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陈文辉详解数字经济投资逻辑:得平台者得天下

第一财经 2020-07-28 10:36:25 听新闻

作者:陈文辉    责编:任绍敏

数字经济下半场,工业互联网是实现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关键一跃,我国在此方面仍处于劣势,要把握好弯道超车的机会。

新经济下,社保基金正着手优化资产配置结构,以期获得长期超额收益,所以本文主要从投资者视角来探析数字经济。

数据正在成为主要生产要素

通过观察工业革命发展史,我们得出两个结论。第一,技术进步推动产业变革,数据正成为主要生产要素。十九大已经明确将数据纳入生产要素;经过调研,我认为数据正在成为主要的生产要素。第二,人类将从工业时代进入数字时代,数字经济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主要标识

主要生产要素在人类发展的不同时期各不相同。例如,在农耕技术时代,土地是最主要的生产要素;在蒸汽机发明的第一次工业革命、电气化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和信息化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时期,资本是最主要的生产要素;现在进入人工智能时代,数据正在成为主要的生产要素。

另外,主要生产要素的集中会带来巨大的社会矛盾,解决这一矛盾的方式有两种,一是战争,二是技术革命。

例如,在中国封建王朝末期,几乎都会出现大规模土地兼并,最终爆发农民起义和政权更迭。英国圈地运动后土地高度集中,但工业革命技术的进步使资本替代土地成为主要生产要素,化解了原有社会矛盾。此外,资本的过度集中曾导致经济危机和石油危机,进而引发了两次世界大战和数次局部战争。这些例子都证明了这一规律。

不同时期的技术变化不仅带来产业变革,还影响着世界格局的变迁。在农业经济时期,中国和印度是主要国家;发展到工业经济早期,英国成为主要国家;后来到工业经济,美国、德国是主要国家;再到数字经济早期,美国和中国成为主要国家;而现在处于数字经济发展期,也是格局改变的时期,中国正迎来战略机遇。

中国在数字经济中有先发优势

在数据成为主要生产要素的新形势下,世界格局正在重塑,从中我们得出两个结论。第一,数字经济正成为新工业革命的标识,世界格局正面临重新洗牌。第二,中国在数字经济中具有先发优势,有望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实现复兴

首先,根据美国不同时代前十大公司的行业分布,1917年前十大公司现在基本上鲜有耳闻,1967年主要以工业企业为主,2017年更多的是数字化企业,表明数字经济企业正在快速崛起。

其次,依据各个国家数字经济规模的数据,美国数字经济规模为12.3万亿美元,中国为4.7万亿美元,英国、德国、法国等国家规模也较大。但是俄罗斯的数字经济规模不到3000亿美元,低于墨西哥和巴西。从这个意义上讲,俄罗斯已远远落后。

再次,中美正引领数字经济。其中,美国的优势是技术,中国的优势是市场。同时,数字经济领域头部平台企业几乎被中美垄断。根据不同时期数字经济平台企业的成立情况,2012年后美国几乎没有新平台产生,而中国还在不断涌现出新的平台企业。比如2012年成立的字节跳动,目前估值已超过1000亿美元,如果它将来上市,估值会大大提升。

最后,对于其他国家来说,日韩处于第二梯队,两国主要在半导体市场份额中具有优势。印度具有追赶势头,有较大的发展前景。然而,俄罗斯在数据经济方面的国际竞争力排名靠后。从数字经济发展水平来看,俄罗斯早已与其国际大国身份不符,未来必将进一步衰退。如果这个假设成立,数字经济将引领下一次工业革命并改变世界格局,那么俄罗斯衰落将成为必然趋势,难以成为新世界格局下的主要国家。

后疫情时代的中国机会:得平台者得天下

基于此,我们得出三个结论。第一,数字经济最重要的特征是平台经济,得平台者得天下。第二,在上半场,得益于消费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迅猛,具有一定优势。第三,在下半场,工业互联网是实现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关键一跃,我国在此方面仍处于劣势,要把握好弯道超车的机会

