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复盘吉利德手握瑞德西韦脱颖而出的背后:超30年抗病毒领域积累

第一财经 2020-08-04 18:17:02

作者:吕进玉    责编:郁赟

1月31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布美国首例新冠病毒确诊患者使用瑞德西韦治疗后症状得到改善,瑞德西韦所属的吉利德科学(下称“吉利德”)也迅速被推到镁光灯下。

吉利德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罗永庆于近日首次公开对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媒体复盘了广谱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从最初针对抗丙肝病毒的研发到成为抗新冠病毒的潜在药物的历程,同时他也就瑞德西韦治疗新冠肺炎是否是“偶然”命中这一问题做出了回应。

复盘瑞德西韦从在研抗丙肝病毒药物到抗新冠病毒药物

“1月初,新冠病毒基因序列公布,确认是冠状病毒。因为瑞德西韦之前在体外试验证明对非典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都有比较好的抗病毒效果,其中新冠病毒基因组与SARS病毒的相似度接近80%,所以我们预测瑞德西韦可能对新冠病毒有效,公司随即开始做这方面的研究。”罗永庆告诉记者,在美国的首例新冠患者的治疗过程之中,吉利德通过同情用药机制提供了瑞德西韦。

罗永庆认为,这是一个个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罗永庆多次强调科学的重要性。他认为,大疫情背景下也必须尊重科学,把患者利益放在首位。

2月初,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院士与中日友好医院曹彬副院长团队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启动了瑞德西韦治疗重度/中度患者的临床研究,吉利德免费为这一研究提供了瑞德西韦。

随后的2月底,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发起了一个新的试验,1063例重症患者试验入组。同时吉利德自己也开展了两项SIMPLE三期开放标签、多中心临床试验,先后纳入受试者超过7000名。NIH研究是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而SIMPLE则是开放标签的研究。此外,WHO也发起一个研究,加起来总共入组病人近万例。

一方面主动积极配合及开展临床研究,另一方面,吉利德更是在尚未验证瑞德西韦有效性的情况下进行了一场 “豪赌”——扩大生产,保障供应。

罗永庆表示:“1月份的时候决定扩大生产是冒着很大的财务风险。如果无效,所有的投资都将付之东流。”

回顾1月初,疫情尚未在欧美大规模流行。吉利德做出扩大生产的决定着实是让自身承担了巨大的财务风险,不过现在来看,该公司的这一举措也给新冠患者争取了更多的时间。“对患者而言每一天都很重要。”罗永庆说道。

由于原材料的限制和极为复杂的生产工艺要求,时至今日,瑞德西韦的生产尚不能完全满足疫情的需要,但由于该公司此前的决定大大缩短了患者等药的时间。

实际上,作为此次疫情焦点的瑞德西韦并非是一款新药,早在2009年,吉利德就发明了该药物,彼时它的研发针对的是丙型肝炎。

“2009年的时候丙型肝炎还是很大的挑战。随着2013年我们研发的另一个丙肝治疗药物获得成功,瑞德西韦针对丙型肝炎的研究也就没有再继续。不过,我们仍在不断改进瑞德西韦的分子式,优化它的化学结构,使它更加强效安全。2014年,我们在体外试验中证明瑞德西韦对SARS(非典型性肺炎)和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等冠状病毒以及埃博拉病毒等有效,是一个广谱抗病毒药物。”罗永庆在对记者讲述瑞德西韦研发历程时,清晰地说出了每个时间节点的变化。

他指出,2016年和2018年,瑞德西韦分别在动物以及人身上做了一系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试验。2016年西非爆发埃博拉病毒,瑞德西韦做了一期临床试验和部分针对人体的使用,2018年刚果爆发了埃博拉病毒,吉利德参加了WHO和政府支持的一系列研究,做了一个针对埃博拉病毒的研究,把瑞德西韦跟另外三个治疗方法进行比较,该研究证明了瑞德西韦的安全性。不过当时没有证明它比其中两个疗法更有效,因而没有注册埃博拉病毒的适应症。

深耕抗病毒领域三十年,才能在疫情中拿出瑞德西韦

相较于其他有近百年历史的跨国药企,吉利德尚还“年轻”。在2017年收购Kite Pharma以前,吉利德上市的产品基本都在抗病毒领域。在该公司30多年的历史中,成功研发并上市了一系列抗病毒药物,包括针对丙型肝炎、慢性乙型肝炎及艾滋病领域等。

