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地产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万科董事会平稳换届致力于做平台型企业

第一财经 2020-07-01 19:58:46

作者:吴俊捷    责编:高莉珊

6月30日,万科(000002.SZ/02202.HK)2019年度股东大会、2020年第一次A股类别股东大会、2020年第一次H股类别股东大会同时举行。

会议完成了第十九届董事会换届、回购股份、发行H股等议案。延续之前的平衡,深圳地铁与万科管理层各占董事会三席。郁亮被选举为第十九届董事会主席。首次露面股东大会的深圳地铁集团董事长辛杰表示,“深铁不干预万科团队的管理经营”、“作为深圳地铁的董事长,我会不断地为公司和万科获取资源”等。

大股东对于万科的鼎力支持和欣赏,都给到了股东极大的持有信心。有小股东直言,大股东深铁带来的TOD等资源,裨益万科深化“轨道+物业”发展模式,对抗行业周期。

执掌万科已三年的郁亮,依然用“感恩和感谢、责任和压力、信心和勇气”来概括当下的心情。他直言,如今地产行业进入到了向管理要红利的时代,ROE对于当下的万科来说,重要性有增无减。万科致力于做基业长青的企业,要向平台型企业方向发展。

不得不说,在行业进入下行周期、又遭遇疫情黑天鹅之际,万科仍然保持着稳健增长的势头,这也展示了万科作为混合所有制企业样本的示范作用。

平稳换届

万科早在5月15日,公告了新一届董事会候选人名单。

万科上一次董事会换届是在2017年6月。彼时,万科引入了深圳地铁集团作为大股东。在换届选举中,深圳地铁集团接下了此前华润集团占据的所有董事席位。万科创始人王石离开了董事会。

万科管理层与深圳国资此次所获提名的数量与前一届相同。

提名资料显示,董事会共11个席位,3名万科管理层人士获得非独立董事提名, 4名非独立董事来自深圳国资,另有4名外部独立董事。

6月30日举行的万科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换届事项。

具体来看,深圳地铁3名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分别为:深圳地铁董事长辛杰、总经理唐绍杰、副总经理李强强;万科管理层分别是郁亮、万科总裁祝九胜、万科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王海武。

已履职总裁2年多的祝九胜首度出现在董事会名单中。

2019年6月,郁亮在当时的股东大会上称:“我们也想祝总进入董事会,但是名额不够,我们内部会调整一下。”

王海武则是万科“少壮派”代表,1978年出生的他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会计学专业,是祝九胜和王文金的校友。历任东莞万科城市总、中西部区域事业集团首席合伙人、首席执行官。

郁亮在2019年万科的此前就表示,“合伙传承”是万科由来已久的用人传统,万科培养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担当重任,而重用业绩突出的将领,也是万科一贯的用人之道。

独立董事方面,康典、刘姝威和吴嘉宁继续留任,从中石化退休的傅成玉作为新面孔,替换深圳前海金控董事长李强。

获深铁鼎力支持

平稳换届背后,是万科股权结构趋于稳定。

截至3月31日,深圳地铁作为第一大股东,持股28.69%,第二大股东为盈安合伙,持股比例逾4%,第三大股东为安邦,持股2.61%,过去两年一直加速减持的宝能系,持股比例已降到1.14%,位列第九。曾经轰轰烈烈的万宝之争成为了过去时。

三年前董事会换届之际,深圳地铁就曾表示,会支持万科混合所有制结构、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战略和事业合伙人机制,支持万科管理团队按照既定战略目标,实施运营和管理。

在本次股东大会上,辛杰首次露面,回答了关于深圳地铁对万科的态度,以及合作进展和业绩指标等问题。

辛杰直言,“万科是我本人也是我们地铁集团尊重的企业。”

他说,对深圳地铁集团来说,成为万科的股东压力很大。这三年因为是万科的股东,倒逼深铁进行现代化企业制度的改革。在深铁调整的基础上,希望做万科合格的股东,和中小股东一起,未来要全面支持万科的发展。

前一日,万科公告和深铁成立合资公司,双方各自持股50%,主要投资于深圳市新基建及轨道相关的重点片区及重点项目,探索粤港澳大湾区及其它重点城市的TOD大型项目建设模式。

