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粮食杀手”横扫南方:能飞又能生,曾三个月蔓延印度全境

第一财经 2019-05-13 21:18:53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已对它发出全球预警。

又一种生物入侵者突入中国:凭借超强的飞行能力,轻易冲过了边境口岸的层层防线。

这是一种源自美洲的虫害——草地贪夜蛾。在美洲蔓延之后,其迅速传至非洲、南亚、东南亚;今年1月,又在我国云南省首度现身,随后迅速扩散至南方数省。由于该虫害有极强的危害性,甚至可能导致农作物毁种绝收。

截至5月13日,中国已经有13个省(市、区)遭受虫害。为此,农业部门高度重视,要求加密监测预警,全力做好防控应对工作,努力实现“虫口夺粮”保丰收。

草地贪夜蛾俗称秋黏虫,是一种原产于美洲热带和亚热带地区的杂食性害虫。该害虫食量大,主要为害玉米、水稻、甘蔗、烟草等禾本科植物,而且繁殖力强、迁飞能力强。由于属暴食害虫,群体作战,一天能啃光一片玉米地,啃完后列队迁移下一片地,因此也被称为“秋行军虫”(Fall Armyworm)。

被“秋行军虫”吃坏的庄稼。来源:联合国粮农组织

布瑞克·农产品集购网研究总监林国发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草地贪夜蛾作为新的生物入侵,目前在西南地区已经出现虫害,会不会最终演变成类似养殖业中的非洲猪瘟疫情,从而对行业产生重大影响,还需要持续跟踪。

“秋行军虫”入华的可能路径

原产于美洲热带亚热带地区的草地贪夜蛾,食性杂,繁殖能力强,迁飞扩散快,是玉米的重大迁飞性害虫,玉米苗期受害一般可减产10%-25%,严重危害田块可造成毁种绝收。

随后,该虫害逐渐蔓延到墨西哥、美国和加拿大。据统计,巴西每年对此的防控费用达到6亿美元以上。

2016年1月,草地贪夜蛾在非洲首次被发现;2017年4月28日,有12个非洲国家官方报道了这种虫害的入侵;2018年1月,草地贪夜蛾已经入侵到撒哈拉以南非洲几乎所有44个国家。

据统计,2018年,该虫害给非洲农业生产带来20亿-30亿美元的危害。

草地贪夜蛾成虫(左为雌蛾,中、右为雄蛾) 。图片来源:云南云县人民政府公开信息网

2018年5月,草地贪夜蛾入侵印度,三个月蔓延至印度全境。到了8月,联合国粮农组织向全球发出预警。随后,在11月下旬,侵入到孟加拉国和斯里兰卡。在12月中旬的时候,又入侵到缅甸。

据农业农村部官网消息,今年1月,我国云南省首次发现草地贪夜蛾入侵危害。

5月6日,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官网发布公告显示:目前,西南、华南、江南等地进入春玉米播种和生长期,适宜草地贪夜蛾取食为害。5月份,随着调查的深入,西南、华南、江南地区将发现新的草地贪夜蛾为害区域。伴随西南季风,5月中旬始,成虫可进一步迁飞扩展至我国长江和江淮流域;6-7月份,可继续北迁至黄淮、华北乃至东北和西北地区,虫情有扩散蔓延的危险。

5月13日,四川省农业农村厅召开全省草地贪夜蛾应急防控现场培训会,明确草地贪夜蛾已在四川定殖为害,并宣布启动应急工作,全面打响“虫口夺粮”战役。

截至5月13日,中国已经有13个省(市、区)遭受虫害。

草地贪夜蛾超级能飞,成虫一晚可飞行100公里,母蛾子在产卵前可迁飞500公里,这是有事实依据的。有报道称,草地贪夜蛾成虫在30小时内可以从美国的密西西比州迁飞到加拿大南部,距离长达1600公里。据此推算,在风向风速等条件有利的情况下,其平均时速高达53公里,若按照体型比例计算,速度则更快,飞行迁徙能力十分惊人。

虽然如此,但美洲与其他大洲之间有着辽阔的海洋阻隔,飞蛾是难以飞越的。

业内据此推测,草地贪夜蛾在其他地区的扩散,极大概率是通过国际贸易中商品含有未灭活的草地贪夜蛾或其虫卵传播。该虫害自1月11日侵入中国云南西南部以后,目前在南方有扩大趋势。如果后期进入华中、华北地区,将对中国的粮食生产产生严重影响。

林国发表示,从草地贪夜蛾的路径来看,该虫害通过缅甸进入国内几率较大,但也不排除在国内进口来自南美的谷物中,含有未灭活的草地贪夜蛾或其虫卵,最终导致草地贪夜蛾在国内出现。