在研的瑞德西韦能够从众多药物中脱颖而出,也正是有赖于吉利德在抗病毒领域三十多年的积累。

资料显示,吉利德在2019年全球生物医药企业创新指数排名中位列第一,而其他前20名的生物制药公司中,产品管线都涉及了糖尿病、心血管、高血压、肿瘤等多个领域,很少有一家公司只做一个领域。

“这是为什么在这次疫情爆发的时候,瑞德西韦有可能作为潜在的治疗药物。”罗永庆告诉记者,“4月29日,NIH研究公布了中期结果,显示瑞德西韦可以将病人的恢复时间加快32%,即有些病人如果不用瑞德西韦需要15天来恢复,用了瑞德西韦只需要11天,中间加快了4天的时间。”

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福奇博士在发布研究数据时公开表示,瑞德西韦可以成为标准治疗阻断病毒。它虽不是完美解决方案但至少可以阻断病毒。

瑞德西韦目前已经美国、日本、英国、欧盟、加拿大等41个国家和地区以不同形式获得批准使用,其仿制药已经在印度上市。然而,关于瑞德西韦的生产,大众还了解甚少。作为一款复杂的小分子化学药物,瑞德西韦需要用到超过70多种原材料、试剂以及酶。从起始原料到成品需要25个步骤以上的化学反应,每一环节对合成的工艺和设备、环境都有极高的要求,且需按步骤依次进行,合成时间需要9~12个月。

正因如此,在吉利德决定扩大生产的同时,20位科学家也协力对生产工艺进行了优化,把瑞德西韦的合成时间从9~12个多个月缩短到6个月。

“4月份我们就决定把当时所有的可供应量,包括之前做埃博拉病毒试验剩下的,已经生产出来的和在生产线上的,总共150万剂全部捐出来用于临床试验、同情用药和扩大可及方案,以及未来可能获得监管批准后的广泛使用。”罗永庆说,5月13日,我们宣布授权印度和巴基斯坦的5家仿制药制造商,在127个中低收入以及面临比较严重医疗资源障碍的国家提供瑞德西韦,现在,我们授权的仿制药制造商已经达到了9家。”

瑞德西韦在近期也开始做吸入剂型的1a期临床研究。罗永庆告诉记者,如果吸入剂型有效的话,病人不需要住院、在家里或者院外就能够得到治疗,同时也就能在患病更早期得到治疗。通常,重症的病人会发生一系列炎症反应,如果可以更早阻断病毒,就可以阻断部分病人向重度发展,同时还能节约医疗资源等等。“我们今年投入10亿美元用于瑞德西韦的生产和研发,就是希望能做更多未雨绸缪的事。”

罗永庆感慨道,人类发展历史一直伴随着很多病原体包括病毒的不断出现,最近几十年也没有减缓,人类跟病原微生物的斗争没有停止过。“瑞德西韦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例子,在大即使在疫情背景下,潜在药物在多种不确定的情况下持续探索的例子也很少见。”

在回应外界给予瑞德西韦“有效药”、“特效药”的标签时,罗永庆表示,科学的讲法应该是有效性和安全性。

“针对呼吸道急性传染病界定药物有效性的方法,包括临床终点评估、病原学评估等等。但在大疫情背景下,大众对病毒了解非常少,尤其在疫情爆发早期。对病毒的了解和理解以及防治方法的认知都在不断加深中,至今我认为我们对这种病毒的了解还是有限的,对于有效性的判断还不甚清晰。因为数据还在不断累计之中,新的数据不断地发表。我们期待有越来越多的数据和证据来评估不同的治疗方案和药物,包括瑞德西韦以及联合用药等等。”罗永庆认为。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新冠疫情的爆发,制药行业开始更加关注抗感染性疾病药物的研发。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已有多个制药公司开始布局抗感染领域的研发产品线。

罗永庆认为,制药行业本身就是长周期、高风险、大投入,要产出必须持续高投入。抗感染领域的研发工作不是一蹴而就的。2019年WHO也预见到未来十大健康挑战有六个跟微生物感染相关,长久以来大众对感染性疾病的关注度显然不够,产业界对抗感染领域的研发投入也相对较少。

数据显示,2019年吉利德研发费用投入91亿美元,占当年营收的近41%。雄厚的资金基础为高额的研发费用背书,而正是研发方面的大量投入才得以在应对新冠疫情时,吉利德能够手握瑞德西韦脱颖而出。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