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路宝集团创始人徐斌:从门外汉到引领者,自主创新屡攀新高

第一财经 2019-12-13 23:15:45

2018年10月24日,“世界第一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顺利建成通车,在看到壮观的跨海大桥时,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全桥97%的伸缩装置都来自浙江宁波路宝科技实业集团(下称“路宝集团”)的自主研发设计。

2018年10月24日,“世界第一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顺利建成通车,在看到壮观的跨海大桥时,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全桥97%的伸缩装置都来自浙江宁波路宝科技实业集团(下称“路宝集团”)的自主研发设计。

创立27年来,从杭州湾跨海大桥到九江长江大桥,从珠江口南沙大桥(原名虎门二桥)到中朝鸭绿江大桥,再到举世瞩目的港珠澳大桥,路宝集团为中国一个又一个“桥梁世纪工程”提供了核心部件。

这些,都来自于路宝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徐斌多年来坚持不懈的技术自主创新。12月13日,在上海举行的2019杰出商界领军者高峰论坛暨颁奖典礼上,徐斌获颁“年度科创领军者”,他所主持制定的相关行业标准,一举将中国在桥梁伸缩装置领域由“受制于人”地位转变为“国际领先水平”,打破了桥梁伸缩装置技术上长久以来的国外垄断局面。目前,路宝集团在行业内市场占有率国内排名第一,尤其在大规格高端市场占有率接近70%,以绝对领先的技术优势,引领着行业发展。

除了获得国家专利金奖且已经得到大规模应用的桥梁伸缩装置,路宝集团历经十余年研发推出的另一项自主技术——ECO改性聚氨酯铺装技术,颠覆多年来沥青铺路的市场格局,解决钢桥面铺装这一桥梁界公认的国际性难题。这一天对一直以来坚持‘责任、担当、使命’等社会价值观徐斌来说,倍感欣慰。

自主研发桥梁伸缩装置,打破国外垄断

2017年10月13日,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正式开始最后一段路面的铺装作业,这背后是路宝集团项目团队在伶仃洋上不眠不休、顶风冒雨长达数年的努力和强大的技术研发支撑。

桥梁伸缩装置是安装于两梁端或者桥台与梁端之间,能根据桥梁的变形情况自由变位,并保证桥面牢固可靠,使车辆通过时平顺,避免“桥头跳车”,并降低噪音的一种重要装置。普通的桥梁伸缩装置只需要满足垂直、平行两个方向上的变位,但港珠澳大桥桥梁主体工程大部分采用了钢箱梁柔性结构,加上受强台风、天文大潮等复杂气象水文条件影响,大桥连接处容易产生更大幅度的上下、前后、横向、斜向等方向的伸缩变位。

多变的天气和恶劣的气象水文条件考验的不仅是施工团队,更对提供桥梁伸缩装置的路宝集团提出了前所未有的高要求。为此,路宝集团经过反复试验和调整,为大桥提供了多向变位的伸缩装置,能够实现三维变位。同时,其全球首创的环保降噪技术满足了该项目十分苛刻的减噪、抗震等性能技术要求,对比进口模数式装置过车噪音在16分贝左右,路宝集团的多向变位伸缩装置过车噪音最低可降至2.5分贝。

不止港珠澳大桥,在曾经的世界第一跨海大桥——杭州湾跨海大桥工程中,路宝集团也攻破最复杂潮汐环境下桥梁伸缩的国际性难题。随后又突破性地为钢箱梁悬索桥——南沙大桥提供了伸缩量达2.64米、水平转角0.06弧度、横向错位±100mm的超大伸缩缝装置,创造了世界之最。

迄今为止,路宝集团及其专利类伸缩装置生产商已经为国内外各类工程供应此类伸缩装置产品几百万延米,总产值超百亿元,其中路宝大位移结构已在国内100多座特大型桥梁中安装使用,在中国桥梁史上刻下了自己的自主创新印记。

有人曾提出疑惑,为何路宝集团能够屡屡征服最恶劣的地理水文气象环境,提供最可靠的桥梁核心“关节”,还能将进口产品比下去?

