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扶助中小企业 | 疫情下的奶业: 大企喷粉储藏,小企有奶难卖

第一财经 2020-02-09 21:14:43

作者:栾立    责编:彭海斌

刚刚从历时四年多的奶价下行周期走出来的国内原奶产业,又要面对疫情影响的考验。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中国奶业的供给平衡再一次被打破。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由于受疫情防控影响,乳制品销售不畅,国内大型乳企已经开始用鲜奶喷粉储藏,部分“单干”的中小牧场有奶难卖。对于上游原奶产业而言,刚刚经历了四年下行周期尚未完成休养生息,再次遇到突发事件,也让年后的原奶价格走势变得不确定起来。

有奶却难卖

“今天(原奶收购价)每吨又降了300元,刨除运费,最多够本。”河北保定奶农六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收奶商能给多少钱已经不是最重要的,重点是要能拉走,否则这些牛奶就得白白倒掉。

六顺和弟弟大学毕业后,从2008年开始在保定市经营着一个存栏100多头的小型牧场,一天产奶1.5吨多,由于不愿意向大乳企交奶,两人选择开了一家奶吧,平时牧场所产的鲜奶刚好够奶吧的消耗,偶尔多出来的卖给收奶人。

六顺的牧场算不得大户,但也熬过了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和2014年开始的奶价下行。2019年下半年,奶价终于开始上涨,牧场再度赚钱,让他觉得困难时期已经过去。不过从2020年春节前开始,不断传来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消息和身边日益紧张的气氛让六顺感到担忧,年后六顺的奶吧也只能暂停营业。

奶吧可以停业,但是产奶的奶牛并不会停,年后又是产奶高峰,一天1吨半多的奶只好卖给收奶人,否则每天消耗的饲料成本就让他心惊肉跳。

“60多头出奶牛一天饲料就要吃掉3000多元,这还不算工人的工资。”六顺告诉记者,已经有牧场在倒奶,但他还在坚持把奶卖出去。因为六顺算了一笔账,如果按照正常停业,年后这十几天奶吧本来可以卖出十几万的收入,而现在1元多一公斤的低价卖给奶贩一来一去很亏,但不卖,牧场撑不了2个月就得破产。

六顺烦恼是奶卖不掉,而河北涿州的收奶人胡哥担忧的却是收来的奶去哪儿喷粉。

中国北方是主要的奶源产地,南方原奶资源相对缺乏,于是催生了一批收奶人,他们开着冷罐车在北方收集中小牧场的原奶,卖给南方的乳企,胡哥则是众多收奶人中的一个。

“从1月24日大年三十开始,奶价就持续走低,原来厂里还能给个2元多/公斤,现在就只有1.8元左右/公斤,去掉一吨300元的运费,给到奶农的就更少了。”

在胡哥看来,最主要的问题还是下游牛奶滞销,由于销售不畅和防疫要求,南方一些中小乳企年后就不收奶了。

“以前我一天要向南方乳企拉个20吨奶,现在基本都停了。”胡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收来的奶只能喷粉,而如今喷粉厂生意紧俏得很,现在去还得排队。这几天他的奶主要送到济南佳宝乳业的喷粉厂,就是价格有点低。而山东另外的喷粉厂比如东营安和乳业等也在收奶,但排队太长,前几天他的一车奶排了三天三夜才排上。

而东营安和乳业的工作人员向第一财经记者证实目前喷粉正在排队,但拒绝了进一步采访的要求。

上一次奶业低谷期,六顺就决定将牧场部分牛换成肉牛以减少风险,但还没来得及调整,这次疫情就来了。他告诉记者,在经历了两次行业大波动之后,这一次不知道能否抗得过去。

平衡被打破

六顺这样的自有销售渠道的中小奶农在这次疫情中受影响最为明显。根据山东省奶业协会统计,在山东各种大小奶吧就有1000多家,基本上不能按期开业,已经开业的销量也极少,没有平时的十分之一。

相比之下,大乳企和签约牧场的情况相对稳定,记者调查中发现,黑龙江、河北、天津等与大乳企签约的牧场主均表示目前供奶正常,有天津牧场主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虽然运输上因为封村封路确实受到一定影响,但企业收奶还是正常的。

独立乳业分析师宋亮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经历了上一轮下行周期之后,伊利、蒙牛、君乐宝等大型乳企的自有奶源的比例正在提升,行业规模化和抗风险能力也在加强,但在山东、河北和东北地区仍有相当部分中小养殖户,其资金、技术和抗风险能力较弱,生存状况值得关注。

但疫情导致的下游销售不畅,让大乳企也同样面临原奶消化的压力。

新乳业公告显示,因为春节前牧场物资按照2个月的正常用量进行充足储备,因此牧场的经营未受到较大影响。但由于疫情部分商超关闭,商超客户的购买时间、方式、行为发生了一些变化,市区和乡镇部分网点关闭等,对部分常规渠道的短期动销一度带来负面影响。目前新乳业也在拓展线上业务和走进社区贴近消费者以增加销售。

据山东奶业协会会长张志民介绍,在几天前调研时发现,各大乳企业务也在调整,一方面扩大喷粉的数量,伊利、光明、佳宝都增加了喷粉量;另一方面扩大乳品市场消费,同时提升乳制品库存来减少市场对生产的影响。

光明乳业向第一财经回应表示,春节前后本是乳制品消费的旺季,但目前疫情导致春节牛奶消费需求受到抑制,下游乳企库存增高,奶源成本占到乳企成本的65%左右,但考虑到帮助奶农共渡难关,决定对签订采购协议的合作牧场不拒收和不随意降低原奶收购价格。

虽然大乳企在稳定原奶生产上发挥着“缓存”的作用,但并不代表大乳企不存在压力。

在业内看来,下游销售不畅,但乳企还要不断收奶,除了做成常温产品外,就需要大量喷粉储藏,这将占用企业大量资金。因此山东奶协也曾公开呼吁,希望政府采取措施,扩大乳品消费市场,减少乳企库存压力、喷粉压力和资金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经历了2014年到2019年四年多的苦日子,市场供需终于平衡,国内奶价进入上行周期,2019年原奶企业终于摆脱亏损重新盈利,但这场疫情又让奶价的前景变得不明朗起来。

宋亮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场疫情让中国乳业上下游的供给平衡再次被打破,年后淡季本身奶价就有回调的需求,目前来看上半年奶价面临下行,预计八九月份随着消费高峰的出现,价格可能会再次上涨,但幅度仍待观察。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