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乌镇聚论数字产业新动能: 如何“智能”随场景而异

第一财经 2019-10-22 21:02:02

智能经济的突破,最终取决于可信赖、共赢,与实际经济、社会、甚至人文上的真实价值创造。

10月22日,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闭幕。

六年前,因为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有了一个新名号:互联网小镇。六年后的今天,数字经济的边界从虚拟空间逐渐延伸到实体空间,以大数据、AI、云计算、5G、区块链为代表的新技术正在赋能到传统产业,新乌镇也成为中国“智能经济”的缩影和样本。

技术赋能千行百业

伴随基础设施的日益完善,新技术正在驱动垂直行业面向数字化、智能化变革,工业制造、零售、政务等领域都在加速转型升级。

在新零售领域,以京东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正在尝试用AI技术重构人、货、场的关系。京东AI总裁周伯文告诉第一财经,针对马上到来的购物狂欢节,京东正在推行从用户浏览页面的千人千面,到货物的千人前面,即基于用户的消费行为和数据分析,向用户呈现每件商品不同的调性和卖点,从而推动零售行业从“人找货”到“货找人”,为每个商品配一个AI助手。

“AI产业化发展越来越多地是由核心技术和产业应用的双轮引擎互相驱动的结果。”周伯文强调。以AI自然语言处理领域为例,最近的技术进展比如表征学习、预训练语言模型推动了一大批AI应用。同时,上层应用又在驱动底层技术发展。

他认为,下一轮引擎将是任务导向型、多轮、跨模态对话,这个核心引擎上可以支撑万亿产业,下可以助力核心能力层和基础技术层发展。驱动各个领域发展,包含学术、产业、就业、经济等等,而这正是“智能经济”的潜力所在。

在工业领域,自2017年发布浪潮云工业互联网平台以来,浪潮一直在探索工业互联网建设落地,在工程机械、电力、安防等行业构建了涵盖研发设计、采购供应、生产制造等解决方案,“工业制造和视频,将是5G时代的‘杀手级’应用。”浪潮集团董事长孙丕恕告诉第一财经。在他看来,现在中国有三张网。一是互联网+个人形成了以BAT为代表的消费互联网;二是互联网+政府,形成政务互联网;第三是互联网+企业,也就是工业互联网,将有力推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AI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助推我国从制造大国向网络强国转变。

“因为场景太多,工业互联网不像消费互联网那样可以一个应用都覆盖,所以工业互联网相对更难,但这也意味着它将是下一个蓝海,最关键的是要打造工业互联网公共服务平台。”孙丕恕说道。

在政务领域,数字政府建设正在迈入新阶段。大会期间,浙江省政府与阿里巴巴集团合作开发的政务钉钉首次正式发布。这是一个在线政务协同平台,它的应用软件整合了政务专属通讯录、千人千面的工作台、智能会议、移动办公等诸多功能,从而改变了公务员传统的工作方式。

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表示,因为政务行业具有覆盖范围广、条块复杂、安全稳定性能要求高等特征,在打造产品的时候从通讯录、即时通信、文档管理、开放平台、安全保障和运维服务等方面,都需要做专业研究和专属定制。

据浙江省大数据发展管理局局长金志鹏介绍,浙江的政务钉钉目前已实现浙江省、市、县、乡、村、小组(网格)六级全覆盖,激活用户123万,上线各类办公、决策辅助应用715个,切实减少了文山会海,提升了工作效能,促进了政务公开。

“互联网在中国诞生25年后,中国数字经济正在实现弯道超车,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点。”火币集团创始人李林认为区块链、5G、AI、大数据、云计算和物联网等共同组成了新一代核心科技。

尤其在区块链领域,中国处于领先地位。例如,在2019年上半年全球区块链企业发明专利排行榜,前100的企业中,中国占比67%,且专利排名前十的区块链企业中,中国占了7家。

“互联网是数字经济的源头,目前是一个数字经济蓬勃发展时代,这使得各行各业无不进行着数字化转变,5G、物联网、AI和区块链将成为新的加速器撬动数字经济新发展,也将带来市场格局新变化。”李林告诉第一财经。

共担责任共迎挑战

但企业数字化不是一场狂飙突进的运动,不能指望毕其功于一役,也不能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如何根据企业自身特点,抓住当下重点,局部突破,小步快跑,并善于参与到整个生态共建中,变得越来越重要。

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大中华区总裁斯寒告诉记者,目前5G的发展远超当年4G初期的发展速度。快速发展会带来良好的规模效应,有利于设备和终端成本的降低。但是也意味着5G发展窗口期相对缩短,更加需要我们迅速有效地对市场机遇做出反应和布局。她认为5G技术仍处于萌芽状态,在落地过程中仍面临现实挑战。

“5G时代,如何拓展‘未知的未知’领域,是对集体智慧与跨领域合作的考验,开放、合作、创新、通过政府政策,产学研、资本共同驱动创新将会是重中之重。”斯寒告诉第一财经。

智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数字人才依旧存在不足,尤其是和传统领域关联度更高的企业。

根据清华经管CIDG与领英联合发布的《数字人才驱动下的行业数字化转型》报告,2016~2018年间数字人才在软件与IT服务、金融、教育等服务型行业的分布比重逐年上升;而数字人才在制造业、计算机网络与硬件、消费品等传统行业的分布比重则逐年降低。

“这说明相比于服务行业来说,与实体产业关联度更高的行业对数字人才应用仍然存在一定的壁垒,数字经济转型的关键在于人才流动和人才培养。”领英中国总裁陆坚表示。

对此,乂学教育-松鼠AI联合创始人兼CEO周伟深有感触。他所创办的公司主要借助AI自适应学习技术,来解决当下教师稀缺、学习效率低、评价陈旧问题。要想让技术发挥作用,首先技术团队依赖人工驱动,邀请专家将目标内容知识点进行解构,后续再将专家的经验进行抽象化和技术化。

“在这个过程中,跨学科能够去搭建这个数字模型的研究人才在国内仍然比较匮乏。”周伟表示,而放眼未来他认为,“要培养出智能的人才,符合智能要求的人才,必须要用智能的、新的教育方法来改变。”

责编:胡军华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