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中国经济论坛图文频道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最前沿丨十问数字经济 你的答案和专家们一样吗?

第一财经 2019-06-28 14:41:28

最前沿丨十问数字经济 你的答案和专家们一样吗?

日前,由阿里巴巴倡议设立的研究机构罗汉堂发布了最关乎数字经济世界未来的十大提问。在“西湖论剑”的闭门会议上,来自海内外的全球顶尖学者、政界、企业家,就这些问题进行了激辩。专家和企业家分享了他们对于数字经济十个问题的理解与回答。

1

数字技术带来的是福利还是风险?

陈龙 罗汉堂秘书长 湖畔大学执行教育长

你不想错过它,你又不想去伤害自己,它是一个双刃剑。所以我们就觉得它的紧迫性尤其大,从态度上来说你真的是要非常快的去思考这样一些事。但这个它非常复杂,除非你能够很好地去衡量技术它的好与坏,而且不是简单地一个用GDP或者劳动生产率去衡量,它非常复杂,它是多维度的。从人类福祉的角度来说怎么让我们很幸福,有很多的尤其在这个时代,技术给我们的便利是无法用GDP去衡量的。

杨磊 哈啰出行创始人兼CEO

(像)菜刀一样对吧,这个刀在谁的手里,它可能是一个切菜的工具,可能在坏人手里它就是一个犯罪的工具。我觉得所有东西都是有两面性的,我觉得是看这个社会怎么去引导它,怎么去应用它。

2

数字技术如何推动普惠增长?数字技术会扩大鸿沟,还是会让世界变平?

何帆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

我觉得关键不在于说数字经济本身,你还要再看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其实数字经济能不能够真正带来普惠的经济增长,第一个是取决于基础设施,总得有人先修路,修完了路之后才会有人去探路,才会有人在路上去想我去运什么货,然后干什么事。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数字经济带来普惠经济增长的潜力还是蛮大的,但是我们其实还没有非常好的利用这个基础设施。

王翌 流利说创始人兼CEO

我是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就是我们的数字经济的发展刚开始大家会觉得有些人先触网了,有些人还没有触网。其实在每一次的技术革命的时候都会有先富起来,慢慢富起来的这个差别。但是最终我觉得它会给整个社会的资源的获取提供一个更大的机会,来拉平这个不同的界限。再拿一个我比较熟悉的领域就是教育,今天我们很多的在线教育的公司,它其实是利用科技、利用人工智能,其实把很多可能原先你需要在名校或者在一些专家那边、顶级的老师那边获得的教育服务平民化了,让大家可以用非常低廉的价格,甚至是免费的方式,让不论是城里的孩子还是乡村偏远地区的孩子都能够获得,我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其实我觉得很多的企业都在利用这样的机会来拉平这个所谓的数字的鸿沟,然后让这种不同的优质的服务,用普惠的方式覆盖到更大的人群。

3

数据是谁的?谁是真正的受益者?如何看待数据隐私和安全?

熊伟 罗汉堂学术委员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

现在数字经济在中国蓬勃发展,在这个环境下数据是数字经济的血液,所以怎么让这个血液流起来,我们可以给消费者、给经济提供巨大的推动。但是让数据流起来的一个前提就是我们要保护消费者的数据安全和隐私,这个就是我们一个前提。欧盟走出了第一步,但是这个法规它能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还有它的各项具体的措施是不是会导致一些我们事先并不是想要的一些结果。所以我们需要进一步地跟进,要研究、要分析,看看它的后果。同时很多具体的准则,其实我们也是了解是有限的,不管是监管层还是学术层,大家都是对这个问题了解有限的。

陈龙 罗汉堂秘书长 湖畔大学执行教育长

数据的产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情,比如说你走在街上,这个信息是属于你的,还是一个旁边看着你走在街上的人,它可以有很多的产生的方式,所以它又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所以这是为什么到今天为止对数据到底属于是谁的,其实数据的生产者是不同的,就是好多人它看到你了,它就留下这个记录了,这个属于你的还是他的,所以这个就是比较有争议的。可能最重要的是说,更重要的是使用,就是在使用的时候它不要伤害到你。另外可能是让大家都受益,我觉得这样一个激励机制,就是它要保护你的隐私,还有一个很好的激励、分享的机制,可能这个才是它的核心。所以其实是没有一双鞋可以把所有人都穿进去的,你不能简单地说我们要保护隐私,只是讲保护隐私,而不是讲它的取舍到底是什么,它造福了谁,它的危害是什么。不具体地讲这个信息是怎么去使用的,它有没有伤害人,怎么去伤害,没有把这些想清楚的话,它实际上是很难去回答的。

4

数字技术会让更多的人失业,还是会让工作时间更短?数字经济会使岗位、工作和收入分配产生什么变化?

