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 全球战疫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唯观纽约|大都会重开“不挣钱” 纽约博物馆惊魂夜未央

第一财经 2020-09-15 05:46:10 听新闻

作者:葛唯尔    责编:王蕾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CEO丹尼尔·韦斯对一财记者表示:限流开放根本挣不到钱,但这是正确的事情,也是博物馆存在的意义。
唯观纽约丨大都会重开“不挣钱”,纽约博物馆惊魂夜未央

穿过落针可闻的二楼展厅,在10余件梵高作品中回望欧洲绘画的黄金时代;在赛克勒厅独自仰望西半球唯一一座完整的埃及神庙——丹铎神庙;在阿斯特庭院(Astor Garden)里与锦鲤喂食逗弄 —— 在最初闭馆的数月间,与200万件馆藏艺术品的独处中,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以下简称Met)首席执行官丹尼尔·韦斯(Daniel Weiss)“难得清净”地享受着历史的厚重和感动。

然而,久而久之,他开始感到沮丧。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韦斯感慨称:“来来往往的游客,才赋予了博物馆生机和意义”。

8月29日一早,韦斯及一众高管、工作人员现身博物馆大堂,带着口罩与重归的纽约市民击肘庆贺Met重开。

此时,距离3月13日闭馆已时隔近170天。

在过去一个多世纪里,Met最长的闭馆期也不超过三天。在闭门谢客熄灯的近170天里,Met度过了几乎是最暗淡而孤独的150岁生日,而博物馆此前为各类庆贺活动已准备了超过两年的时间。

在10点正式重开前,排队等待的人流已绵延出整整两个街口。疫情前,Met日均接待客流约达2万人次,目前限流在25%,且门票需提前购买并实施分时预约。即便如此,也丝毫无法打消纽约人奔向艺术的热情,几乎所有特展门口都大排长龙。

只是,博物馆惊魂夜未央。

上一财年,大都会700万游客访问人次中,七成来自大纽约地区以外。而今年,这个数字已被轻易抹去了。

韦斯说:“Met既是一家纽约本地博物馆,更是一家全球知名的博物馆。然而,未来几个月,几乎不可能有美国其他地区和海外游客访问。因此,访客人数和门票收入都会大受影响。”

2018-2019财年,Met的运营收入和捐助收入等总和达到3.03亿美元。其中,门票收入5500万美元,较此前一财年上涨超14%,运营赤字因此大幅缩窄至190万美元。突如其来的一场新冠疫情打乱了Met本已步上轨道的开源节流改革。

博物馆方面预计,1年半内的潜在亏损将扩大至1.5亿美元。

为应对财务挑战,Met理事会等方面虽已筹措捐助3000万美元,但大幅削减运营支出并进行裁员仍在所难免。目前,裁员和停薪留职的员工人数达到430人,占总员工数的20%。

好在,馆内20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和开阔空间,轻而易举地满足纽约州政府对室内文娱活动重启的社交距离要求。

截至目前,包括大都会艺术博物馆(8月29日)、纽约当代艺术博物馆(8月27日)、惠特尼美术馆(9月3日)和古根海姆博物馆(10月3日)等在内,几乎所有纽约大型博物馆都已对公众开放,或确定重开日期。

但是,并非所有博物馆都如此幸运。

纽约一家名为“廉租公寓博物馆”(Tenement Museum)的游客管理部副总裁蕾切尔·格里戈切维奇(Rachael Grygorcewicz)就告诉记者目前尚无任何重开计划。

廉租公寓博物馆藏身于曼哈顿下城两栋150多年历史的老公寓楼内,1870至1970年代,其原址曾迎来送往了20多个国家、15000多位移民租客。如今,馆内逼真重现了当时爱尔兰、意大利和欧洲犹太家庭的移民生活,可以说是纽约市移民历史和经济文化变迁的缩影。

疫情前,10多位游客可以挤在30多平方米、没有冷气的狭小客厅内,在导览的故事里,重回和体验早期移民生活。

格里戈切维奇解释道:“在150多年的博物馆老楼里,许多展览房间不到35平方米。在确保包括通风系统在内的所有措施和设备到位前,我们不会重开。”

自三月中旬闭馆并关闭纪念品商店后,这家小型博物馆一夕之间顿失75%的预算收入。疫情前包括全职和兼职员工在内共雇佣120余人,在薪资保护计划的支持下,勉强保住了50个全职岗位。

意识到短期内重开无望后,博物馆陆续推出了免费线上读书会、面向个人和企业的收费虚拟游览和团建项目,和以家庭为单位的曼哈顿下东城“胡同游”(walking tour)等的各类活动。

格里戈切维奇感叹道:“这些加总仍不足以弥补10%的收入损失。”

作为一家小型博物馆,廉租公寓博物馆往年接待游客约在17.5万人次。

今年三月,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发起一项名为“国会拯救文化”(#CongressSaveCulture)的倡议活动,呼吁政府为濒临财政崩溃的非盈利艺术机构提供40亿美元援助,最终国会签字落袋的3万亿纾困计划中,为文化机构补助是2.3亿美元。

韦斯表示:“大都会博物馆拥有丰富资源和深厚历史,我们毋庸置疑有能力度过这场疫情。但是,更多较小的博物馆已经处于危机之中,我们希望能够提供帮助。但一切远未结束,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据统计,全美有三分之一的博物馆担忧熬不过这场疫情。

好在民间驰援不减,格里戈切维奇表示,今年廉租公寓博物馆举行的线上筹款活动共募集资金达110万美元,较去年还增加了40万美元。

她解释称:“我们希望借此机会,建立更平衡的运营预算模型,目标是达到销售收入和公益捐助1:1。”

疫情前,廉租公寓博物馆的门票和纪念品销售收入,与公益捐款的比例为3:1。

为弥补闭馆和外地游客人次骤降的损失,下一步廉租公寓博物馆将把重心放在吸引纽约当地游客上。

格里戈切维奇解释称:“在外界看来,所有人都在逃离纽约。但事实上,对于很多纽约当地人而言,现在是享受艺术的最好时刻,我们会尽全力鼓励纽约当地民众参与各类活动。”

在大都会闭关期间,纽约本地画家史蒂芬·加尔钦斯基(Stephen Galiczynski)不得不移步中央公园练习素描和写生。Met重开当日,他提前1个半小时抵达,在一众工作人员的掌声和媒体的闪光灯下,作为近半年来的第一位公众游客,高举着紧握的双拳,昂首信步迈入。

“屈居第二”的马克·切斯(Mark Chase)是一位手术室医生,他称自己等待这一天许久了:“我们必须回归正常生活,艺术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两位年过半百的访客都表示,只要大家都佩戴口罩,遵守保持社交距离规定,无需担忧重开导致的健康风险。

韦斯说:“对Met而言,限流开放根本挣不到钱,但这是正确的事情,也是博物馆存在的意义。”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