“关键就在于我们从未停止过技术创新的脚步。”徐斌这样回答道。

1996年,徐斌开始担任路宝集团立项研发的新一代桥梁伸缩装置——“一种特大抗挠变梳型桥梁伸缩装置”项目的领头人,他带领着一群年轻技术骨干、一线技师,钻了全国不下100座桥、几千个桥洞,查看不同桥梁的伸缩装置,感受桥梁晃动的幅度,并对世界上大型桥梁及其伸缩装置进行长期而广泛的研究。

到1998年底,徐斌和团队提出了模块式桥梁伸缩装置结构的理念。2002年,按照模块式思路,团队研制出了RB模块式多向变位桥梁伸缩装置,首先被安装到了杭宁高速公路上,并在同一路段与国外产品一较高下。两年后,国外产品的两种伸缩装置先后出现中梁钢断裂、脱焊、混凝土破碎、橡胶支座脱离等现象,而RB模块式多向变位桥梁伸缩装置却依旧完好无损。之后原交通部公路工程检测中心的系列破坏性实验证明,RB模块式多向变位桥梁伸缩装置使用寿命可达60年以上。

这项历经近10年、科研投入超过3000万元的产品自2006年起形成规模化生产和广泛应用,并一举打破了国外行业巨头100多年来对大型桥梁伸缩装置的垄断。2007年,路宝的RB多向变位桥梁伸缩装置被国务院授予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2009年,徐斌带头研发的“一种特大抗挠变梳型桥梁伸缩装置”又被授予中国专利金奖。

“十几年前,放眼全中国,几乎所有大型桥梁伸缩装置清一色外国造,而如今几乎全都是‘MADE IN CHINA’,尤其大规格市场我们占到其中的70%份额。与此同时我们产品的技术指标、施工难度、造价均远远优于国外品牌。这让我觉得,我这辈子没白活。”徐斌曾公开表示道。

再推颠覆性铺装技术 有望取代沥青

不满足于“一招鲜吃遍天”的徐斌,又带领着路宝集团推出了另一项创新型产品——“ECO改性聚氨酯铺装技术”,被业内认为是可以超越桥梁伸缩装置的颠覆性技术。

钢梁桥桥面铺装一直是桥梁界的国际性难题。由于运载强度较大以及铺装材料性能缺陷等因素,国内一般钢桥面铺装后平均不到5年就需更换,其他桥梁平均7~8年也要更换。据记者了解,路宝集团的“ECO改性聚氨酯铺装技术”具有良好的铺装层粘结性和强度,具备高寿命、高温稳定性、低温抗裂性、低能耗无排放、快速通行等特点,可钢桥面提供10年以上、为混凝土桥面提供20年以上的保质运营。

徐斌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国内外大部分市场,钢桥面铺装用的都是沥青,这种材料的制约性很大,如果我们的技术能突破这些制约性,将会有很大的市场。

他介绍,ECO改性聚氨酯铺装生产施工一体化非常方便,特别是对一些老桥的维护,以往常规钢桥面铺装翻新需要1个月才能通车,这项技术铺装施工结束后,最快两小时即可通车,当天就能恢复正常使用,这是沥青材料做不到的。在性能上,ECO改性聚氨酯铺装技术也完全打破、颠覆了传统欧美日国家以沥青为主材料的技术体系。

“不同体现在一方面,沥青是热塑性材料,我们的是热固性材料,耐高温效果非常好,比如夏天铺沥青的路面很容易出现车辙,车辆通行多了轮胎容易陷下去,不安全且经常需要翻修。第二是沥青的防水性能不佳,下雨天路面经常会出现轻微的坑,而我们的产品没有这个问题。第三是我们的拉拔强度高于沥青,在生态环保和节省资源上均有明显优势,沥青的铺装厚度一般在9公分左右,我们最薄只需要2公分,最厚的钢桥面也就是5公分,单从使用石料角度来看,我们至少能节约50%的矿石材料。”徐斌举例告诉记者,沥青需要高温来融化,需要专门的异地搅拌站、高温运输、搅拌篓、碾压设备等,维持施工的温度至少在160度,空气温度较低的话,沥青与钢桥面温差过大,一出来容易快速冷却和凝固,碾压不牢就会带来性能的大幅度衰减,“去年在沈阳长青桥桥上,晚上零下十几度,白天最高温零下2度,我们照样施工不受影响,这在沥青技术是不可想象的。”

