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资讯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种业尴尬:世界最大猪肉生产国和消费国,大部分种猪从国外引进

第一财经 2019-09-30 10:00:28

非洲猪瘟在中国肆虐一年多以来,为了保障猪肉供应,不论是中央部委,还是地方政府,都密集出台支持养猪的超常规举措。

生猪短缺,猪价高企,如今外界都把眼光聚焦于生猪产能的恢复。业内认为,不论是短期提振养猪业信心,还是长期影响行业格局,这些超常规的举措在至少3-6年间,都会对国内养猪业带来相当大的影响。对于能够提供优良种质资源的企业来说,这段时期恰恰是一个难得的机遇,优良的种猪或种猪精液,将会在很大程度上重塑整个养猪行业,大幅度提升国内生猪产业的竞争力。

9月10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稳定生猪生产促进转型升级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该《意见》提到,“提升核心种源自给率,提高良种供应能力”;“加大现代种业提升工程投入,推动核心育种场建设与生猪产能相适应”;“实施生猪良种补贴,推广人工授精技术,积极支持养猪场(户)购买优良种猪精液”。

日前,广西扬翔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扬翔股份)副总裁兼广西贵港秀博基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扬翔股份子公司,简称:秀博基因)董事长高远飞表示,非洲猪瘟对全国的养猪业造成了非常大的损失,在高猪价的刺激下,很多猪场开始尝试补栏,预计经过半年时间,到明年三月份,商品猪精的市场将会进入需求旺盛的时期。

他说,对于客户而言,猪精的持续稳定供应直接关系到母猪的及时配种问题,在非洲猪瘟发生之前,全国存栏200头以上的公猪站就不到50家,经过非瘟,幸存公猪站更少了。

秀博基因在我国南北方均建有大型楼房公猪站,且年产能已突破1000万袋,多站之间建立起联动机制,保证猪精持续供应。每年1000万袋商品猪精的生产能力,表面上看是非常大的体量,但实际上也只能够服务200万头母猪,与中国几千万头生产母猪的需求相比,依然是杯水车薪,目前猪精仍然供不应求。

养猪大国大部分的种猪都是从国外引进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猪肉生产国和消费国,拥有全球最大的猪肉市场。然而,在上游养殖环节,中国却面临着种业被国外控制的尴尬。

9月16日,在“非瘟常态下智能楼房体系高品质种猪培育专题研讨会”上,全国畜牧总站畜禽遗传资源处处长刘长春表示,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国大部分的种猪主要是从欧美发达国家引进。作为一个养猪大国,我国至今还没培育出具有强大国际竞争力的品种。

目前,国际上流行丹系、美系等国外品种,但就是没有听说过“中系”,而中国又是世界上最早开始养猪的地区之一。

高远飞认为,这是一个历史问题。国外的养猪业已经发展了很多年,而中国的现代化养猪业,是从改革开放后开始的,满打满算也才发展了40年。这么短的时间,要想有“质的变化”还是有一定困难。所以如果我们总是抱怨行业从国外引种,其实不够客观。实际上从国外引进一些优质种源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并且这也是行业快速发展必经的一个阶段。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看到国内的养猪业在育种领域正在飞速发展,进步也是比较明显的。高远飞提到,国内大型养殖集团,比如温氏、牧原,都在加紧育种投入,并且技术也是比较先进。此外,高校和科研机构,在育种方面的投入也都很大。所以,中国的养猪业,按照目前技术投入的态势来看,还是非常看好的,育种也会很快实现突破。扬翔研发出了配套系,比如龙宝猪1号,就得到了农业农村部的发证认可。

高远飞提到,秀博基因也在不断推进“高端育种”工作,技术依托单位是中山大学、华中农大等高等院校,专家团队都是育种领域的国内外顶级专家。养猪企业的育种水平,从国内横向对比来看,秀博基因是走在比较前面的,特别是在基因组育种方面。秀博基因专门开发配套基因组育种的软件,在全球可以挤进前三。

2015年,扬翔股份子公司广西贵港秀博基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秀博基因”)成立,全面负责亚计山猪人工授精中心的生产工作,开启“互联网+基因”的社会化供精模式。2018年,秀博基因被遴选为“2018全国生猪遗传改良计划种公猪站”,在育种工作上被赋予了更多的使命和更高的期许。

高远飞称,在基因方面,秀博本身就有一个明确定位,就是要做好猪基因研究。1头公猪,年产2000袋猪精,覆盖400头母猪,对应的肉猪可达10000头,产肉1000吨。这样大的放大关系,任何基因上的小进步都会变成大效益。所以,在基因方面的投入,秀博是不遗余力,也确实走在了行业前面。另外,秀博对外提供高档猪精,在公猪育种方面,也是非常下功夫的,基本上跟世界基因水平同步。

