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海外市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瑞再首席经济学家安仁礼:看好中国经济,2030年左右中国将成全球最大保险市场

第一财经 2019-05-24 13:46:48

安仁礼表示,全球经济的韧性不及十年前,预计全球经济增速将进一步放缓,贸易局势是全球经济近期的头号风险。

在对全球经济增速前景担忧再起的当前,保险业市场前景如何?

瑞士再保险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安仁礼(Jerome Jean Haegeli)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预计全球经济将进一步放缓,但他表示看好中国经济增速,称中国最快将在5年内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并在2030年左右成为全球最大的保险市场。

安仁礼认为,全球经济的韧性不及十年前,若要增加全球经济应对危机的能力,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在于促进基础设施投资,“一带一路”倡议就能够带来很多机遇。

安仁礼(Jerome Jean Haegeli)

全球经济韧性今不如昔

21日,经合组织(OECD)公布的最新《经济展望》报告,再度下调了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0.1个百分点至3.2%。此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4月《世界经济展望报告》(WEO)再次调降了对全球经济增速的预期,但却看好中国经济增长前景。

对于全球经济及主要经济体的增长前景,安仁礼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预期全球经济增速将进一步放缓。”

在主要经济体中,他预计中国今年和202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将分别为6.3%和6.1%。他同时表示对中国经济整体非常乐观,他说:“中国拥有全球第二大的资本市场,中国继续开放市场意味着目前投资不足的外资将会继续增加对中国的投资。”

“事实上,根据我们的研究,我们预计中国将在2030年代中,也就是10~15年后,成为全球最大的保险市场。这将是一项结构性的转变。”他还预测,中国最快将在5年内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

他预计美国今年GDP增速为2.5%。“增速还不错,但比2018年的近3%的增速有所放缓,但更值得一提的是,美国2020年增速将进一步大幅降至1.8%,并有35%的概率陷入衰退。”安仁礼给出了数个原因,首先,美国政府的财政刺激措施作用式微;其次,很多美国企业投资不可持续;此外,美国和其他国家间的贸易摩擦也会打击美国经济。

“我们对欧洲相对不太乐观。我们预测欧洲今明两年的增速均为1.2%,大幅不及对其他主要经济体的预测。”在安仁礼看来,欧洲经济的问题主要是内生的,全球经贸局势对欧洲经济也有一定影响,48%的欧洲经济体都陷入了停滞或衰退。

对于新兴市场,安仁礼表示整体看好,认为(新兴市场)整体增速将超过发达经济体。他预计亚洲新兴经济体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速分别为4.8%和4.6%。

但他认为,去年遭到股汇债三杀的阿根廷、土耳其,如今依旧处于比较脆弱的状态。从货币政策、经常账户、财政情况等各方面宏观因素来评估,情况都不太乐观。尤其考虑到全球市场情绪,目前的全球市场情绪对于这类经常账户和财政情况都“摇摇欲坠”的国家也不太有利。

贸易摩擦对全球经济影响深远

至于贸易局势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他分析称:“的确,贸易摩擦对全球经济增长影响深远,但截至目前,受到影响的商品的额度还没有非常巨大。”

根据安仁礼的测算,截至目前,贸易摩擦对全球经济GDP增速的影响总共为0.5%,如果将美国最新公布的全球贸易措施考虑在内的话,三年内对全球经济增速累计影响达1%。“但我们依然认为贸易摩擦是全球经济面临的头等近期风险。”他强调,“全球需要做好风险管理。”

此外,他还指出,如今,全球经济体系的韧性,即应对冲击的能力大大不如十年前。

主要原因有三:其一是因为全球债务累积,如今全球债务高达70万亿。其二,过多的央行干预使得如今有10.5万亿以美元计价的国债收益率为负,而25%~40%的全球国债为全球央行所有,比如日本央行、欧央行、英国央行、美联储等。在他看来,这不是好现象。其三,商业投资并没有提升(经济)可持续性,经济增速放缓。

那么,应该如何提升全球经济韧性呢?安仁礼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首先,要在基础设施中引入更多私人投资。“这是一切的核心。”他强调,“如果基础设施不仅仅通过公共资本,而是通过私人资本融资,将更有效率。同时,此举也不会增加各国的公共债务。通过私人资本募资这点在金融危机后,各国公共债务激增的情况下尤为重要,也有利于生产力。