孙涛 罗汉堂资深总监

大家都可以非常关心这个事,比如现在工作时间这么长,不管是国企、民企还是政府,都很长。我们技术可不可以减少工作时间?这是一个问题。第二,是不是可以变换你的工作方式?以前我非得是上班坐地铁、坐公交去,现在work in the home,在家行不行,全球我找一个海边工作行不行,这都会影响巨大的变化。实际现在已经发生了,这个就是未来人们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都会发生变化。至于你说这个job是好还是不好呢,它就是一个选择了。

廖杰远 微医创始人兼CEO

它是一个促进,我们会很容易担心数字化的平台高效会替代很多岗位,其实不是的,它会创新很多的岗位出来,所以实际上它会带来的是更多的新的工作机会。

5

谁是平台经济的真正受益者,是所有参与者还是少数平台公司?

许成钢 罗汉堂学术委员会委员 长江商学院教授

任何新技术产生都会在人群之间有不同的影响,任何时候都是这样,新的技术的发展使得很多老的工作可能会被取代,就是在过去已经有很多被取代了。比如说拿电商作为一个例子,电商的发展有一部分是完全填补了空白,就是有一些地方原来商业不能发展,靠电商帮助使得它们发展了。但是也有很大的一部分是电商取代了传统商业,电商取代了传统商业的时候,当然从传统商业的角度讲,这是一个巨大损失,从电商的角度讲是一个巨大的受益。你有受益的一方,有损失的一方,当然是存在这个问题,在社会上也同样有这样子的,有一些行业原来有传统的技术、传统的技巧,数字化技术来了以后会取代一部分的传统的技能、传统的技巧,原来使用传统技能的那些人他们可能就从此受到了很大的损失,任何新技术产生都是这样的。

陈龙 罗汉堂秘书长 湖畔大学执行教育长

这次技术其实非常不一样,就是技术本身很普惠,它不像以前是真的最头上、最有钱、最聪明的人,你现在看一下,我们现在就像用各种移动的设备,用移动的各种生活方式,各个方面的,电商、支付或者社交各个方面,用得最多的人并不见得是更有钱的人,实际上是一般的老百姓,其实是非常普及的一个东西。

6

数字经济应该有怎样的治理和监管?

张春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

新的数字经济,尤其是大的这些企业,它们现在能够创造新的模式,而且能够解决一些新的问题,用大数据来解决信息不对称性的问题,能够对金融服务有一个很大程度上面的效率提升。但是同时老的监管体系有很多事情不准它们这样做的,而且它们也带来一些新的问题,比如说安全的问题、信息安全、隐私的问题,包括垄断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这个里面是需要监管上面和治理上面需要有新的突破的、有新的规则,让它们可以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情,同时又能够监管到以前忽略的那些问题,包括隐私、垄断这些问题。

孙涛 罗汉堂资深总监

在数字时代,它的治理就会发生一个巨大的变化,叫数字治理。所谓数字治理就是以前都是用人力的,用一些判断的、一些主观的东西完成的事,现在开始用数据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国家的数据治理水平,实际上就是它的国家治理水平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我想这个时代大的变化决定了我们现在数据治理将是中国或任何一个大国想在全球取得竞争优势,以及在全球的数字规则制定中取得竞争优势的一个关键。

7

金融服务在越来越平民化的同时,会不会引发更多的风险?数字的普惠金融风险如何防控?

熊伟 罗汉堂学术委员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

金融科技作为对现有的金融体系的一个很好的补充,现有的金融体系、银行、证券公司等等,很多时候面对一个巨大的挑战,所以金融科技可以提供一个很好的备选方案吧,因为现在在数字平台上这些平台他们很容易的就拿到了很多的数据,根据对这些大数据的分析,可以更好地对个体消费者、对小公司他们的信用风险做一个相对来说更完整的一个分析,基于这些分析可以给他们提供各种金融服务,比如说像贷款,或者甚至是其他的相应的金融服务。这个我想是普惠金融的一个前提,是它的一个核心的问题。

许成钢 罗汉堂学术委员会委员 长江商学院教授

数字化技术或者加上人工智能、网络等等,它在金融上首先会大幅度地降低成本,其实它的作用远远超过这个,远远超过普通的降低成本,

这个可以看作是一种革命,就是这个是金融行业的革命。但是你要怎么能够让技术革命发展得大,变成我们经济上的革命,变成我们金融上的革命,你就需要给它空间,你不给它空间,它没有办法发展的。

8

数字时代全球化会走回头路吗?如何促进国际数字合作?

