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大股东、董监高胜利“大逃亡”,两月近20家上市公司违规减持

第一财经 2019-07-04 22:56:06 听新闻

股东胜利大逃亡

沉寂几年后,上市公司股东违规减持,又开始不断冒头。

根据第一财经不完全统计,仅5月份以来的两个来月,就有近20家上市公司的股东、董监高,因违规减持而被采取监管措施,其中不少还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

先斩后奏式减持

上交所7月3日公告称,光明地产的股东上海农工商绿化有限公司(下称“农绿化”),违反承诺违规减持所持股份,上交所决定对农工商绿化予以监管关注,违规减持所得收益120.65万元全额上缴。

根据披露,农工商绿化原持有光明地产1198.14万股,持股比例为0.54%。2019年5月14日,农工商绿化通过集中竞价累计减持110.18万股,占比0.05%,成交价格为6.19元至6.52元,均价为6.4元,成交金额704.2万元。

农工商绿化为光明地产控股股东光明食品集团的一致行动人,股份来源为光明地产2015年重组时认购、后续转增。2015年7月,农工商绿化曾承诺,光明地产重组完成、股份锁定满三年内,以不低于12元/股的价格,通过二级市场减持。经除权除息后,减持价格为6.74元/股。上交所认为,上述减持价格,违反了农工商绿化当初承诺,且未按规定在减持前15个交易日披露。

与农工商绿化一样,违反承诺、先斩后奏式的违规减持并不鲜见,反而呈现高发态势。根据第一财经不完全统计,仅5月份以来,就有近20家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因违规减持而被采取监管措施,其中8家发生在5月之后。

从具体行为来看,先减持后披露甚至减持后也不披露,在违规减持中占比最多。

根据德生科技披露,其股东李竹于6月5日,以21.16元/股的均价,通过大宗交易减持8万股,减持金额169.2万元。但在减持前,李竹并未按规定进行预披露。该公司另一股东刘峻峰,早前也曾违规减持约6.5万股。

德生科技并不是唯一的例子。神力股份、凯撒旅游、基蛋生物、宝光股份、新智认知、胜利精密等多家公司的股东,均未按照规定,提前15个交易日披露减持计划。

2019年5月7日,胜利精密披露其股东高玉根将被动减持。但事后查明,就在披露当天,高玉根就已开始被动减持,截至6月28日,累计减持数量为3397.16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0.9871%。

同高玉根一样,一些上市公司违规减持的数量较大。2019年2月12日,基蛋生物股东苏州捷富投资企业(下称“捷富投资”)、杭州维思捷朗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杭州捷朗”),分别减持31万股、20.3万股,合计减持51.38万股,减持金额约1418万元。

根据披露,捷富投资、杭州捷朗为一致行动人。截至减持当日,两者共持有基蛋生物约2040万股,占比合计超过11%,股份来源为IPO前及转增。在招股说明书中,捷富投资、杭州捷朗承诺,IPO限售期满后减持,应提前3个交易日公告减持计划。但在减持时,两者既未遵守承诺,也未按规定提前15个交易日预披露。

不预先披露并不是违规减持的唯一方式。个别上市公司股东,在减持比例达到披露标准时,既不披露,也未停下减持步伐。

如南京聚隆股东南京高达梧桐创业投资基金,在3月1日至6月10日,累计减持80.7万股,超出减持计划7500股。减持后,该公司持股比例已降至4.988%,但在持股比例降到5%时,该公司既未按规定及时披露权益变动报告书,也未在披露前停止卖。

实际上,先斩后奏式减持,可谓花样繁多。披露信息显示,2018年12月11日至2019年6月3日,华昌化工股东西藏瑞华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西藏瑞华”),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累计减持华昌化工股份3809.44股,累计减持比例为6%。减持比例达到5%时,西藏瑞华仍未停止卖出华昌化工。

类似的情况,在巨轮智能也曾出现。公告显示,5月16日至6月13日,其股东洪惠平累计减持1489万股。减持前,因非公开发行等稀释,其持股比例已由14.61%稀释至10.08%。加上减持,其持股比例共减少5.21个百分点。但持股减少达到5%时,其并未停止买卖上市公司股票。

大股东、董监高是主力

但与前一阶段的创投、私募基金充当主角不同,新近两个月出现的违规减持中,上市公司大股东以及控股股东、董监高人员等,开始成为违规减持的主力。

以胜利精密为例,一季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高玉根直接持有该公司7.65亿股,持股比例为22.24%,并通过一致行动人持股2.42%,为控股股东。同时,高玉根还担任胜利精密董事长、总经理职务。

