发展经历看,未来10年是中国能否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关键10年,其中高质量发展是关键。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王一鸣认为,经过多年调整,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但经济运行的一些突出矛盾和风险尚未根本消除,中国必须跨过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这“三大关口”。

我国正处于迈向高收入国家的关键期,经济发展处在新旧动能转换期,继续深化改革开放,尤其是推动效率提升和创新驱动发展,持续提升人力资本质量,提高社会流动性,通过开放提升产业竞争力,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只有经济持续增长,人均GDP持续稳步增长,才能是真正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本文首发第一财经VIP频道)

责编:黄鑫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