孙涛 罗汉堂资深总监

这个全球合作本质上是一个全球化的组成部分,尤其是数字合作,全球化现在可以看到很多问题,各种各样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贸易的冲突、意识形态的冲突都在这里开始有一些反应。那么在数据和数字合作,如果是刚才按照我说的逻辑,数据如此重要,因为它是生产力,能带来这么多的好处,同时也带来这么多的挑战,如果你不能进行合作,你想你的、我想我的,首先一个问题是咱俩不能流动了,你不给我、我不给你,你不信我、我也不信你。那就是一个生产要素没了。假设有一天中国用中国的资本,美国用美国的资本,而且两个资本不能对接,不能交换,那会是什么情况?同样道理,数据也是一样。所以数据合作就是怎么样在全球的基础上达成一些共识,一个玩法,我们怎么样去看待数据的所有权,怎么去看待它的使用权,怎么看到技术在这当中发生的作用,怎么看待删除权,怎么看待控制权,这都是我们需要合作的问题。

王翌 流利说创始人兼CEO

国际合作我觉得不会停止,而在数字经济时代它会更加的方便,以更加低廉的成本能够有各种各样的合作,而且这里面很重要的就是它可能是数字资产,这些数字的资产的信息,它可以创造出新的这种合作的基础,在这些基础上很多跨国界的合作,其实都不需要你见面了,而且很多的公司、很多的国际组织、很多的学校,它可以跨界的进行这方面的合作。所以我觉得这个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更多的可能性。

9

人工智能该不该有道德观?数字技术应有的伦理和责任是什么?

陈龙 罗汉堂秘书长 湖畔大学执行教育长

技术应该有一个价值观,其实它最终的从一个人类的可持续发展,从价值观的角度来说,它关键是要让大部分的人去受益,怎么去做,这是我们想推动大家的。

孙涛 罗汉堂资深总监

所谓的伦理,实际上还是动态的看,绝不是说静态的。现在的时候我看可能是一个伦理问题,可能过了一段时间它又不是伦理问题了。这种问题它是一个社会发展、社会进步,人们的心态的转变都会有关系。比如说我们在50年前甚至30年前,我们认为当时的一些伦理问题,现在已经不存在了。你看我们看以前的电影,以前穿的衣服,如果当时看现在穿的衣服、年轻人穿的衣服,怎么能这样呢。我觉得都是技术变化、生活方式的变化,都会导致伦理的相应变化,但我觉得最终都能解决。

10

大算力和大数据,一定会让我们离真相更近吗?

何帆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

其实我们的认知在过去几万年、几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没有特别大的变化。但是互联网的变化、大数据的变化,就使得我们的认知的压力比原来大很多了。如果想说要提高我们的认知的能力,我觉得其实更多地还是要基于我们对认知本身的了解。这时候有一些互联网的产品,它能够作为我们的辅助,但是代替不了人的认知的本身。然后我们还要有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就是你很可能在现在这个时候,你会缺的不是说信息不够,而是信息太多。而在这个时候是信息的筛选、信息的过滤要比信息的获取远远更重要。

我们对未来往往会看错,因为我们对未来往往是两种很极端的看法,有一种看法是非常乐观,就认为科技的进步会给我们带来越来越多的便利,我们的生活会变得更方便,很多给你描述自动驾驶的未来的场景,包括人工智能未来的场景,都是讲的只要有科技,那么你的生活就会变得更美好。当然还有另外一类说以后人就被机器人给灭掉了,最后一个非常悲观的乌托邦主义的一个预言。我觉得回头去看,我们往往都会发现,无论是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预测都是错的。

张春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

刚刚有一些来讲教育用过数字经济的工具,包括算法,能够提升英语的学习能力,我觉得这个可以推广,而不光是英语,在其他方面,我觉得是很有潜力,我也听到一些新的方法,能够针对人的一些认识的偏离程度或者有一些弱点,它用一些新的教育方法,而且通过机器学习,把这个教育方法能够做得更好,我觉得这个下面的确是有很大的潜力。

责编:于璐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