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农村包围城市”,平安智慧医疗的中场战事

2019-05-21 16:37:32

中国有3亿以上的慢性病患者。慢性病问题给患者、家庭和社会带来了沉重的负担。以慢性肾病为例,中国约有1.2亿慢性肾病患者。慢性肾病发展的最终后果是成为终末期肾病(肾衰竭),不仅死亡率、致残率高,且维持生存需要的治疗(透析或肾移植)费用昂贵,人均每年需要10-15万人民币。因此,如何在大量慢性病患者中找到高危人群,并进行精准的治疗和管理,是中国慢性病防治急需解决的难题。

中国有3亿以上的慢性病患者。慢性病问题给患者、家庭和社会带来了沉重的负担。以慢性肾病为例,中国约有1.2亿慢性肾病患者。慢性肾病发展的最终后果是成为终末期肾病(肾衰竭),不仅死亡率、致残率高,且维持生存需要的治疗(透析或肾移植)费用昂贵,人均每年需要10-15万人民币。因此,如何在大量慢性病患者中找到高危人群,并进行精准的治疗和管理,是中国慢性病防治急需解决的难题。

近日,国家肾脏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东部战区总医院)、平安医疗科技、IBM中国研究院联合在肾脏病顶级期刊《美国肾脏病杂志》(AJKD) 上发表论文《IgA肾病的肾脏终点预测和风险分层》,介绍了如何利用 AI 技术,改善对IgA肾病(最常见的一种慢性肾病)的长期预后风险预测。研究人员将 AI 算法与统计分析方法相结合,建立了一套精准、可解释、临床实用的IgA肾病患者预后风险预测系统,可提前5年预测终末期肾病等疾病风险。

通过这类AI疾病预测技术,可以更精准地筛选出高危患者。在此基础上,还可以采用AI辅助诊疗和AI慢病管理技术,对高危患者进行重点治疗和管理,延缓并发症和死亡的发生。仍以慢性肾病为例,通过对高危患者提前进行预防性治疗,可以延缓终末期肾病的发生时间。患者晚1年进入终末期,每年就可以节省十几万人民币。这些AI医疗技术也同样能够用于心脑血管病、糖尿病等其他类型慢性病的精准防治。

尽管AI医疗技术不断取得突破,直到今天,AI医疗的商业模式都不明朗,这意味着AI医疗注定会成为巨头的游戏。AI医疗商业模式会落在哪里?在平安集团首席医疗科学家谢国彤看来,平安有1.8亿金融客户,寿险、健康险、养老险、大病险等保险多数和医疗相关,医疗也可以视作平安的主营业务,平安自身可以形成商业闭环,平安想提供保险+AI+医疗的服务模式。以平安医疗科技作为技术支撑的平安智慧城市智慧医疗(简称“平安智慧医疗”),其目标是利用人工智能帮助医生提高工作效率,辅助基层医生诊疗。

“农村包围城市”

谢国彤对记者表示,在AI医疗领域,不同公司切入点不一样,市面上最热闹的是从医院放射科切入,有医院放射科可以同时出现四家公司的AI系统,但真正的切入点应该是“农村包围城市”。

数据显示2018年非三级医院诊疗次数为40亿人次,接近全国总诊疗次数的一半。这意味着病人真正被推到了基层,但基层医生诊断水平往往很有限,需要工具的帮助来规范治疗。

“AI的核心是一是提高质量,二是提高效率。AI如果想提高协和医院医生的水平很难,因为他们水平已经很高了,但二级医院、社区医院和乡镇医院还有大量医生需要AI,”谢国彤称,“从切入点来说,面向基层的赋能其实是非常大的切入点。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也曾多次公开表示,分级诊疗真正实现时就是医改成功时。”

