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打破百年魔咒:中国生产商用非洲猪瘟疫苗还需多久?

第一财经 2019-09-11 16:47:29

非洲猪瘟疫苗即将临床试验。不过,这株疫苗能否改变猪的命运,还需更多临床数据来验证。

自去年持续至今的非洲猪瘟疫情,导致国内生猪出栏量下降、猪价上涨,因此,防止疫情研发非洲猪瘟疫苗成为头等大事。

中国农科院10日发布信息称,我国非洲猪瘟疫苗研制在今年4月份实验室研究工作取得成功后,今年8月,疫苗研发工作又取得了新的重要进展。一株双基因缺失弱毒活疫苗已完成了实验室安全评估与有效实验,突破了规模化生产技术瓶颈,近期已向农业农村部提出了生物安全评价申请,即将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或许不久以后,此前历经百年未研发成功的非洲猪瘟疫苗可能在中国率先问世。不过,这株疫苗能否改变猪瘟疫情的演变,还需要更多临床数据来验证。

一纸专利成为猪的期待

非洲猪瘟对于猪来讲,感染后实属灭顶之灾。这个病毒感染猪后,会引发急性、出血性、发热(达40~42℃),心跳加快,呼吸困难等症状,部分还伴有咳嗽,眼、鼻有浆液性或粘液性脓性分泌物,皮肤发绀,淋巴结、肾、胃肠粘膜明显出血等症状,发病过程短,急性感染死亡率高达100%,属于烈性传染病,被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列为法定报告动物疫病,也是我国重点防范的一类动物疫情。

要想最终控制住疫情,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防治疫苗。

2019年8月6日,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网上公布了一则发明专利,发明名称为“基因缺失的减毒非洲猪瘟病毒及其作为疫苗的应用”。发明人:步志高、陈伟业、赵东明、何希君、刘任强、刘金雄。

公告称,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下称“哈兽研”)研发的两种非洲猪瘟基因缺失病毒,毒株均能提供对非洲猪瘟中国流行强势毒株的100%的免疫保护,可作为安全和有效的防控中国非洲猪瘟疫情的疫苗。

这一发明采用了非洲猪瘟中国流行株Pig/CN/HLJ/2018,经基因工程技术,将非洲猪瘟病毒的毒力基因缺失,获得MGF360-505R缺失和CD2V与MGF360-505R联合缺失的基因缺失病毒。经实验表明所述两种毒株均能提供对非洲猪瘟中国流行强毒株的100%免疫保护,可作为安全和有效的防控中国非洲猪瘟疫情的疫苗,具有极大的社会价值。

这个用作研制非洲猪瘟疫苗的“流行株”——HLJ/18株野毒,是哈兽研首次分离出来的毒株。今年3月23日,哈兽研团队曾发布信息称,上述病毒是利用黑龙江佳木斯疫情发病的样品,首次成功分离而出。对此毒株的感染性、致病力和传染力等生物学特性进行了较为系统的研究,并成功建立了动物感染模型,非洲猪瘟疫苗的研发走出了第一步。

在8月16~19日举行的“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动物传染病分学会第十八次全国学术研讨会”上,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所长步志高展示了这一科研成果。

“欧美所有的现成方案均不可行。基因缺失疫苗是唯一正确的技术路线。哈兽研以HLJ/18株野毒为为基础,利用现代基因工程技术,成功研发双基因缺失的疫苗种毒候选毒株。该毒株接种实验猪后,实验猪100%存活,攻毒后95%以上存活。该毒株诱导实验猪产生高水平的TNF-α、Ⅰ型干扰素、特异性抗体和细胞免疫反应。”步志高说。

据步志高介绍,精准敲除毒力基因,尤其是对抗宿主适应免疫、天然免疫的调控基因,从而获得致弱的减毒活疫苗,双缺失株安全性达兽用活疫苗应有的要求,不引起体温等临床异常及病理损伤,体内复制水平极低,可很快清除,不具有靶动物之间的水平传播能力,体内不能连续传代,无毒力返强风险。实验室研究实现了两大关键突破,安全性达到兽用活疫苗的应有标准,原代细胞生产工艺可行,质量可控,具备了产业化中试和临床使用条件。

