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调查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走访“破产”传闻中的车企:猎豹裁员,众泰年内多次欠薪

第一财经 2019-10-18 16:03:16

猎豹和众泰两家汽车公司的长沙基地已经处于停产或准停产状态,猎豹可能有近一半的员工将被裁减,众泰基地今年则多次欠薪

猎豹汽车长沙生产基地    摄影/吴绵强

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漓湘东路,聚集了大量汽车生产以及配件企业,但最近有两家工厂的大门一直处于关闭状态,鲜有工程车以及员工进出。

两家工厂分别是猎豹汽车和众泰汽车的长沙生产基地。近日,有网络传闻称,包括众泰汽车、猎豹汽车在内的四家车企可能面临“破产重整”,各家企业均立即对传闻予以否认,但都承认确实面临经营困境。

第一财经1℃记者实地调查发现,两家公司的长沙基地都已经处于停产或准停产状态,猎豹汽车正通过降薪减负、裁员等手段以求解困,其中可能有近一半的员工将被裁减;众泰汽车基地今年则多次欠薪。

这只是中国汽车行业寒冬的缩影。全国乘联会(CPCA)最新发布的销量数据显示,2019年9月狭义乘用车销量为178万辆,同比下跌6.5%;今年1~9月,狭义乘用车综合累计售出1478万辆,同比下降8.6%。

猎豹:近3000名员工将被裁减

拥有60余年军工传统和30余年汽车生产制造经验的湖南猎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猎豹汽车”),正在进行艰难的“瘦身”运动——此次大规模的经济性裁员措施,范围划定在工龄5年及以下的员工,预计有3000人左右。

10月13日至14日,1℃记者实地走访了猎豹汽车长沙生产基地——华湘(猎豹汽车)工业园,这里是猎豹汽车位于长沙总部的生产工厂,系全国四个整车制造基地之一。

这两天,猎豹汽车长沙生产基地的员工陆续接到一条短信通知:“凡截至2019年8月31日,在公司累计5年及以下的在岗员工,属于公司规定协商解除劳动合同人员。”

根据这一短信通知,补偿金为“工作年限×月平均工资”,并且按工龄每年补1个月工资,工龄不足1年的员工,如0~6个月,按半个月计算,大于6个月,则按一年计算。

此次短信通知提到,月平均工资计算范围为,2018年6月~2019年5月的12个月的月平均工资,自愿办理解除劳动合同工资的计发为2019年10月全月和2019年11月半月,“以上所述工资和补偿金在2019年12月31日发放到位。”

1℃记者注意到,此次裁员短信还对长沙生产基地的员工发出提醒称,“若您不来公司自愿办理协商解除合同,公司将于11月10日对未自愿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的人员实施经济性裁员。”

1℃记者以员工家属的名义致电猎豹汽车长沙公司总装车间部长彭建军,他在电话中表示:“公司的情况比较困难,第一步是减员、减负,先自保。”

“公司这是要裁掉工龄5年及以下的员工,但是工厂里很多员工的工龄仅有2年左右。”猎豹汽车整车员工李俊对1℃记者说,这意味着长沙基地大部分员工将面临失业。猎豹汽车长沙基地2017年底才正式投产,涵盖了冲压、车身、涂装和总装四大工艺和新能源动力车间。

除了将裁员范围限定在工龄5年及以下的员工之外,猎豹汽车亦向工龄超过5年的员工发短信通知称,“如有工龄5年以上人员自愿选择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并自愿领取5年工龄的经济补偿金,经公司同意可按照本方案办理。”

据了解,此举并非仅针对长沙工厂。10月15日,猎豹汽车分管人力资源的副总裁吴朴向1℃记者证实,此次裁员范围是面向公司的各个层面的子公司生产基地以及研究院等。“目前猎豹汽车面临了很大的困难,不得不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进行改革,目前的经济性裁员,都是为了企业能够渡过目前的难关,并为后续健康发展做充分准备。”

猎豹汽车目前拥有两个研究机构(北京汽研院、长沙工程院)、三个关键零部件公司(动力公司、中德公司、风顺公司)、四个整车制造基地(永州公司、滁州公司、长沙公司、荆门公司),以及公司长沙总部。

“这次裁员的范围很广,并不是公司内部的某个工厂或者车间,而是涉及研究机构等,各方面因素都要考虑,具体看协商的结果。”吴朴说。

他还对1℃记者介绍,目前猎豹汽车内部拥有5年工龄及以下的员工大概有3000人,“在这一范围内,保证公司正常经营、发展的原则之下,进行有针对性的经济性裁员。”据他介绍,整个猎豹汽车公司年初有7000人左右,今年1月至今已有1000多人离职,现在要进行经济性裁员,包括自愿离职、协商离职的员工数量大概有3000人。