准确来讲,平安智慧医疗是和顶级医院做科研,将应用部署在基层医院,把顶级医生的智慧变成AI模型,然后用之赋能基层医院医生,帮助后者在诊疗过程中做最正确的行为。

以平安智慧医疗面向基层推出的辅助诊疗系统AskBob为例,该系统和多个国家医学临床中心一起合作,被部署在上千家基层医院,每周会提供超过七万次的诊疗和治疗推荐。为了验证AskBob的效果,2018年12月平安智慧医疗联合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组织了一场比赛,来自上海市若干个社区服务中心的医生们分成两组进行诊疗比赛,一组医生不使用AI辅助工具、另外一组用智能医学智库AskBob。结果显示在满分100分的情况下,没有AI辅助的医生组得分51.5,而AskBob组得分是86.2,这证明AskBob可以很强地提升医生诊疗水平。

再以眼底OCT为例,这是一种新兴的非接触式、非侵入性眼科影像诊断技术,在视网膜疾病、黄斑疾病、视神经疾病、青光眼等临床研究方面有重要价值。但中西部地区很多医生看OCT影像的能力不足,即便进行培训后效果也十分有限。平安智慧医疗用算法来检查和区分眼底的23种病变,将这套模型部署在医院后发现准确率高达98.6%。该模型如果推广,则意味着中西部医院医生不用再为不会看OCT而烦恼了。

除了基层医疗机构的辅助治疗,利用AI来优化诊断流程也是平安的目标。

“诊前诊后医生一般不太关注。如诊前的分诊和导诊,诊后的患教和随访,现在大医院医生根本没精力管这种事——医生同样知道患教和随访的重要性,可问题是他们没有时间。”谢国彤称。

在谢国彤看来,可以利用AI的手段来优化整个就诊流程,把大医院的院前、院后人力顾及不到的地方进行优化提升和流程优化。使候诊、支付、检查等工作流程更加优化,提升这些环节间的自动性和自动化程度,平安智慧医疗在这方面有很多应用案例。

平安的AI智慧医疗闭环

市面上很多从事AI医疗的公司就做一个点,例如结节筛查。平安的医疗健康生态圈则比较复杂,有互联网医疗、商业保险和体检中心等,平安智慧医疗则想覆盖疾病管理的整个生命周期。

疾病预测上,通过AI判断哪些人可能会得病、高危人群是哪个群体;疾病筛查上,通过眼底设备、智能一体机把真正有风险的人筛选出来;分诊导诊上,告诉患者何时该就医,该去哪些医疗机构或医院;到医院后通过AI做辅助诊断和治疗推荐;患者离开医院后由机器人来做自动随防,回答患者的问题。

如前所述,有医院放射科被同时部署4台不同厂商的AI系统,但医院并不会为之买单,AI医疗缺乏商业化落脚点,这也意味着AI医疗注定会成为巨头的游戏。

商业模式会是AI医疗的伪命题吗?谢国彤指出,目前而言,政府会成为一个支付方,政府要建设各种区域信息平台提供服务,AI医疗将会是政府采购的一部分。其次,政府作为监管部门主要承担管理职责,政府可以通过采购企业服务的方式,让企业来提供患者医疗服务。平安的预测服务、筛查服务、诊疗服务、院外管理等各种智能服务都会成为政府的采购对象。平安的服务能力、软件可以和硬件结合来走进政府和医院,这会是商业回报的重要一部分。

再者,平安的优势之一影像中心业务。平安会在基层医院投放设备,在基层医院不需要医生看片子,只需要有技术人员负责拍摄,拍好后影像上传到影像云结合AI技术,由影像医生进行阅片生成报告,这也会成为平安智慧医疗商业收入来源的一部分。

而在医疗健康生态圈中,平安通过流量端和支付端切入,已构建完善的“患者-医疗服务提供商-支付方”的综合模式。在流量端,平安好医生是中国医疗健康领域的第一入口,截至2018年12月末,累计服务用户超2.65亿;在医疗监管和服务提供端,平安通过多个科技应用赋能十余个省市卫健委和超过3,000家医疗机构;在支付端,平安医保科技以“智慧医保”为核心,全面覆盖医保、商保、医疗服务提供方、药企和参保人等医疗健康生态圈参与方。

责编:苏斌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