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 影视内容与投资趋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除了10亿大红包,鼠年春晚还能用什么吸引观众?

第一财经 2020-01-15 11:41:43

像许多超级IP一样,互联网时代,娱乐越来越多元化,消费者的需求碎片化,央视春晚不再是普罗大众除夕夜的唯一选择

把大象装进冰箱分几步?多年前春晚小品的这个梗已经过时。如今看春晚,更诱人的是把红包放进零钱分几步?三步,打开手机、下载APP、点赞。

近几年,相较于哪位明星上春晚,唱什么歌,跳什么舞,着什么装,春晚传播率最高的信息如今已变成“红包提现最新最强攻略”。今年也是如此,鼠年春晚将近,诸多“抢红包攻略”不仅分析了除夕夜如何瓜分1亿奖金,以及如何最高得到2020元红包,还预热了各种“抢红包”步骤。

自2015年起,国人与春晚的关系已在手指间发生了变化,从“摇一摇”、“晃一晃”到“点一点”、“赞一赞”,BAT你方唱罢我等登场,轮番上阵,挥洒着几亿现金,使得“春晚”成为一场全民狂欢。

互动总量已高达208亿次的春晚抢红包盛景,像孩童时代的年,不管餐桌上美食如何花样百出,家人之间如何其乐融融,最诱人的时刻还是分发压岁钱,欢声笑语里,已无关乎“驱邪避妖”的年俗文化,代表着健康吉利。

而作为陪伴中国老百姓近40年的年夜饭,春晚本身的话题热度却在减弱。

鼠年春晚,还会延续这样的命运吗?

加法还是减法

“排练基本还是按照原先的节奏与安排在进行,没有太多变化。”作为曾参与春晚部分歌手创作以及地方春晚音乐制作方面的幕后人士,音乐制作人赵兆并不渴求今年春晚能有多大变化,毕竟,春晚就是春晚,还是要老少皆宜,不同社会工种都能满意,相较于“小儿精”的派系菜,“大而全”的“满汉全席”要博得满堂喝彩并非易事。

作为“哔哩哔哩”跨年晚会的音乐总监,赵兆的理性出乎意料,毕竟,被网友评为“年度最佳跨年晚会”已被贴上超出“晚会”想象的脑洞,按照晚会的常规策划,将去年热搜歌曲热度高的艺人列个表,能请到的挨个排,舞台设计具有视觉震撼,收视率就不会低,而看似答谢“小破站”会员的跨年晚会,则没有走这样的寻常路,基于大数据选出来的歌手、动漫、国风,加上百人交响乐团,再结合晚会叙事手法,使得这场晚会超越了二次元文化壁垒。

“虽然一开始做的是内部晚会,但主创团队还是兼顾不同年龄的受众群体,当《魔兽世界》的‘兽人永不为奴’响起,瞬间把80后带回到了艾泽拉斯,当《英雄联盟》主题曲响起,‘90后’的游戏人生被唤醒,歌声陪着大家长大的五月天、胡彦斌出场也是让大家回忆满满。只是串起这条线的是‘经典动漫IP’。”赵兆认为,相较于一般晚会,这台晚会只是做了减法,主题更为集中,不散。

这场原本低调的晚会获得了网友的褒奖,可以说真正做到了“雅俗共赏”。要知道,这一评语正是春晚的“痛点”,尽管历届导演都曾表示,春晚的两个宗旨,一个是提高艺术性,二是提高老百姓的满意度。尤其是2015年后,央视春晚主创团队即便竭尽全力创新,结果还是不尽如人意。

比如2019年春晚推出了《敦煌飞天》,但“梦回千年”的高雅舞蹈却难以媲美2005年《千手观音》带来的震撼。

“无论是艺术性还是满意度,根本还是创新,创新真的很难。而春晚本身就是创新的产物。上世纪80年代初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下,人们热血沸腾、积极向上,需要释放的窗口,春晚应运而生。”与几届春晚导演有过交集的资深影视人王璐认为,老一辈艺术家耳目一新的表演形式,助春晚迅速走红,更为关键的是,创作者为春晚量身定制或精心改造了一批优秀节目。

从《常回家看看》到《相约九八》,从《两棵树》到《千手观音》,从《吃面条》到“白云黑土”系列,不管是跨界还是混搭,留下无数经典作品的春晚魔力是巨大的,让许多人一夜成名。

在娱乐产品多元化的当下,春晚取悦大众已经是不可能的任务

遗憾的是,像许多超级IP一样,互联网时代,娱乐越来越多元化,消费者的需求碎片化,央视春晚不再是普罗大众除夕夜的唯一选择。除了央视春晚,还有卫视晚会、网络平台晚会,还有动漫、戏剧等各类细分晚会。在收视率与广告收入的激烈竞争下,流量明星自然成为各家争抢对象,明星身影出现在不同晚会现场已是常事。有网友调侃,春晚确实变了,以前的春晚是,谁上谁能火,现在的春晚是谁火谁上。而假唱、走马观花式的演出和部分节目内容被指歧视等问题,让央视春晚在5年前陷入巨大争议。

2015年,春晚收视率为29.60%,第一次低于30%。2016年,“创新”依旧是导演死磕的主题,分会场的升级设置、精品节目的制作使得这届春晚成为“最接地气的春晚”,算是挽回一些声誉,尤其是“网台合一”的传播效果增强了节目的黏着度。接下来的三届春晚亮点颇多,让观众记忆犹新的节目并不多,收视率很难达到高峰时的数值。

鼠年春晚,总导演是曾执导过多届春晚的杨东升,他表示今年春晚“创新亮点多多”,将有很多新面孔,都是大家没有见过的。而观众期待看到的明星也都会亮相,这意味着流量明星、实力派偶像的共存还会是春晚的一大特点。至于在技术上,是“5G+4K+8K+AR”全组合,尤其是增加了裸眼3D技术,试图带来丰富多彩的视觉享受。

10亿红包的疯狂

杨东升能否改变春晚的窘境尚不可知,但能确定的是,不管节目是否出彩,鼠年春晚的红包派发额将再创新高。作为2020年春晚的独家互动合作伙伴,春晚期间,快手将要发放的红包总额为10亿元。

2010年前后,央视春晚的新媒体版权没有放开,曾因为版权问题与暴风影音等互联网公司打官司。从2015年开始,央视春晚直播权限放开,先后授权给爱奇艺、优酷、乐视、腾讯视频等。

2015年,微信包了5亿的现金红包,网友只需“摇一摇”手机就能拿钱。短短的三个小时为微信带来了巨大流量——微信摇一摇互动总量达110亿次,峰值达到了8.1亿次/分钟。

阿里和百度坐不住了,道理很简单,红包互动,可拉新和激活用户,从而抢夺更多市场份额。数据显示,2014年春节前,微信支付绑卡数只有800万。到2015年5月,微信支付的用户突破了3亿。2016年,支付宝开始“垄断”发红包活动,百度则成为2019年春晚发红包者,红包总额增加到9亿元。今年,发红包的是快手。

“铁打的春晚,流水的互联网公司与赞助商”,春晚商业雪球越滚越大,但内容能否吸引观众只能拭目以待了。

责编:李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