数字经济具有平台化趋势。由于数据具有可复制、非排他、易传输的经济特征,所以较容易达到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在进入的初期,数字经济固定成本高,需要大量投入,但发展到一定程度,其边际成本极低,所以数字经济的马太效应极强。同时,能够构建丰富的生态体系也是平台化的优势之一。

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增长迅猛。在数字经济规模及增速上,我国体量较美国仍有差距,但增速显著高于美国。

得平台者得天下。在数字经济代表企业中,平台企业市值远超其他企业。不论是阿里巴巴、腾讯、美团、字节跳动、拼多多等中国企业,还是国际企业,都符合这个规律。虽然平台由商业化推动,但某种意义上它是准公共的平台。例如小米和亚马逊,其平台的发展形成了庞大的生态体系。

上半场的成就,我国消费互联网发展领先世界;下半场的机遇,工业互联网是第四次革命的关键一跃。与上半场相比,下半场的市场更大、机会更多、效率更高,各个国家都将会积极进行工业或to B端的数字化改造,下半场会更加丰富精彩。

同时,中美比较可以看到我国的短板。2017年,美国制造业附加值在制造业总产值占比为37%,而我国占比只有23%,说明我国与美国相比差距较大

尽管我国在高端制造、工业信息化等方面与美国差距仍较明显,但我国也有自己的优势,包括工业门类齐全、制造业基础雄厚;中小企业数量众多,数字化转型需求强烈。这些为我国带来弯道超车的机遇。

疫情加速数字化发展。疫情期间的无接触经济加速了数据积累,为全面数字化打下基础。同时,防疫成本和停产风险坚定了企业家数字化转型的决心。因此,有这么一种说法:CEO、CTO、新冠肺炎疫情三方面推动了数字化转型。

抓住平台型数字经济投资机会

数字经济的发展需要资本支持。数字经济大多属资本密集型行业,需要持续投入。以半导体为例,资本开支对行业发展起决定性作用,在国家大基金一期和二期的投资后,还会有新的投资,半导体追赶需要花很长时间、花很大力气。此外,平台企业初期也需要大量资本补贴客户,互联网平台企业在起步时一直在烧钱,即使规模做大、估值很高时,仍在继续烧钱,处于亏损状态。还有数字经济在起步阶段,为了加速产业链的培育,也需要大量资本投入。

资本抓住行业变迁规律,才能取得超额投资收益。依据美国近200年来行业增速的变迁,从起初的蒸汽轮船、铁路,到之后的电脑、互联网,资本一定要抓住行业在成长和发展过程的规律,才能获得超额的收益。

投资新兴产业,分享成长红利。根据全球市值前十企业变迁,2010年,前十企业大多属于能源、金融和其他传统行业,我国的中石油、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也都在行列中。而2020年,除沙特阿美这个特殊的例外,其他企业都是数字经济型企业,中国阿里巴巴与腾讯也分别排名第七和第八位。

以实践经验为例,社保基金也正把握平台型企业的投资机会。去年,社保基金在阿里巴巴港股IPO时投资15亿美元,收益相当可观。当时阿里巴巴的市值大概为5000亿美元,现在的市价已超过7000亿美元,发展速度相当快。社保基金还参与了蚂蚁金服A轮融资、通过二级市场投资组合超配了多家平台企业股票。此外,社保基金投资了多家知名股权基金,基金管理人基本实现新经济企业和数字经济领域全产业链布局。由于开展早期投资风险较大,社保基金采取PE基金投资来分散风险。同时,社保基金还是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的股东,支持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

监管建议:包容审慎、前松后紧、抓大放小

中国数字经济能取得快速发展,离不开宽松的监管环境。随着行业发展逐步成熟,加强监管是大势所趋。建议数字经济的监管可以采取包容审慎、前松后紧、抓大放小的方式。对于具有准公共基础设施的大型平台企业,可以加大监管力度,比如尽快制定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同时,加大对平台企业的股权投资,向平台企业派驻合规高管。对于广泛的底层用户,可以通过平台来实现多元化治理。

总之,数字经济是具有广阔前景的领域,需要我们高度重视。

(作者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原标题为《关于数字经济的几点思考》。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