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国极限施压对伊朗经济、全球经济及资本市场的影响

第一财经 2019-06-02 20:11:07

2018年3月至2019年2月,伊朗共批准外来投资9.1亿美元,比上一年度下降了67.4%。伊朗本土企业不仅面临融资困难,也面临技术断供的威胁。

今年4月以来,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的制裁发展到全面封杀的新阶段。一方面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入“恐怖主义”组织;另一方面宣布终结此前临时“豁免”的伊朗石油出口禁令,不再对自去年11月以来继续从伊朗进口石油的国家提供许可。与此同时,美国开始更有针对性地对伊朗某些重要产业进行制裁,如石化产业、金属矿业等,试图彻底掐断伊朗的外汇来源。

为了达到极限施压的效果,美国充分利用其依然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的威慑力,对全球范围内与伊朗存在经济及金融联系的实体发出警告,一旦发现与伊朗生意往来的记录,就会对这些实体及个人实施制裁。

美国全面制裁对伊朗经济的打击是沉重的。受长期制裁及国内经营管理不善等因素的影响,伊朗经济已经十分脆弱。美国这次制裁是“查缺补漏”,针对以前制裁所忽略的环节下手,彻底阻断伊朗寻求国际合作的替代方案。

伊朗总统鲁哈尼5月8日发表电视讲话,宣布伊朗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不再对外出售重水和浓缩铀。

在全面制裁之下,当前伊朗的石油出口是最棘手的问题。到今年2月份,意大利、希腊已经完全停止了从伊朗的石油进口;日本、韩国虽然一度恢复了伊朗石油进口,但是也在5月份完全停止继续进口;即使是最坚决反对美国制裁禁令的土耳其,也在5月份不再从伊朗进口石油;严重依赖伊朗石油的印度也停止了进口。失去了这些主要的买家,伊朗不得不寻求在“灰色市场”出售石油,5月份的石油出口量已经下跌至50万桶/日甚至更低,不到伊朗最高石油出口能力的1/5。

自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之后,很多跨国企业如道达尔、标致、雷诺等已撤离伊朗。到2019年初,一些亚洲企业依然继续坚持在伊朗的业务。但目前这些企业也基本暂停了对伊朗的业务。伊朗外来直接投资大幅度下降。

根据伊朗《金融论坛报》的报道,2018年3月至2019年2月,伊朗共批准外来投资9.1亿美元,比上一年度下降了67.4%。伊朗本土企业不仅面临融资困难,也面临技术断供的威胁。

如伊朗本土主要产业——汽车制造业因外国技术公司的撤离而面临零部件短缺的困境,导致汽车产量大幅度下降及大面积的订单积压。据估计,汽车行业的衰退将导致大约70万工人失业。

根据中国驻伊朗经商参赞处援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2018年伊朗经济萎缩3.9%,2019年将萎缩6%。2018年9月23日至12月21日,伊朗农业、采矿业和工业三个主要经济部门表现不佳。其中农业生产指数为132.1,同比降低2.6%,环比降低2.4%;采矿业(不包括石油和天然气)生产指数为97.4,同比下降1%,环比下降1.8%;工业生产指数则同比下降9%。

全面制裁之下伊朗货币里亚尔继续承受巨大的压力。在外汇极端短缺、经济衰退的大环境下,伊朗里亚尔持续疲软推动了通货膨胀,进一步增加了伊朗民众的日常生活成本。通货膨胀对伊朗各个阶层的影响是全面的。根据伊朗统计中心的数据,伊历1398年第一个月(2019年3月21日~4月20日)的通胀率为30.6%。占人口1/10的收入最低群体的支出上涨29.9%,占人口1/10的收入最高群体支出上涨32.7%。在通货膨胀的主要构成中,食品饮料类价格上涨幅度最大,上涨幅度在41.3%~45.9%之间;非食品及服务类价格则上涨20.9%~29.8%不等。进入4月以来,伊朗通胀率继续走高。伊历1398年第二个月(4月21日~5月21日)通胀率比去年同期上涨52.1%,其中食品和服务类CPI比去年同比上涨34.2%。