凯撒旅游同样出现了类似情形。2019年3月25日至28日,海航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大集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海航旅游、大集控股”)持有的该公司777.6万股,出现了被动减持,减持比例为0.96%,股份来源为认购非公开发行股票、协议转让取得。而海航旅游、大集控股为一致行动人。截至2018年底,合计持股比例37.15%,亦处于控股股东地位。

台海核电控股股东的减持,虽然未曾隐匿不报,但也违反了承诺。根据深交所披露,5月31日、6月3日,台海集团有限公司分别减持上市公司股份14.8万股、134.2万股。深交所称,该集团作为控股股东,曾对外承诺自2018年6月15日起12个月内,不以任何方式减持。

不过,胜利精密、凯撒旅游、台海核电大股东的减持,是由于股权质押回购违约,而被强制平仓导致的违规减持,具有一定特殊性。台海核电6月5日公告称,此次减持为被动减持,原因是公司一家二级控股子公司开展的融资租赁业务,由台海集团担保,融资金额7400万元,但该子公司未能按期足额支付租金,引发了被动减持。

但宝光股份、德生科技大股东、董监高的违规减持却并非如此。公开披露显示,2018年12月14至24日,陕西技术进步公司(下称“陕西技术”)以6.86元的均价,累计减持宝光股份141万股,占总股本的0.598%。而陕西技术与宝光股份控股股东陕西宝光集团为一致行动人,减持后合计持有宝光股份29.58%的股份。

控股股东、大股东之外,一些上市公司的董监高,也是近期违规减持的主力之一。

年报信息显示,2019年3月、6月5日违规减持德生科技的李竹、刘峻峰,均为该公司董事,任期同自2015年6月开始。

还有一些上市公司的高管,出现了少量超比例减持。恒为科技、涪陵榨菜高管黄明伟、贺云川,在2019年3月、5月减持时,也在原计划的不超过24万股、30万股的基础上,超额减持了3682股、3153股。

胜利大逃亡

尽管是被动减持造成违规,但一些上市公司大股东的减持,涉及的股份数量、金额却为数不少。

胜利精密5月21日披露显示,5月7日至17日,高玉根共计减持约3110万股,减持价格2.65元至2.83元之间,均价约为2.74元,对应金额在8500万元左右。加上后续减持的280余万股,累计减持金额在9200万元以上,凯撒旅游股东被动减持金额也在6000万元以上。

预披露当天就出现被动减持,或未按规定提前披露,与股权质押有直接关系。数据显示,截至5月13日,高玉根持有的胜利精密股份中,已有6.62亿股被质押,质押比例达到89.65%。截至2018年底,海航旅游、大集控股持有的凯撒旅游股份,更是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个别上市公司股东虽然违规减持,但堪称胜利大逃亡。2月12日,基蛋生物最高价19.84元,最低价18.89元,而捷富投资、杭州捷朗减持51余万股,套现金额超过1400万元,减持价格达到28元左右,高出当日均价40%以上。而在4月底,该股最高价也不过33.5元左右。

德生科技董事刘峻峰、李竹的违规减持同样如此。其中,刘峻峰的违规减持,是因为在窗口期内减持。深交所公告称,德生科技拟于2019年4月24日披露2018年年报,但刘峻峰作为董事,在年报披露前30日内卖出6.5万股,涉及金额153.86万元,均价约在23.5元以上;李竹卖出均价则为21.16元左右。

这样的交易价格,远远高于德生科技当时的二级市场价格。2019年3月,德生科技股价处于12.6元至16.68元之间,6月5日最高价也只有13.97元。由此可见,两名董事“偷偷”减持的价格,要高于二级市场价格60%、50%以上。通过违规减持,所获收益远远高于合规方式。

由于沾上氢能概念,华昌化工更是今年的大牛股。股价从2018年底的3.3元左右,大幅上涨到2019年4月底最高时的近11元,累计涨幅高达230%以上。截至6月3日,仍在8元以上。

从时间节奏来看,西藏瑞华的减持堪称完美。根据披露,其减持从2018年12月11日持续到2019年6月3日,只有约135万股发生在2018年12月,剩余均在2019年1月以后,完整把握了股价攀升的整个过程。西藏瑞华减持结束后,华昌化工就开始下跌,6月28日一度跌至近期最低的6.5元。

不过,西藏瑞华只有最后一笔减持,发生了违规。披露显示,6月3日,西藏瑞华进行了两笔大宗交易减持,数量分别为571万股、699万股。如果最后一笔没有进行,其减持并未违规。

责编:石尚惠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