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盛运退明日将被摘牌,看昔日环保巨头如何从“稀缺标的”跌落……丨时间线

第一财经 2020-08-24 20:56:06

作者:一财资讯    责编:罗懿

公司股票于2020年7月14日进入退市整理期,截至2020年8月24日已满30个交易日,退市整理期已结束。
触发面值退市 昔日巨头盛运环保惨淡收场

盛运退8月24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于2020年7月14日进入退市整理期,截至2020年8月24日已满30个交易日,退市整理期已结束。公司股票已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决定终止上市,将在2020年8月25日被深圳证券交易所摘牌。

在国内大城市纷纷推进垃圾分类工作的当下,与垃圾处理相关的上市公司也迎来风口,盛运环保的即将离去颇令人惋惜。然而,在一系列自救措施均未能奏效的情况下,连续三年亏损、净资产负值的盛运环保也到了告别的时候。

看昔日环保巨头如何从“稀缺标的”跌落

2010年

6月,盛运环保在深交所上市,主营业务为以BOT方式投资、建设和运营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公司总股本约为13.19亿股。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开晓胜,持有公司13.69%股份。一段时间内,盛运环保曾被认为是“A股市场上少数同时具备焚烧厂烟气治理和焚烧炉研发和制造能力的稀缺标的”。

2014年

12月5日,盛运环保披露重组预案,拟将旗下与输送机械业务相关的资产、股权转移至安徽盛运重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并出售重工机械70%股权和新疆煤机60%股权,此次拟出售资产的总价格为3.42亿元。

2016年

5月,公司拟以不低于51%股权收购安贝尔环保,进军危废领域。

2017年

6月23日,公司公告,克拉玛依市人民政府与公司控股子公司新疆宝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克拉玛依市循环经济产业及PPP项目投资框架合作协议书》。根据协议,新疆宝润拟在克拉依玛市总投融资约5.9亿元,用地200亩,主要用于建设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医疗废物处置项目、市政污泥处置项目等。

11月,盛运环保公告,近日签订《乌苏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特许经营协议》,新建一座规模为600吨/日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配套9MW汽轮发电机组,投资总额约为人民币3亿元。

然而,转折点在2018年,盛运环保爆发债务违约危机。

2018年

4月25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存在部分对外提供担保存在违规 、部分债务逾期信息未及时披露等问题,公司遭到了安徽证监局的警示。

6月12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因合同纠纷,公司近日收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传票。原告长江联合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将济宁中科、盛运环保、北京中科、阜新中科热力有限公司、宣城中科生物质热电有限公司、开晓胜告上法庭。

10月,原本定于2018年10月9日到期的超短期融资债券18盛运环保SCP001现兑付危机,同时这笔债券的违约还直接触发了另一笔债券16盛运01的加速清偿条款,按照条款规定,公司需在2018年10月11日之前兑付本息共计5.39亿元。由此,盛运环保的债务危机全面爆发。

从第一笔债券违约开始,盛运环保陆续披露债务逾期、新增诉讼、银行账户冻结、股权冻结等负面信息。

10月17日,多次开出空头支票的开晓胜因逾期不履行公开承诺,被中国证监会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2019年

2月,桐城市人民政府成立了盛运环保司法重整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并进驻公司,协助公司清欠解保。

10月,在退市危机面前,盛运环保不断展开自救。公司曾公告称,拟通过将在建工程转让的方式,换取2.23亿元以缓解财务困局。

10月14日,盛运环保公告,目前公司在政府主导下积极寻求其他重组方以及与债权人相关方协商妥善的债务解决办法,努力达成债务延期、和解方案。

11月,安徽证监局对盛运环保及相关当事人开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书,被处以60万元的顶格处罚。其中,公司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开晓胜被安徽证监局给予警告及30万元罚款,并被处终身证券市场禁入。

12月,盛运环保与茂博矿业签署了《框架协议》,茂博矿业及其关联方拟以不超过18亿元左右的资产协助上市公司解决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问题,构成重大资产重组。消息发布次日,盛运环保在资本市场受到追捧,股价以一字涨停报收。

2020年

1月3日,深交所一纸下发的关注函,迅速让二级市场热情冷却。深交所在关注函中要求盛运环保补充披露茂博集团经营状况以及支持公司破产重整的履约能力说明。

1月7日,盛运环保公告称,因资金周转困难,致使公司共计47.96亿元到期债务未能清偿,涉及企业达83家。据统计,这些债务逾期从2017年7月开始,2018年、2019年两年集中爆发。

1月12日,盛运环保对关注函回复。由于茂博集团未实际开展经营业务,因此可能采用关联方重庆茂田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茂田矿业)部分股权资产来支持上市公司破产重整。其中,茂博集团及茂田矿业同属于游兴茂实际控制。

3月3日,盛运环保连续发布《关于银行账户被冻结的进展公告》、《关于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关于新增诉讼及前期诉讼事项进展的公告》及《关于公司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及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 》等公告,再次提示投资者公司存在被暂停上市和终止上市的风险。

同日,公司披露,公司对84家公司负债,合计48.4亿债务到期未能清偿。 截至目前,公司累计被冻结账户121户,累计申请冻结金额31.68亿元,累计冻结账户账面余额4453.12万元,公司被冻结银行账户尚无新的解冻情况。

5月8日,盛运环保对外披露,公司涉及85家借款单位的债务到期未能清偿,合计债款约49.64亿元。同一天还发布了重大资产重组公告,不过公司整体破产重整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同时声明公司2017和2018年连续亏损,2019年净利润亏损19.90亿元,且2019年度净利润和净资产值可能为负数,所以公司仍然有较大的暂停上市风险。

5月19日,盛运环保公告重大资产重组进度,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的交易标的公司重庆茂田矿业有限公司的70%股权已过户至第三方(该第三方为桐城市政府指定的专门为解决关联资金占用的平台公司)及15%的股权正在办理变更。

5月21日,在公司倒下的同时,盛运环保也提前锁定了退市。

5月27日,公司实际控制人开晓胜再领罚单。据安徽证监局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开晓胜因未如实披露其与盛运环保两名股东的一致行动人关系,与其中一名股东的关系更是被其隐瞒长达数年。因此,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6月1日,盛运环保公布了重大资产重组最新进展:由于即将面临面值退市,本次资产重组工作推进受到重大影响,工作处于暂停状态。

6月2日,盛运环保因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1元面值而停牌。

6月18日,盛运环保公告,公司收到深交所关于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7月14日起,公司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

数据显示,在2015年业绩达到顶峰后,盛运环保便开始进入下滑期。2016年,公司营收下降4.14%,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陡然下降83.90%,仅为1.19亿元。2017年,公司进一步陷入亏损,而且一下就亏损13.18亿元,此后的2018年和2019年公司分别亏损31.13亿元和35.8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从2013年7月到2016年年底,实控人开晓胜累计减持了14次,套现总金额约为14.56亿元。相对应的,其持股比例从2013年的36.12%,减少到2016年12月28日的13.69%。

业内人士认为,前几年因环保行业刚刚兴起,冒进是整个行业的一大特征。“企业往往出现将短期贷款拿去做长线项目的状况,这个过程就像滚雪球,不停贷款造成企业严重‘加杠杆’,同时埋下资金断流等隐患。闭环上任一环节出现问题,钱就有可能还不上,长此以往企业背上沉重负担。”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