美国也试图完全阻断伊朗的非石油出口渠道,导致伊朗进出口贸易受到了严重影响。截至3月20日,伊朗自由贸易区的进口额比上一年下降36%,与伊斯兰合作组织(OIC)贸易额下降9.32%,与韩国贸易额下降43%;而与墨西哥的非石油贸易额下降83.84%。2019年前两个月,伊朗与欧盟的非石油贸易额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80%。伊朗与主要贸易伙伴,比如阿联酋的贸易也出现明显的下降。

需要指出的是,伊朗进出口贸易额的下降并非完全是美国全面制裁的结果,也是伊朗为了限制外汇流出而限制进口的后果。因此虽然贸易额在下降,但是伊朗的非石油贸易却能够与一些国家实现顺差,确保外汇流入。另外,伊朗与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里海沿岸国家、海湾邻国(尤其是伊拉克)的贸易额同时有所上升。

在全面制裁之下,伊朗的失业率有所上升。根据伊朗统计中心的数据,伊历1398年伊朗10岁以上人口失业率为12%,同比增长0.1%。作为人口最集中的省份德黑兰省的失业率为12.6%;其中15~24岁之间的年轻人失业率最高,高达27%左右。伊朗高学历群体失业率占10岁以上人口失业率的40%左右。高失业率一直困扰着伊朗政府与社会。若是未来伊朗经济持续恶化,失业问题将会更加尖锐。

虽然当前伊朗经济形势不容乐观,但是伊朗也采取了一些反制裁措施,如通过限制进口减少外汇流出、强制性外汇汇回国内政策、与多国寻求本币互换协议、与欧盟寻求建立独立支付系统等;伊朗同时也在推进国内经济领域的某些改革,如削减补贴、打击腐败等。尽管这些措施不会立竿见影地产生十分积极的影响,但是表明伊朗经济并非完全失去活力,而是在压力下寻找新的机遇。

美国全面制裁伊朗令大量与伊朗有生意往来的企业蒙受重大损失。与油气相关的上下游产业、运输、造船、汽车等行业,一般注资数额较大。

对于实力雄厚的跨国公司来说,是在两者相害取其轻的情况下被迫放弃伊朗市场的,具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但是对大量外资中小企业来说,它们的生存环境要恶劣得多,部分在伊企业已经陷入困境。

另外,美国全面制裁伊朗也会对海湾地区的整体安全局势带来消极影响,令外来投资不愿意冒险进入该区域。像阿联酋、卡塔尔等高度依赖国际资本投入的国家会担忧本国吸引外资能力的下降,两国的旅游业也可能会受到冲击。

普遍存在的担忧,是美国对伊朗全面制裁可能会引发国际石油价格的大幅度上涨。但是,伊朗石油日出口能力约250万桶,仅仅伊朗一国石油断供不可能令国际油价大幅度走高。而特朗普政府为了防止油价过分走高也加大了本国页岩油的生产力度。大多数国家也会从沙特、俄罗斯等国获得替代伊朗的石油进口资源。

因此,美国全面制裁伊朗不会对全球油市造成巨大的冲击。当然不排除某些国家石油进口成本上升的问题,代表性的如印度。当然,伊朗石油断供后的确令油市的不稳定性因素增加,沙特在国际石油市场中的地位得到明显提升。沙特虽然在5月份已经提高了产量,但是还不能完全填补伊朗的缺口。

对全球资本市场来说,伊朗经济体量不大,影响有限。美国的制裁主要局限在伊朗本国及海湾地区。但是美国全面制裁伊朗与中美贸易摩擦遥相呼应,加剧了全球局势的动荡,令全球资本持有者产生更多的避险心理及观望姿态,导致全球资本市场趋于疲软。但对于原油期货来说,美国全面制裁伊朗可能令油价上涨的预期增加,从而吸引一些投机性资本进入,但也只能进一步加剧原油期货市场的不稳定性。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

责编:吴将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