目前,ECO改性聚氨酯铺装已进入运用推广接待,徐斌表示,2018年已经铺装了20多万平米的桥面铺装,未来会在铁路、公路、机场等渠道全面铺开。他对第一财经表示:“新技术新产品的推广应用肯定有一个接受和认可的过程,后续的推广,从我们内部来看,还需要针对不同的桥梁,进行技术、配方、工艺上创新,因为不同的工程有不同的需求。”

“无知无畏”门外汉的担当与严谨

很难想象深耕桥梁道路技术数十年的徐斌,曾是一名中学政治老师,1992年选择下海,与知名商界人士王石、冯仑一样属于那一波改革开放大潮中最有闯劲、最有韧性的“92派”。

没有专业技术背景支撑,从小生活在多水多桥江浙地区的他,从对车子开过桥头驶上桥面都会感觉车头一跳的发现和研究中,找到了原因——伸缩缝因桥梁形变而损坏导致了‘跳车’现象。接下来他就跟桥梁伸缩装置较上了劲,初时的他不知道,自己要跨越的这条小缝,其实是一个国际性难题。

“我曾经跟一些专家说,你们是很专业的,我是不专业的,无知无畏的好处是不会受条条框框的约束,我可以天马行空。”徐斌笑着对记者说,当时的成熟伸缩缝技术被国外公司垄断,自己至今忘不了当时西方技术企业对中国桥梁建设者的鄙视,因此立下了独立自主、超越外资技术的宏愿。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孜孜不断研究的徐斌,用一个门外汉的坚持、钻研和毅力,带领团队实现了自己发下的宏愿。从1995年斥资30万元买下一家科研所的一项无缝桥梁伸缩装置技术,投产实验失败,到反复打磨终于突破国外的技术封锁,并解决了国外伸缩装置使用周期短、需要频繁更换的难题。

“新产品的市场推广会受到种种因素的阻挠,并不是你想要怎样就能达到怎样的目标,从企业的角度来讲,与先规划、先做推广相比,我更认同先做,到市场上去,遇到问题就进行针对性的研究和总结。”徐斌表示,尤其是技术类的产品,要让市场接受,就必须要把自己的理念、使用结果、科学数据告诉对方,没有这样的衡量指标和判别理念,很难让技术真正推广开来。

以ECO改性聚氨酯铺装技术为例,徐斌介绍道,同样的设备,公路上的车道是3.75米宽,飞机场的车道则有5米宽,公司原来的设备只能应对4米宽的路面,但现在7500型设备已经通过了专家验收。“这都是我们自己设计、自己制造的,像这类产品没人帮你做,只能靠自己,所以我们的创新不但在材料上,整个工艺、设备全套都得自己做,挑战很大。”徐斌很有信心地表示,铺装系统去年已经在大连机场试用了,明年会用在浦东机场,后续的推广应用会全方位展开,相信三五年以后,这块市场会有巨大的增长。

教师出身的徐斌,有一套自己的管理思维,并不迷信在商业界受到到追捧的各种管理学知识和理论,而是坚信实践出真知。

即使研发出了可全面取代市场上广泛应用的沥青类钢桥面铺装系统技术,他也时刻保持着冷静,“我们没有太大的野心,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这不是理论上想要颠覆市场现实里就一定能实现的。商业管理的理论有很多,但企业管理都是个案。”徐斌说。

他深知桥梁公路承担的安全责任重大,不能有丝毫马虎。2006年路宝集团为了已过质保期的福宁高速(福鼎-宁德)更好地运行,几乎自掏1000多万将刚刚研发完成的新一代产品替换上,也因此业内经常有人说路宝不像一家赚钱的企业。

不仅自己这样做,他也对包括儿子在内的核心管理层灌输“责任、担当、使命”等价值观和必须深入施工一线、从实践中找到研发解决问题的精神。“看到我儿子能在工地上与工人同吃同住,我很开心。”徐斌说道。

责编:乐琰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