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上海交大教授潘英丽:人民币预计仍将双向波动

2019-05-27 11:35:12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假如破7也是非常短暂的,预计还是会双向波动,但不会大幅度贬值,并且从长期来看人民币还会缓慢升值。

编者按:

“人民币大幅度贬值对中国和世界都是不利的。”上海交大教授潘英丽近期在接受《陆家嘴》采访时表示。

她从产业结构调整、民间资本和金融体系的稳定,以及大国责任多个角度来阐述她不主张人民币大幅度贬值的原因。

她认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假如破7也是非常短暂的,预计还是会双向波动,但不会大幅度贬值,并且从长期来看人民币还会缓慢升值。

以下是潘英丽教授的主要观点:

产业结构调整需要

从产业结构调整角度来讲,我不主张人民币大幅度贬值,顺势而为适度贬是可以的,贬一下,也是给美国一个警告——汇率也是可以动的,也是中国的备选政策工具。

实际上从产业结构调整角度看,不应以人民币大幅贬值方式来维护低端制造业的扩张,产能过剩的低端制造业还是应该去产能。 

有专家认为,美国对我们开征25%的关税,我们就让人民币贬25%,就对冲了,这样不会引起企业大量撤离。

汇率贬值是一种比较简单的做法,并不能解决结构性问题。

贬值其实是对出口的一种补贴,它对出口是一种刺激。

从全球宏观背景来看,实际上中国经济需要转型,我们的重资产行业产能已经太多,有些在制造业产能已超过全球的50%,如果大幅贬值鼓励销往国外,会引起众多国家贸易保护主义的强劲反弹。 

鼓励出口廉价销售这样一种模式,实际上不利于中国社会福利的增进。它是把污染留在国内,把资源补贴给外国消费者。

有些全面过剩的产品,你让企业继续生产就是社会资源的浪费。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下决心去产能。 

贸易摩擦给我们带来压力,同时也是去产能的动力。

中国最大的结构性问题是非贸易品和贸易品生产之间的失衡。非贸易品就是老百姓的需求必须由本土提供,不能从国际上采购的,主要是消费服务业,医疗、养老和本土旅游服务等。

我们通常讨论的汇率是外部汇率,即两个国家货币之间的比价关系,汇率理论里有一个概念叫内部汇率,内部汇率涉及到贸易品和非贸易品之间的价格对比。 

假如人民币大幅度贬值的话,就意味着生产贸易品更赚钱。比如我生产一个产品卖10美元,汇率在6的水平时,换回来60元人民币;假如汇率是7,就能换回来70元人民币。所以,汇率贬值,生产贸易品更赚钱,社会资源就会转移到贸易品上去。

作为可贸易品的制成品我国的产能已经过多,卖得很便宜,这种鼓励低水平扩张的政策已经走到头了,资源环境和市场都不再支持。

非贸易品和贸易品之间的产业结构要调整,汇率不能够再支持贸易品扩张,要更有利于非贸易品的发展。

金融体系的稳定

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讲,汇率跟他没关系,因为他不会有海外投资的需要,他也不会有外汇资产,或者有限的资产也不需要在不同币种间配置。

但是对富人或很多民间资本就不同,他们的资产有全球配置的需要,也一直想要出去。假如形成人民币大幅度贬值预期,民营资本可能有外逃的冲动。

老百姓还有5万美元可以换,把大妈们都唤醒来提美元,我们是不是又会面临811后的压力?

从金融体系角度来讲,假如老百姓大量兑换美元,银行流动性会出问题。近两年来自家庭的银行存款不断减少,现在存款大规模提取,会对银行形成较大压力。

大国责任

从全球角度来讲,中国和美国是全球最大的两个国家,两国GDP占全球40%。现在中美国贸易摩擦,美国对中国全线施压,欧洲等国际社会对美国也是有一些非议的。欧洲跟中国有一点是相同的,都主张多边框架,都主张全球化,反对美国的单边主义。

在这种情况下,假如我们人民币大幅度贬值,就没有体现大国责任。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对国际金融市场,能够起到一定的稳定作用,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汇率不能大幅度贬值。

中长期看人民币还会升值

中长期来看人民币还是会缓慢升值。

汇率的决定因素是多重的。讨论汇率我们还是要讨论未来经济增长的潜力。我的理解,未来20年中国保持5%的增长是没有问题的,现在经济增长率在百分之六点几,会有一个可控的软着陆,5~8年内回落或进入到5%的平台期。

假如中国这么大体量还能保持5%的增长,这在全球范围内是很不得了的事。我们已有相当规模的资本积累,还有工程师红利,现在劳动生产率包括全要素生产率都处在比较低的水平,我们在效率改进方面,科技发展方面是有空间的。有好的制度和好的政策,是完全可能通过技术进步以及要素更有效的配置来弥补人口老龄化的缺陷。 

劳动力更自由的流动,都市圈和城市群的形成,包括消费服务业,这些未来发展空间都是蛮大的。所以关键的问题,是要消除费存在的一些制造瓶颈。

我们的金融市场的发展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开放度很低,以后慢慢开放,外资流入,一定会推高汇率。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经济保持稳定发展,结构做一些调整,外资会慢慢过来。

G7国家的人口大概现在占全球10%左右,他们的消费占全球50%。20年前,他们的人口只占11.5%,消费占67%。欧美市场中长期来看相对萎缩,这个趋势是非常清晰的。 

欧美市场已经处于饱和,发展中新兴市场风险仍太大,中国这么大体量的经济,假如社会稳定,还是全球资金最愿意来投的地方。

中长期中国经济还是会保持中速偏高的增长,加上资本市场的有序开放,这两个因素都会推动汇率升值。(张砚采访编辑)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陆家嘴杂志”微信公众号

责编:任绍敏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