他认为,国际农产品贸易中各国都有相应的检验检疫规定,主要是担心外来物种入侵。因为入侵的物种缺乏天敌,很容易在本国出现严重的生物灾害。

业内人士金成林(化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两种可能性都存在。不过,从最初在云南发现该虫害,可以推测大概是从印度、缅甸的害虫迁飞传入的,“因为如果是从贸易传入的话,应该是先在两广地区扩散,而非云南。”

因此,他认为在国内已经对草地贪夜蛾加强防治的同时,还要对来自南亚、东南亚、非洲、美洲的进口农产品,加强检验检疫。

需全球联合控制“秋行军虫”

今年3月,农业农村部发布了《2019年草地贪夜蛾防控技术方案(试行)》(下称《方案》),要求加强监测预警,分区重点防控,做好应急防控准备,确保早发现、早控制。

《方案》提出总体目标:防治处置率达到90%以上,绿色防控技术应用比例达到30%以上,综合防治效果达到85%以上,危害损失率控制在8%以内。并对不同地区出台相应的防治监测办法,云南侵入区坚持生态防控指导思想,加强防控。南方玉米区做好害虫种群动态监测和控制,减少向长江中下游及以北地区迁入的虫源基数,黄淮海和东北主产区加强监测,做好应急防控准备。

《方案》还提到,利用理化诱杀控制成虫种群数量,抓住低龄幼虫防治关键期,加强普查,注重区域联防和统防统治。

林国发认为,目前,该虫害主要集中在西南地区,由于西南地区生物多样性突出,可以发挥生物多样性的自然控制优势,形成生态阻截带,虫害影响相对小。但是,由于草地贪夜蛾超级能飞,还有很强的繁殖能力,如果蔓延至华中、华北甚至东北,将会对我国的粮食生产产生重大影响。

他的理由是,在华中、华北及东北地区,作物种植比较单一,缺乏生物天敌,加上平原特点,容易形成顺风,会增加草地贪夜蛾扩散的速度。再加上华北、东北是我国重要的玉米产区,占我国玉米产量的90%左右,而华中、东北又是我国主要的水稻产区,如果虫害蔓延到华中、华北、东北,无疑会威胁粮食产量。

他对第一财经记者提及,对于未发生该虫害的区域,应该做好普查和监测。对于已经发生的区域可以采用生物防治、应急防治两种方式。比如,从生物防治方面来看,在卵孵化初期,选择喷施杀虫剂以及生物农药。如果是应急防治的话,可选用防控夜蛾科害虫的高效低毒杀虫剂喷雾予以防治。

此外,也可参考联合国粮农组织(FAO)防控草地贪夜蛾指导手册及国外登记防控农药,早期施用多杀菌素和Bt等生物农药,发生严重的地块施用甲维盐、氯虫苯甲酰胺、啶虫脒、乙基多杀菌素等药剂进行防治,压低虫源基数,遏制虫害蔓延。

金成林建议,在国内,要加强省际间的监测协调,运用大数据和物联网,以及卫星监测系统,对该虫害的扩散情况进行及时准确的监测预报。

另外,还要注意遵循步骤,不是上来就使用农药。药是必需的,但前面的措施,比如在病虫害区域和非病虫害区域的边境地带,采用黑光灯诱捕、激素诱捕等综合防治措施,防止该虫害扩散——诱杀是最环保有效的措施,化学方式防控是最后一道防线。

山西省武乡县大有乡王庄沟村,村民在给玉米脱粒。新华社资料图

他认为,当前全球粮食价格出现回落,大米、玉米、小麦价格的下滑会对亚洲水稻、北半球玉米和春小麦播种产生不利影响,很有可能导致全球的播种面积下滑。然而与此同时,全球化肥、柴油价格明显上涨,根据测算会使粮食作物的生产成本增加15%-20%。考虑到“秋行军虫”的全球肆虐,可能将进一步增加全球粮食的成本,影响全球的粮食产量,进而对2019/2020年度全球的粮食供应产生负面影响。

在这样的背景下,全球联合控制“秋行军虫”是非常必要的。在国际上,面对“秋行军虫”在全球的快速传播和可能出现的严重危害,他建议,中美印等多国政府以及国际组织应该积极应对,保护全球的农业生产和全球粮食稳定供应。

从国内情况来看,农产品、工业品价格指数均出现上涨势头,非粮作物的价格明显上涨,粮食价格出现大幅下降,农户更多选择非粮作物的生产,减少水稻和玉米生产,将会影响新的年度玉米、水稻生产,这可能导致后期粮食价格上涨。而在畜牧业生产方面,非洲猪瘟在全国的大面积流行,也给养殖业带来严重负面影响。

金成林认为,面对内外环境,畜牧业要加强非洲猪瘟疫情防控,种植业要加强“秋行军虫”的防控,只有稳定种植业和畜牧业的生产力,才能为经济社会稳定提供坚实的基础。

责编:杨小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