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经营不善,审计报告“保留意见”,乐视网濒临退市

第一财经2019-04-26 19:21:47

连续两年巨额亏损、净资产为负、审计师事务所连续两年无法出具意见或保留意见,从这三条看,乐视网退市的概率很高。

本周连续三个跌停板后,今天(4月26日)乐视网(300104.SZ)发布了“难看”的2018年年报,继续滑向退市“悬崖”的边缘。

去年,乐视网净资产为-30.26亿元、净利润为-40.96亿元,审计师对年报出具保留意见。根据创业板的相关规定,乐视网从4月26日起停牌,深交所将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乐视网股票上市的决定。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证券分析师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连续两年巨额亏损、净资产为负、审计师事务所连续两年无法出具意见或保留意见,从这三条看,乐视网退市的概率很高。如果深交所作出退市决定,乐视网将进入退市整理期。

深陷亏损  债台高筑

2018年,乐视网实现营业收入15.58亿元,同比下降77.83%;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0.96亿元,同比增加 70.49%,而其2017年的净利润为-138.78亿元。

对于营收大幅下滑及连续巨亏的原因,乐视网解释说,2017年度,公司面对关联应收账款回收困难、大股东未履行借款承诺、现有债务到期等问题,导致公司2017年度现金流严重短缺,对供应商存在大额欠款,业务开展受到极大影响;2018年,上述问题仍未得到根本缓解、解决。

2018年,乐视网的广告业务收入、会员及发行业务收入相较上年同期均出现大幅度下滑。致使本报告期经营性亏损原因主要为:一是2018年公司品牌信誉持续受损导致营业收入规模大幅下滑;二是摊提成本和较高的融资成本致使整体成本规模未有明显下降;三是部分债权可收回性风险加大进而补充计提部分坏账准备、长期资产估值降低。

除了深陷亏损泥潭,乐视网还债台高筑。乐视网2015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应于2018年8月兑付本息,受公司经营、资金链紧张影响,截至目前,乐视网未能如期兑现债券本息。此外,乐视网对乐视体育、乐视云股东违规承担担保,涉及巨额担保赔偿。

2018年12月4日,乐视网收到融创房地产发出的《通知书》、天津嘉睿发出的《催款函》,要求上市公司偿还融创代垫北京中泰创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欠款本金及利息合计19.14万元,以及偿还天津嘉睿2017年11月借款乐视网本金12.9亿元及剩余利息0.55亿元。

审计报告“保留意见”

审计机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下称立信),于2019年4月25日对乐视网2018年年报出具“保留意见”,理由主要有两条。

首先是无形资产摊销及减值。由于 2017 年度财务报表审计时,立信对乐视网应收款项、无形资产、应付账款等相关报表项目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导致立信对该年度财务报表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而上述无法表示意见所涉及事项影响除无形资产外在本年已基本消除,立信对乐视网 2018 年末相关无形资产的账面价值可以确认,但仍无法对 2018 年初无形资产的价值进行认定,从而影响 2018年无形资产的摊销额及减值计提额,该事项对本年度数据和可比期间数据可能存在重大影响,但并不广泛。

其次是对持续经营的评价。乐视网截至2018年末大量债务出现逾期,导致公司存在偿债压力,乐视网目前仍未与主要债权人就债务展期、偿还方案等达成和解;乐视网2018 年末归属母公司净资产为 -30.26 亿元,2018 年度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40.96 亿元。

这种情况表明存在可能导致对乐视网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财务报表没有对乐视网如何消除对持续经营的重大疑虑作出充分披露。

缺乏主业 前途难卜

乐视网曾公告称,一旦股票被暂停上市,如果公司2019年年报未满足恢复上市条件,乐视网股票存在被强制终止上市的风险。问题是,退市后的乐视网缺乏主业,凭什么“翻身”呢?

据其2018年年报,乐视网旗下彩电业务的核心子公司乐融致新,自2018年12月31日起不再纳入乐视网的财务报表。因为去年乐视控股所持乐融致新的股权被司法拍卖,由乐视网二股东融创旗下的天津嘉睿拍得,目前天津嘉睿持股乐融致新46%,高于乐视网在乐融致新中36.4%的股权。

从乐视网目前的高层团队看,刘淑青是乐视网的董事长,财务总监张巍同时兼任乐视网的董事、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白冰兼任乐视网副总经理,法务部总经理陈浩同时任乐视网董事。以财务、法务、风控、投资者关系人员组成的高管团队,更多的重点工作是“善后”,而不一定在“拓新”。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刘淑青、张巍和白冰,目前同时是乐融致新的董事。融创背景的乐视网高管团队,还要分出精力推动已从乐视网“出表”的乐融致新的智能电视业务发展。

“步履唯艰,前途难卜。”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证券分析师这样看乐视网的前途。他说,乐视网好的资产已经“金蝉脱壳”,大股东贾跃亭远在美国、做电动汽车项目FF(法拉第未来),反正他已经被列为失信人名单,目前看不出他有意愿和能力还偿还乐视网的欠债,乐视网只能“烂掉”。

在年报中,乐视网表示,2019年公司董事会将带领和督促管理层积极采取措施改善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将继续从恢复公司品牌、市场地位、提升服务质量、挖掘研发潜能等方面,不断提高业务规模和盈利能力,并对现金流收支情况进行合理预测,以控制经营性现金流支出。同时,稳定骨干人员。此外,继续积极与债权人协商、谈判达成偿还和解方案或债务折扣处理,缓解债务规模。

天上地下 散户遭殃

乐视网曾经是创业板的头号公司,如日中天时,市值曾达到1700亿元。本周停牌前,乐视网的股价在4月22日、23日、24日连续三天跌停板,收盘价格跌幅偏离累计达到20%以上。4月25日收盘时,乐视网的股价已跌至1.65元/股,市值已缩水至67.42亿元。

作为乐视网大股东,贾跃亭截至今年4月18日仍持有乐视网23.1%的股权,其中21.49%的乐视网股权已被质押、并达到平仓线,同时这23.1%的乐视网股权已经全部被司法冻结。一旦乐视网退市,手持这些质押股权的券商将很“受伤”。上述分析师说,相关券商去年已基本计提坏账。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乐视网对大股东贾跃亭及其关联方的应收款项金额近28亿元。上述分析师认为,贾跃亭通过股权质押融资,资金已转移到FF等项目上,估计很难偿还这28亿元。而乐视网的二股东融创,已获得原乐视生态中最有价值的智能电视业务、电影业务的制股权。

“一旦乐视网彻底退市,最可怜的,还是中小股东。”上述分析师说,中小股民很难追回损失,除非看到乐视网有诸如虚假陈述、合同诈骗等漏洞,并诉诸法律,才有打赢官司的可能。

这位分析师说,还有一种可能性是,除非乐视网引入新东家,或者融创老板孙宏斌注入新资产,否则乐视网将很难“翻身”。但从融创控股乐融致新、乐融致新从乐视网“剥离”看,孙宏斌重新挽救乐视网的可能性不大。而且,科创板今后采取的是注册制,上市公司的“壳”价值将下降。

责编:宁佳彦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