目前,哈兽研团队遴选出安全、有效的产业化双基因缺失候选疫苗株,基本完成实验室产品质量研究,建立产品工艺(制造与检验规程)及质量标准。正在进行中的是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以及临床前中试产品试制。后续等待的便是临床实验和商用上市。

“动物疫苗的中试需要6-12个月,然后进行临床试验。从这个疫苗研发进入中试,目前应该还没有结束,临床试验还没有进行。”一位接近非洲猪瘟研究小组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第一财经记者从哈兽研相关人士处获得信息,早在上个月,该疫苗已进入中试试验阶段。不过,这一纸专利能否给中国的猪产业带来福音,还要等待临床实验结果。

病毒变异尚未摸清

要研制疫苗,首先得摸清病毒情况。

“国外相关资料显示,非洲猪瘟有24个亚型,但是在中国到底哪个亚型在猪群中流行多,死亡率高,目前还没有这个数据。”一位非洲猪瘟病毒研究者表示,想要摸清楚非洲猪瘟的情况,要做的工作很多,对各地的非洲猪瘟都需要进行实验室检测,基础工作做完了,才能筛选出最适合用以研发疫苗的毒株;否则,如果没有针对性的疫苗,可能不会起到太大的预防作用。

其实,猪不仅仅是提供猪肉给人食用,它还是很多病毒的“混合器”,各种病毒在猪的体内混合后发生变异,再把变异后的病毒传播给人类。这是因为猪拥有既可感染人类也可感染禽类病毒的双受体特性。就像流感病毒,猪作为流感病毒传播的中间宿主,使流感病毒获得了更多重组的机会。当猪同时感染猪流感病毒、禽流感病毒和其他不同来源的病毒时,就可能产生重配病毒,重配产生的病毒很可能获得跨种间传播的能力,产生高致病力的病毒,引起人类疫情的发生。

那么,作为变异较快的病毒,非洲猪瘟在猪体内发生了什么变化?“目前不知道这个变异,缺乏非洲猪瘟进入中国后的病毒变异情况。”上述研究者表示。

非洲猪瘟病毒自身情况的研究缺失,也给非洲猪瘟疫苗的诞生带来了困惑。

不过,一位养殖从业者却对疫苗的期待并不大,“因为这个疫苗所对应的病毒感染情况不是很清楚,如果猪群中流行的不是这个毒株,疫苗也就起不到作用,毕竟这个病毒已知的有24个型别,还有很多未知以及变异的病毒”。

研制之路尚未成功

百年来,全球的科学家一直没有成功研制出非洲猪瘟疫苗。

“这个病毒对人类来讲,的确存在很大的考验。”步志高在上述会议上解释称,非洲猪瘟病毒无法经其他动物传代适应致弱,只感染致死靶动物猪或野猪;也无法经体外细胞传代适应致弱,绝大多数病毒毒株只感染猪原代巨噬细胞;更没有异种宿主近亲病毒可借用,可谓“孤家寡人”。

一位畜牧业专家亦表示,非洲猪瘟病毒变异特别快,也许刚接种了疫苗,体内的病毒就已经发生了变化,甚至会出现返毒性增强,猪反而加速死亡。

这种变异和不良反应导致了非洲猪瘟的疫苗在100年内踟蹰不前。百年来,无论是灭活疫苗、弱毒疫苗、亚单位疫苗,还是DNA疫苗、基因工程疫苗,科学家们在尝试之后,最终都没有疫苗实现商用。

比如2018年底,西班牙科学家宣称,研制了缺失某些特定基因的弱毒活疫苗,有一定防控感染能力,但其有效性和安全性还有待提高;2018年10月,美国授予硕腾(原美国辉瑞)一项基于MFG基因缺失的非洲猪瘟疫苗专利,但其普及的可能性还未知。

上述疫苗均未走到中试阶段,中国或将成为首个研制出并商用的非洲猪瘟疫苗的国家。

责编:刘展超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