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海外罹患新冠肺炎,一位平安人寿客户的异国求医之路

2020-02-15 21:08:20

作者:沈安蓓    责编:张煜可

2月6日一早,位于斯里兰卡科伦坡医院的何霞做了抽血、尿检、唾液和鼻涕的取样,医生说,这次会将取样一式两份,一份留在当地,一份送往新加坡,如果两地的检测结果一致且均为阴性,何霞就可以放心出院了。

其实,这段时间关于何霞的新闻有很多,她是斯里兰卡首例新冠状病毒患者,也是全斯里兰卡目前唯一的一例确诊患者。尽管如今已成功治愈,但仍然牵动着两个国家的心。

何霞是一名来自湖北鄂州的游客,1月19日跟团前往斯里兰卡旅游,原计划1月25日回国,却突然出现发热等症状,经过斯里兰卡科伦坡医院的最终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异国求医必然有诸多不便,然而何霞从入院、确诊再到痊愈仅用了10天的时间,何霞说,她要感谢的人太多太多,尤其是自己投保的平安人寿,让她感受到了人间大爱。

异国他乡遭遇新冠肺炎

何霞说,每一年的春节期间,她都会选择通过旅行的方式度过,今年,也不例外。她早早的定下了去斯里兰卡的旅行计划。

在去往斯里兰卡之前,何霞于1月17日先去武汉开年会,和同事聚餐,直到18日中午退房,离开武汉,飞往成都,再从成都飞往斯里兰卡。

“中间停留了大概一天的时间。”何霞事后一直在琢磨,自己在武汉的一天时间里,究竟有哪些场合可能被传染。

而何霞所在的旅游团,几乎都来自湖北,他们在国内的家人也都暴露在被病毒感染的危险之中。原定,1月25日晚,旅游团就会踏上回国的航班,24日,导游就已经开始要求游客在宾馆原地隔离。

1月25日一早,何霞醒来后,发现自己有些发热,睡了一觉又感觉有所缓解,再醒来仍是反反复复。

中午准备返程去机场的时候,导游要求每个人测量体温,“这时我才知道我发烧了,紧接着导游联系了大使馆,并要求我在当地接受检查。”何霞说,下午,她就被安排到科伦坡疾控中心医院,据说只有这里才有隔离病房。

(斯里兰卡科伦坡疾控中心医院病房)

然而在被隔离之后,何霞并没有见到医生,医院只是给她送来退烧药而已。

1月26日,由于还在周末假期中,同前一天一样,何霞依然没有见到医生,不过医院对她做了鼻涕和唾液的采样,护士也会按时给她送来三顿饭和三次口服药物,一切都是最常规的治疗方法,只是何霞的发烧和腹泻没有得到缓解。

(口服药物)

1月27日,何霞终于看到了自己主治医生,但一大问题摆在面前,双方的语言不通,一方面,何霞英语有限,另一方面,医生的英语发音并不太正宗,这使得何霞更加难以听懂。没有CT,没有拍胸片,主治医生只是用听诊器判断她的肺部是否存在问题。

“在这么简陋的医疗条件下和艰难的沟通中,我只能祈求自己身体无碍。”何霞说。

28日,同样的治疗流程,让何霞坐不住了,她环顾这个待了4天的隔离病房,回想这里如此简单的治疗,计算着每日十余次的腹泻和反复不止的发烧,“我越来越慌了,迟迟得不到确诊,病情也不见好转,我很害怕,怕回不去了,怕见不到国内的家人了。翻着手机里的通讯录,看还有谁能帮帮我。午饭后,突然想到自己在平安投保,且是VIP客户,于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拨打了95511海外急难救援服务电话,向平安人寿保险发出了求助。很快平安便联系上了我,并给了我很大的安慰。”何霞说。

人间有爱处处生暖

就在等待的过程中,何霞的检测结果也出来了,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1月29日早上,护士的态度也180度大转弯,“她把我的早饭放在了门口就迅速离开了,看得出,她也很紧张。自我确诊之后,明显感受到医护人员的情绪变化,他们对我有意疏远、保持距离,其实我都能理解,换作是我,也会是同样的选择。”何霞说。

然而让何霞不解的是,从确诊以来,她的治疗方案也没有得到任何改善,还是同样的药物,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医疗设备介入。

“让我不得不猜测,我……是被放弃了吗?思绪万千,在濒临绝望的时候,平安人寿的救援工作人员与我取得了联系,这一刻,我知道我抓住了救命稻草。”何霞说。

最初,为了满足何霞回国治疗的想法,平安人寿的救援工作人员帮她联系大使馆,甚至还想用包机把她接送回国,但由于何霞是乙类传染病,只能留在当地治疗。

然而当地的医疗条件实在差强人意,平安的救援工作人员又专门为她建立了“斯里兰卡紧急援助小组”,并将北京协和重症转运科教授以及平安好医生呼吸科教授一同加入线上的小组群里。

“两位教授通过我的用药、病症等方面,耐心的帮我分析病情,及时解答我的疑惑,并进行了一系列的心理疏导。最终两位教授告诉我:我是轻度感染,痊愈几率很高!一霎那,紧绷在胸口的一根弦终于松了。”何霞说。

几日来食不下咽的何霞竟也有了食欲。援助小组带着各种生活用品和物资来到医院探望我,毛巾、脸盆、衣架、驱蚊液、VC......连她最想吃中式的稀饭和咸菜也送来了。

(平安援助小组及时送来食物)

1月30日,何霞在斯里兰卡的主治医生来给她做第二次核酸检测。这一次我的鼻腔检测呈阴性,口腔检测呈阳性,医生说她开始好转了。

在等待康复的日子里,何霞先后做了三次核酸检测,每两天一次。直到2月4日的第六次检测结果显示全部为阴性,但是仍要坚持隔离观察。

2月6日,何霞又做了一次检查,这已经是第七次检测,这次会将取样一式两份,一份留在当地,一份送往新加坡的检验室,如果两地的检测结果一致且均为阴性,何霞距离出院就更近了一步。

“我能感受到,我的身体在慢慢的恢复,病毒也在慢慢的退去,现在还有点咳嗽,但协和的教授说,这是痊愈前的一个过程,让我多喝水,斯里兰卡的医生说,我要彻彻底底康复之后,才能免除隔离。”何霞说。

尽管,在生病期间,何霞被严严实实的隔离了起来,尽管,在异国他乡也遭遇了有意的疏远,但何霞说,她依旧遇到了很多的热心人在帮助她。

“比如我的医院护士长,她每天都来看我,还在超市给我买了衣物用品,当地南卡游旅行社的导游帮我四处奔走,大使馆帮我联系了医院,让我觉得祖国后盾的温暖,我投保的平安保险的工作人员,每天都在询问我的病情,给我加油打气,两位中国教授几乎24小时在线,帮我讲解病情,我的斯里兰卡主治医生,尽管我们语言不通,医疗条件有限,但他也在尽心尽力的医治我。”何霞说。

何霞说,尤其是平安人寿的“斯里兰卡紧急援助小组”为她请来的医学教授已和她的主治医生取得了联系,两方还针对新冠肺炎进行了交流。

“其实在两个国家这么多医护人员的陪伴下,我早已放轻松了,尽管这是一种非常棘手的病症,但我相信他们可以战胜疫情,我也可以重新徜徉在阳光里。”她说。

(以上文章中出现的姓名均为化名)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