根据上述情况推算,在当前的困境下,猎豹汽车裁减人员的比例将高达百分之四五十。

不过吴朴亦表示,裁员并不是完全“一刀切”,还有协商的过程,最终有一条红线,要保障改革以后,公司各方面的工作,还能够正常地、有条不紊地推进。

猎豹汽车方面透露,此次将经济性裁员的范围限定在5年及以下工龄的员工,公司进行了“通盘考虑”,“这样能够保证公司的生产、经营,开发正常进行,未来一旦恢复产能将再优先邀请这些员工回来,如果到时候他们愿意的话。”

事实上,在此次经济性裁员之前,猎豹汽车从年初就已开始自上而下的“瘦身”运动。

今年5月,公司还进行了薪酬调整、减负降费等措施,以求渡过难关。作为公司的管理层,吴朴亦向1℃记者透露,他自己的工资也下调了50%。

据猎豹汽车方面透露,从今年初到现在,公司进行精减人员的措施,能够减少上亿元的运行费用,但通过裁员亦需要付出上亿元的赔偿金。

众泰:“两个月没发工资了”

50多岁的刘峰穿着拖鞋,悠闲地从众泰汽车长沙生产基地的厂门口走出来,他是冲压车间的员工,“这个厂都没生产了,从8月至今已经2个月没发工资了。”

众泰汽车工厂内部工作多年的人士对1℃记者透露,厂里从今年1月以来,就基本没有进行生产,几乎长期处于停工状态,只有少量工人作业。

1℃记者沿着众泰汽车工厂外的马路探访一圈发现,工厂内部的厂房上,挂有偌大的君马配件(众泰汽车旗下品牌)、新能源汽车字样的标志,厂内颇为安静,偶尔有私家车驶出,保安在厂门口悠闲地踱步。

通过天眼查查询,在湖南,以众泰汽车董事长金浙勇为法定代表人的企业,共计有4家,分别为湖南江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湖南江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星沙制造厂、湖南君泰新能源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和众泰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

上述4家公司的注册地址,均为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漓湘路19号,即众泰汽车长沙生产基地。

刘峰告诉1℃记者,自己是工厂的老员工,在此工作8年了,他仍记得当初进厂时的辉煌,“那时候工厂效益好,每个月能挣五六千元,员工有超过两千人的规模。”

现在众泰长沙工厂内部的员工大幅锐减,多名员工介绍,有的员工是自动辞职,有的劳务工直接被解除合同。

“今年上半年,公司之前拖欠了四个月的工资,后来一次性到账了。现在8月和9月的工资又拖延未发,到现在10月了还未见动静。”刘峰说,他所在的涂装车间,现在仅有几十名员工,“现在上班还是照常打卡,基本都是玩的状态,也不裁员,也不说放假,都是‘混日子’。”

据1℃记者采访的多名众泰汽车员工了解,现在大家基本心态不一,有的自谋生路,有的坐等后续进展。

两年前进厂的员工陈洪,仍在等待公司最后的通知,他明确告诉1℃记者,希望自己能够尽快被裁,这样就可以获得较高的赔偿,继而去其他效益好的工厂上班。

“这个时候我们都不会主动辞职,等着公司通知吧,被裁之后可以尽快拿到更多赔偿费用。”有这种想法的员工不少。

在今年8月21日的电话会议中,众泰汽车表示获得来自浙商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和永康农商银行的30亿元资金贷款。据了解,其中6亿元将用于解决财务问题,5亿~6亿元将用于新产品开发,15亿元将用于恢复生产。

目前,距离上述会议已过近两个月,众泰汽车获得的上述30亿元贷款是否将首先用于解决员工工资等问题?10月14日,该公司品牌部相关人士对1℃记者表示,“那肯定。”

对于众泰汽车长沙工厂的员工后续处置问题,1℃记者联系了工厂市场部部长刘志红,对方表示没有权限接受采访。

10月15日,众泰汽车回复第一财经的采访函称,“公司是否出现裁员情况根据公司生产经营情况并结合公司与劳务人员签订的劳动合同来进行相关协作,恢复生产的资金按着公司生产计划来进行安排。”

同时,众泰汽车称整个体系并未整体停产。“我们有少数基地陆续存在间歇性生产情况,但不存在整体停产的现象。公司目前生产基地分布在浙江、湖南、湖北、山东、重庆等地。”

(据受访者要求,文中李俊、刘峰和陈洪均为化名)

责编:李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