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新冠“寻药”进展,专家称临床试验需科学谨慎为先

第一财经 2020-09-21 14:44:59 听新闻

作者:马晓华    责编:计亚

这一场轰轰烈烈的“寻药”行动,带来的成果如何?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为寻找和研发安全有效的药物,研发机构、医院、企业等开展了大量药物临床试验,其数量之巨也是前所未有。

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网站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20日,与新冠肺炎相关的研究高达750项,相关试验涉及到药物、诊断试剂、心理干预等方面,其中,有关抗新冠肺炎药物的临床试验就有271项。

那么,这一场轰轰烈烈的“寻药”行动,带来的成果如何?

临床试验设计的科学性

“判断一个药物是否有效,需要有充分、可靠的科学依据。在临床试验的设计中,需要更加科学和严谨,否则最终无法评价效果。”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中国药理学会党委书记杜冠华对第一财经表示。

除了及时实施防控措施外,寻找有效药物成了疫情发生之初的重中之重。多方紧急开展了药物临床试验,以期尽快发现有效的防治药物。

据了解,已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所注册进行的临床试验药物,主要是已上市药物,包括化学药、中药以及生物制药,其中,有的药物在经过体外活性筛查和评价后发现具有抗新冠病毒的作用,有的则是依据其他提示发现了有可能使新冠肺炎患者获益的证据或信息。

不过,在所有临床试验的药物中,经过国家药监局批准的只有10种药物,包括法匹拉韦、瑞德西韦等,其他大多数为研究者发起的临床研究,采用的则是“老药新用”的策略。

“在药物研究方面,我们在短短的两个月里启动了几百项的药物研究,也就是说,平均一项研究仅有几十个病例,这就带来了问题,这些药物该不该都上临床研究?应该怎么样做才是正确的?”杜冠华19日在“第十一届中国泰州国际医药博览会”上表示。

他表示,“药物研究,有的是采用盲法(单盲和双盲),有的随机,有的不随机。但遗憾的是,这些试验中真正能够规范的设计非常少,在我们有限的病例里,没有获得科学、准确的数据,这一点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药物临床试验设计对于药物临床研究至关重要。业内认为,目前科学的设计要遵循随机、对照、双盲等基本原则,才有可能达到预期目的。而疫情期间开展的这些药物临床试验,主要采取的是随机或非随机平行对照试验,另外,还有一些是单臂试验、连续入组、析因分组等试验方案。

其中,随机平行对照试验被认为是开放实验中较好的临床试验设计方法,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判断一个药物是否有效。

也正因此,根据杜冠华等发表在《临床药理学》上的《我国治疗新冠肺炎药物临床研究现状浅析》论文分析,在271项药物临床试验中,有168项(占61.99%)选择了随机平行对照设计。

论文还提及,由于疫情期间存在许多客观原因和伦理问题,有38项(占14.02% ) 采用了非随机对照试验的方案。非随机对照试验,在药物上市后的长期观察中具有一定优势,能够反映整个患者群体的情况,但缺点也很明显,混杂因素不易控制,需要研究者进行良好的设计和分析。

根据论文,有26项试验采用了单臂试验设计,占9.59%;21 项(占 7.75% )试验为了降低病例选择偏倚,采用了连续入组设计;有8项(占2.95% )为了研究特定因素间的交互作用而选择了析因分组。

杜冠华等认为,样本量是判断药物临床试验结果有效性和可信度的重要因素。 上述试验根据方案确定了不同的样本量。从数量上看,100 例以下的小规模探索性试验占大多数。在疫情早期,虽然小样本临床试验有助于快速地筛查有效药物,但随着疫情被逐步控制,仍继续开展大量的小样本试验会消耗病例资源,也会对一些高质量大样本的药物临床试验造成影响。

临床试验仍需加强

“开展药物临床试验的目的,主要是确定受试药物的有效性与安全性,即使在疫情爆发时开展,也应尽最大努力保证试验方案、试验过程的科学性,并且符合科学标准和伦理规范,目的是能够获得真实、可靠的试验结果,做出准确的结论和决策,同时保护受试者利益。”一位参与新冠药物临床试验的专家认为。

“这些临床试验不仅暴露出应急情况下药物临床试验中存在的问题,也反映出我国研究者发起的药物临床研究在试验设计、实施及监管等方面存在的不足。此次疫情期间开展的药物临床研究大多数由研究者发起,以探索性试验为主。试验设计、实施与管理水平参差不齐。”上述专家表示。

2018年一项调查研究显示,约有四分之一研究者发起的研究项目没有立项管理和专门的SOP制度,对项目进行质量管理的只72.6%,进行中心化电子数据库管理的仅占22.8%。

因此,对于研究者发起的药物临床研究实施和监管亟待规范,以提高我国药物研发的质量和规范化程度,尤其是在应急情况下能够坚持科学、规范的原则,合理使用宝贵的资源,提高研发成功率。

在认识到数量过多、计划统筹不够以及相关法规和指南不完善等原因出现的病人招募困难、医疗资源运用不合理、试验设计有缺陷、试验过程管理欠规范等问题后,国家紧急叫停了这一行为。

2月24日,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印发了《关于规范医疗机构开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药物治疗临床研究的通知》;7月14日,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又发布了《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药物临床试验管理指导原则(试行)》,目的是规范我国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药物临床试验。

“我们需要加强对候选药物的科学性评价,优选对有望获得良好疗效、潜在临床价值大的品种开展临床试验,进一步加强研究者发起药物临床研究的规范化建设,建立健全试验设计以及实施与监管等规范和机制。”杜冠华表示。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