“猪要吃料也要配种”都是铁定的

秀博公猪站目前采用“铁桶”楼房养殖模式,配备高规格的空气过滤系统、恒温系统,保证生产环境安全的同时,充分考虑公猪福利,更有利于优质精液的生产。

之所以要让公猪住楼房,高远飞解释称,这源于扬翔最开始养猪,就秉持着“健康、安全、美味、低成本”的使命。

那么,养猪怎么样才能做到低成本呢?他说,需要从五个方面入手,一是基因,二是营养,三是环境控制,四是生产管理,五是生物安全,这五个因素之间互相影响。如果配合得好,就可以得到极致的低成本。

建楼房猪场是经过反复对比确立的方案。因为只有这种模式,做到的生物安全防控水平,才是最高级别的。楼房猪场里面安装了中央空调,可以达到最高水准的环境控制能力,不论是温度,还是氨气、硫化氢、二氧化碳的浓度,都是可以调整的。楼房养猪模式的成效很明显,不管是在生物安全水平还是生产管理效率都远超传统猪场,种猪的培育对于环境条件有更高的要求,对于坚定做“高端育种”的秀博来说,这种模式显然最合适不过。

高远飞举例称,传统的公猪站,一头公猪饲养在一个定位栏里面,它的生活空间也就1点几个平方米,但现在秀博的楼房公猪站里面,能够给一头公猪7点5平方米。这就相当于“以前是‘蜗居’,现在有小套房住”。公猪的生活环境改善了,它的状态自然就不一样了,产精率、精子活力这些指标,都会有明显上升。

当前,面对生猪产能的巨大缺口,如何复养成为行业内最为关心的话题。“保供给”绝非一家之事。通过复产恢复生猪产能势在必行,但要想恢复到原来的水平,必须重振行业旗鼓,需要更多养猪人对复产充满信心并行动起来,绝不是靠某几个企业或者某一些猪场就能够解决的。

不管幸存下来的猪场,还是未来想要复养的,“猪要吃料也要配种”都是铁定的。要恢复产能,首先要恢复母猪的存栏。其次是配种,在公猪站不易“重生”的条件之下,安全可靠的社会化商品猪精的需求将会持续增加。

但今日之商品猪精市场,已经不复往日。国内的商品猪精产业基础相对薄弱,非洲猪瘟一来,让许多公猪站被迫清场,不少地方幸存下来的猪场,如今陷入了“猪精难求”的境地。猪精的活力,事关母猪受孕率。因此,以往养殖户都会选择就近购买当地公猪站提供的猪精,但现在养猪人不仅要考虑“去哪儿买得到”的问题,更要考虑安全的问题、配送的效率问题,以及售后服务等问题。

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都是行业内无法走出的困境。

高远飞称,现在不少人把三元商品母猪也当做种猪使用,这在业内是从未有过的现象,由此可见母猪奇缺。随着整个行业的复养大势逐渐形成,商品猪精市场,预计明年三月份以后,将会进入一个非常旺盛的时期。虽然秀博每年1000万袋商品猪精生产能力,表面上看是非常大的体量,但实际上这个量也只能够服务200万头母猪,与中国几千万头生产母猪的需求相比,依然是杯水车薪。

扬翔有两大板块的业务,一块是自养猪,自己养,另一块是服务养猪业,给社会上的猪场提供产品及技术服务。可以这么说,服务养猪的根基就是自养猪,在非洲猪瘟疫情的考验中,扬翔自养猪的表现还是不错的,通过结构化的科学防非方法为公司保留了10万多头母猪和5000多头公猪。但是如何把这样的防非能力输出给更多的养殖户?目前扬翔服务养猪事业部正在通过“铁桶模式”(即“铁桶猪场”+服务养猪中心+封闭式洁净物流”)来帮助广大养猪人实现安全复产。该模式已经得到了农业农村部、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部门的高度认可。

高远飞表示,很多养猪人以前本来是比较有信心的,但非洲猪瘟是威胁全球养猪业健康发展的“头号恶魔”,确实让很多人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害怕,不敢养。

“铁桶模式”推出以后,科学的技术服务和严谨的复养操作体系让一部分养户慢慢恢复了养殖的信心,但是猪苗从哪里来?猪精又从哪里来?扬翔保住的10万多头母猪,后续预计可以为社会提供一百万头健康种猪,同时秀博基因一年能够为社会提供1000万袋的高档猪精,在种、精两大“刚需”上给予养户能力范围内的支持,也算是扬翔、秀博为行业产能恢复所做的一点贡献。

责编:黄鑫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