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银行加速退出网贷资金存管,有民营资本银行“接盘”

第一财经 2019-07-30 19:42:56

新网银行、百信银行与不少网贷平台开展了新的合作。

随着网贷平台风险的逐渐暴露,不少银行正在收紧或已终止为网贷平台提供资金存管业务。“以前我们银行做几十家网贷平台的资金存管业务,去年开始陆续退出和清理,到目前为止,基本不做网贷的资金存管业务了。”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一位华北地区网贷平台相关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现在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做网贷资金存管的比较少了。银行已经不做增量,都在减少、压缩网贷平台的存管数量。“只有少部分网贷平台的资金存管是与股份制银行合作,大部分网贷平台是与地方城商行、农商行合作。”他称。

去年9月网贷资金存管银行实行“白名单制”之后,不符合资质的中小托管银行逐步退出。例如,未进入“白名单”的广东华兴银行发布公告称,6月21日起对部分网贷资金存管账户进行批量清理。

另外,第一财经记者梳理,今年以来,进入“白名单”的安徽新安银行已经终止与近30家网贷平台合作;上海银行、北京银行、浙商银行等多家银行也进入收紧状态。“但这并不意味着网贷平台的资金存管业务找不到银行,新网银行、百信银行与不少网贷平台开展了新的合作。”上述华北地区网贷平台人士称。

多家银行退出网贷存管

日前,新安银行公告称,由于市场环境变化及平台自身原因,本着对用户负责的态度,经与平台友好协商达成一致,现终止与以下平台的网贷资金存管业务合作。终止平台为:聚米科技、户部金服、乾易贷、帝华创投、鑫融贷、雍和金融。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新安银行获得托管银行资质时间并不长。2019年1月25日,新安银行发布公告称,经过4个月的业务论证、系统建设、制度完善,于2018年10月23日,迎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的现场测评,对开展该业务相关的制度、系统、协议等多方面进行检查,并最终于2018年11月16日成功通过测评,成为第42家进入存管白名单的银行。

不过,仅过了不到1个月时间,2月11日,新安银行就发布公告终止与中赢金融、即利网、人人盈理财、智道理财、和掌柜的资金存管业务;3月,新安银行终止了与鼎有财、合贝金融、壹壹金服、农金宝、金瑞龙的存管业务;4月和5月,又分别终止与365易贷、徽商众投、金信网、龙驹贷、信用宝、雪山贷、小诺理财、环市金服,以及爱健康金融、东方车贷、喔喔贷、融租E投、加财猫、华侨宝等多家平台的存管业务合作。

与此同时,未进入“白名单”的银行也在逐渐退出此类业务。今年6月10日,华兴银行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加强账户管理,引导广大客户合理安排和使用账户资源,将于6月21日起对部分网贷资金存管账户进行批量清理。

华兴银行公告显示,存管账户余额为零,未在2018年4月30日前完成升级,且与华兴银行已终止合作的网络借贷平台部分网贷资金存管账户,将被实施清理。同时,实施清理操作后的网贷资金存管账户将无法办理任何业务。

早在2018年,贵州银行就称,因为业务转型,将于当年3月底前彻底退出网贷平台资金存管业务。今年年初,上饶银行终止与部分网贷平台合作。上海银行、北京银行、浙商银行等多家银行也在加紧出清网贷存管业务。

一位华南地区网贷平台人士称,网贷行业目前不确定性很高,银行不愿意卷入其中,担心影响银行的声誉。

“网贷平台存在较大的信息不透明的情况,信息披露存在很多问题,银行无法深入了解平台的情况,接受资金存管相当于给平台背书,容易给银行带来麻烦。银行宁愿不做这块业务,也不想带来风险。”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对记者称。

欧阳日辉称,网贷平台要想获得银行的认可,唯有高度透明的向银行披露自己的信息,接受银行的尽调。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资金存管业务不挣钱,还面临信誉损失风险,这是很多银行打算退出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的主要原因。对银行而言,资金存管业务性价比不高。随着监管趋严,网贷平台风险暴露,可以做资金存管的网贷平台越来越少,已经从去年初的2000多家下降到目前的800多家。”

王诗强称,目前银行从事网贷资金存管业务,一般会对合作平台进行资质考核,网贷业务必须合法合规。未来,网贷平台数量还会下降,平台在选择存管银行时,尽可能选择合作网贷平台较多且在白名单里的存管银行。

“在一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存管资金的费用一个季度要好几百万,平时的系统维护和Bug修复要另付费用。当然,名气较大的存管银行对网贷平台的业务起着带动作用,这也是有些网贷平台宁可多花费也要找实力雄厚银行进行存管的原因。”一家网贷平台人士表示,若更换资金存管行,不仅对平台声誉会有影响,平台还需要另外支出在新的托管银行建设新系统,原来托管行的系统并无法迁移过来。

助贷模式或为平台出路

7月18日,陆金所宣布停止网贷业务进行转型,称其P2P业务正积极响应和配合监管“三降”要求,现有产品与客户权益不受影响。

今年3月,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突然宣布清盘计划;6月份,在美上市的信而富公告称,由于监管变动和P2P市场的不确定性,正在停止相关业务,向助贷业务模式转型。

“网贷平台一直在尝试向助贷模式转型,但是银行需要的不是简单的引流,银行需要平台提供真实的信息及其来源。”欧阳日辉表示,可以把从事助贷的机构分为两类:纯助贷机构——为持有金融牌照的机构引流,提供信息服务,做贷款的中介;联合助贷机构——以一些保险机构和融资担保公司为代表,与拥有资金的金融机构联合贷款。目前的助贷风险承担机制中,多数情况下,保险公司或担保公司是最终的风险承担者。

欧阳日辉称,助贷机构发展助贷业务,应该限制在信息中介的范围,不能触碰资金和信用,不能成为最终风险承担者。理想的助贷模式是,助贷机构给持牌的金融机构同时提供客户和数据,金融机构自己进行客户的筛选和判断。这种模式既有利于传统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推进金融服务的广度和深度,又能促进助贷业态的健康发展,不至于出现网贷发展的混乱局面。

对于网贷转型,王诗强称,除了助贷模式,还可以通过收购互联网小贷牌照、参股消费金融公司等途径开展消费金融业务,但是这些转型路径只适合股东背景强大或资金实力雄厚的平台。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