因此,他称,各国政府需要降低投资的限制,并鼓励更多公私合作(PPP)模式。

第二,他指出,希望增强私人资本市场解决方案。以保险公司为例,他说,很多保险公司都是长期投资者,且手握重金。如果能确保将这些资金更好地被应用到生产性资本投资、长期投资中,那实体经济、社会、就业等都会大大获益。

第三,还需要进行可持续投资(ESG),也就是说不仅仅看重增长本身,也要看重增长的可持续性。他以中国为例称,目前中国的经济增长更有效率了。

对于全球央行的货币政策,他补充称,全球层面上,此前市场预期的从2018年到2019年、从量化宽松(QE)到量化紧缩(QT)的转变并未成真,如今看来,即使到2020年,QE也不会向QT转换了。在他看来,“这对于全球央行而言,是很不幸的”。“我认为在未来2~3年,全球央行会对其货币政策作出进一步改变,虽然如何改变还尚未可知。”安仁礼称。

此外,对于眼下热议的现代货币理论(MMT),他坦言:“我并非这一观点的鼓吹者,而且事实上,这一理论一点都不现代。”他认为,央行就应该做那些“无聊的工作”,即央行需要确认自己的使命,随后坚持执行这项使命的内容,不再做其他多余的事情。

他称,如果央行做的事情超出其使命范围,可能会迅速“烧毁”其使命,变得政治化。央行最宝贵的财富在于其独立性,不需要接受议会赋予他们的使命。也因此,央行保持做的事情“简单化”是很重要的。

需促进更多私人资本投资

在基础设施方面,安仁礼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孕育了很多机遇。“机会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基础设施投资通常有利于经济增长,有利于就业,通常也可以提供很好的投资机会。”他称,“穆迪和标准普尔提供的数据显示,基础设施投资较之同等评级的企业债投资,通常有较低的违约率和较高的回报率。”

但同时,他坦言,挑战也是不可避免的。对于机构投资者而言,挑战在于如何获得投资基础设施的机会。对于特定国家,挑战在于在开展更多基础设施投资的同时,如何确保不过度扩张投资项目。

此外,关于参与项目的公司如何管控政治风险,他称,只要风险是透明的,都可以被提前计价并管理。“事实上,只要是可交易的资产,投资者就可以选择投资或撤出投资,而且基础设施投资通常都是长期投资,投资者会经历不同的政治周期、政治更迭,相应地,就可以针对难以预测的政治风险进行适当的风险缓解,令这类投资更加可持续。”他还建议在“一带一路”倡议中促进更多私人资本参与投资,如降低项目对于私人资本的限制等。

他以欧洲的保险公司为例称,一方面,它们平均会投入其资金的2%左右到基础设施债务方面。但另一方面,大约50%~55%的欧洲保险公司完全未参与基础设施债务投资。究其原因,还在于这类投资机会“不是那么容易获取”。鉴于此,未来,需要让这些投资者能像投资企业债一样容易地获得投资基础设施债务的机会。

除了“一带一路”倡议,他称,在亚洲,亚投行(AIIB)是一个相对较“年轻”的机构,也应考虑如何更好地使用成员提供的资金。如果能运用好其相关资源创造新的市场机会,将有利于降低投资限制。

亚洲市场机会涌现

安仁礼称,保费是衡量保险市场发展的一项重要因素,全球的保费增速为3%左右,而亚洲新兴经济体的保费增速大约为全球平均水平的3倍。保险企业能在亚洲找到很多机会。以中国为例,2008年,中国在全球保费中的占比为2%,2018年已增长到了10%,而且这十年还是全球经济非常艰苦的一段时间,这样的增速是尤为显著的。

此外,他称,对于保险市场,目前还存在较大的保险保障缺口。区域上来说,亚洲新兴经济体,尤其是中国未来会涌现出许多机会。“我们预计亚洲目前的保障缺口大约为3000亿美元, 大概等于北美、欧洲、拉丁美洲等所有其他市场的保障缺口的总和。”他称,“如果保险公司能够更好更容易地投入亚洲市场,为其推出更多私人解决方案,会产生3000亿美元额外的保费。这一增长数据显然是巨大的。”

因此,他对中国逐渐开放包括保险市场在内的资本市场持欢迎态度。“总体而言,这对全球保险企业来说是非常积极的。”他称。

相应地,近年来,许多中国保险企业也越来越有意愿“走出去”。对于这些企业,安仁礼建议其做好风险管理。他称,企业出海会使其业务范围复杂化,并增加风险敞口。有时,企业总部对于风险的认知还可能与海外分部不同,这意味着这些企业需要更多全球解决方案和全球专业知识。

责编:盛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