深圳地铁集团入主后,万科管理层曾多次表示看好“轨道+物业”合作模式。除了在珠三角和深圳地铁开拓这类项目,万科还在太原、长春等地联合当地地铁公司合作建房。

深圳地铁此前就与万科进行过多次合作。早在2014年,双方就在深圳合作开发过一个地铁上盖项目。2020年5月,双方又宣布联合开发佛山一个项目,万科与深圳地铁集团按51:49的股权比例设立一个合资项目公司,总投资额不超过60亿元。

辛杰也表示,地铁集团作为“三铁合一”的集团,未来与万科合作的合资公司将会秉持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一起,探索沿线开发、沿线的“轨道+物业”和站城开发。

关于业绩指标,辛杰表示,对股东来讲,按照市场的游戏规则、按照上市公司的要求,深铁不干预万科团队的管理经营,而是支持万科的文化、万科的团队,这样会更好地回报股东,“大家大可以放心。”他说。

参加会议的小股东人士直言,大股东深铁带来的TOD等资源,裨益万科对抗行业周期。同时,如今董事会的平稳过渡、股权结构的稳定,都有利于万科未来的发展。

向管理要红利

作为一家危机感驱动的公司,而不是危机驱动的公司,万科管理层“始终如履薄冰”去推进变革;去年提出了巩固提升基本盘,收敛聚焦,目的都是继续“练好内功”,更好地转型发展。

郁亮也数度在公开场合表示,ROE是万科最为重视的指标之一,它反映的是股东权益的收益水平,他有信心保持万科ROE进一步持续增长。即使是股权之争期间,万科ROE也依然维持稳定。

ROE如今对于当下的万科来说,重要性有增无减。

郁亮直言,最近三年万科在发展中一度面临诸多挑战。一是旷日持久的股权纷争对万科的经营、团队稳定造成影响,万科需要最大程度减少影响;二是在地产白银时代,房地产行业经历了土地红利、金融红利阶段,现在来到管理红利阶段,万科要向制造行业学习,要管理战略化、管理精细化;三是面临自身重要变革期,如何解决好眼前业绩和长期变革的平衡问题。

“来到管理红利时代,就是应该向制造业学习。市场发生变化,战略要跟着变化,同时还要管理精细化。同时,我们还面临自身重要变革期,如何解决好眼前业绩和长期变革的平衡问题,都是摆在我面前的责任和压力。”他说。

而提到制造业,有股东在现场称制造业的代表上市公司格力电器(000651.SZ)ROE比万科最高时还要高出约8个百分点。

郁亮表示,万科要基业长青,要稳定的现金流,要有利润的收入和有现金流的利润,万科不会只考虑单一维度,而是要在速度、ROE、负债率各方面都要做到平衡。同时,万科战略上要朝着平台型企业努力。“平台型企业就像生态系统,系统中的每个物种都有它的生命期,有不同的表现,但是如果你是非常好的生态系统的话,这个系统可以生生不息、欣欣向荣。”

郁亮直言,商业史就是拿来改写用的,之前成立的结论,在平台型企业出现后有可能发生改变。

“刚才介绍物业服务的时候,我特意说这个业务具备平台型企业特征,万科以‘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为战略定位,也是希望指向这个方向。这是我的看法。”他说。

朝着平台型企业目标前进的万科也致力于提升自身在不良资产处置等大型复杂综合项目的能力。

6月29日,万科公告称,以70.4亿元的对价,向七家战略投资者转让广州万溪50%的权益。万科同时收回前期作为股东投入的320亿元。这笔交易的总对价达到390.4亿元,较当初拍卖价溢价了42.70%。

6月30日下午在股东大会上,万科总裁祝九胜表示,万科能通过引入投资者,习得不良资产的处置能力。此前的4月28日,万科参股深圳国资委设立的深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也是以不良资产处置为主业。

祝九胜也表示,“我们一定要坚持自己来做,哪怕是引进各类合作方后,操盘的仍然还是我们的团队,因为这样才能建立我们自己的能力。”

文章作者

关键字

万科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