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区域
  • 必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全面二孩”效应消失,十大“生不动”原因,哪些戳中了你的痛点?

第一财经 2020-12-07 19:37:19 听新闻

作者:林小昭    责编:秦新安

经济负担重排名育龄妇女不打算再生育的十大原因之首

低生育率是当前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多个调查研究报告显示,低生育率现象在国内已经普遍化、趋势化,专家指出,提高生育意愿必须要有一系列的公共服务制度安排。

浙江:放开二胎未能扭转少子化趋势

浙江省统计局、浙江省发改委日前联合发布了《浙江人口结构及其变化趋势分析》(下称“报告”)。报告指出,新时代浙江省人口发展形势正加快转变,面临出生人口下降、人口流动分化加剧、人口老龄化加速、城镇化比例持续提高等诸多新形势和新特征。在今后一段时期,这些趋势可能进一步加剧,并对新时代该省经济社会发展产生基础性影响。

数据显示,浙江出生人口从2013年的54.9万人增至2017年的67万人,2018年回落到62.8万人,2019年进一步回落到60.9万人;人口出生率从2013年的10.01‰逐步升至2017年的11.92‰,2018年回落至11.02‰,2019年进一步回落至10.51‰。

报告指出,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正式实施后,浙江出生人口和出生率都有大幅提高,但生育高峰期很快于2017年到来,早于政策出台时的预期。2017年常住出生人口达67万人,粗出生率为11.92‰,2018年开始常住出生人口明显回落。同时,自2014年“单独二孩”政策实施以来,浙江的二孩出生比例在明显提升后趋向稳中有降。根据计划生育统计报表结果,2017年浙江二孩出生率达到53.37%的历史新高,但2018年就下降到50.09%。

报告认为,浙江重新回到适度生育水平难度巨大。一是育龄妇女规模减少。目前的育龄妇女(15-49岁)人群自身大多为独生子女一代,其中生育旺盛期育龄妇女(20-29岁)相当于俗称“90后”群体,其人数也明显减少。

二是生育意愿较低。调查显示,浙江省育龄女性的平均理想子女数为1.65个,比全国平均水平低0.14个。

三是生育成本巨大。根据全国生育意愿调查,经济负担重排名育龄妇女不打算再生育的十大原因之首,其中,浙江省的比重虽然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但也达到了46.9%。此外,几乎所有的被访者都认为学前教育支出对他们来说负担较重。而对于双职工家庭而言,子女照料和家庭服务严重依赖家庭代际支持。

图:2017年育龄妇女不打算再生育的原因分布(%)

图片来源:《浙江人口结构及其变化趋势分析》

报告指出,“全面二孩”政策下,浙江常住人口出生高峰已经在2017年出现,预计今后出生率将逐步缓慢下降。“十四五”期间,浙江年均出生人口可能在60万人左右,比“十三五”时期有所减少。0-15岁常住少年人口总量和比重将缓慢回升后转为下降,“全面二孩”政策仍然不能扭转浙江的少子化趋势。

同时,按照联合国标准,65岁以上老年人占总人口的比重达到14%,即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浙江已于2019年超过这一标准。10-15年后,预计65岁及以上常住老年人口比重将达到21%-26%,进入超老龄化阶段。

二孩效应减弱后,如何刺激生育

不止是浙江,其他地区 “全面二孩”效应也在明显减弱。比如在山东,“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的头两年里,山东一度成为“二孩大省”,其中2016年二孩出生占比超过六成,达到63.3%,远超一孩。当年山东出生率达17.89‰,全年出生人口177.06万人,位居全国各省份之首。2017年继续高出生率,全年出生人口174.98万人。但到了2018年,出生人口明显减少至132.95万人,2019年继续下滑至118.39万人。

今年3月,安徽省统计局发布的《人口发展现状与挑战》报告显示,2019年该省人口出生率下降,自然增长人口创40年来新低。报告指出,当前安徽育龄妇女继续减少,生育意愿持续低迷。一是育龄妇女减少。二是生育意愿低迷。受养育成本高、托育服务短缺、医疗资源不足、学前教育缺乏等因素影响,适龄生育群体的生育意愿在下降。

陕西省统计局今年4月发布的2019年陕西省人口发展概况显示,随着“全面二孩”政策效应减弱,2018年开始,全省人口增长进入稳定期,出生率、出生人口逐渐开始下降。2019年,全省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1.219,比上年下降0.013。2019年,全省人口出生率为10.55‰,比上年下降0.12个千分点,全年出生人口40.83万人,比上年减少0.25万人,连续第二年出生率和出生人口下降。全省人口出生率和出生总量回落,主要受育龄妇女总量规模、年龄结构和生育水平变化影响。

从全国数据来看,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的首年即2016年,我国出生人口达1786万人,创下了本世纪以来的新高。2017年,二孩效应延续,出生人口达到1723万人,是新世纪以来第三高的年份。但到了2018年,二孩效应明显减弱,当年出生人口仅为1523万人。2019年,全年出生人口1465万人,比2018年减少58万人。从人口出生率看,2019年为10.48‰,创历史新低。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00后”与“10后”共有32564万人,而“80后”与“90后”合计为42393万人。如此算来,本世纪前20年,比上世纪最后20年少出生了10375万人,减少幅度约四分之一。

面对出生率下降的趋势,今年以来,包括山西、河南等不少地方出台了鼓励生育的措施。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分析,鼓励生育要落到实处,对准痛点,真正解决人们“生不起、养不起”等问题。当前,我国不少农村的人口出生率还不错,但是在大都市,受高房价、高生活成本等因素影响,生育率低了很多。因此,解决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等民生问题,对提高生育率十分关键,“提高生育意愿必须要有一系列公共服务制度安排。”

安徽统计局的报告建议,应刺激两孩生育意愿,包括充分保障女性劳动权益,消除就业隐性性别歧视,确保生育权益的落实;建立完善并逐步实施两孩家庭生育津贴、购房补贴、奶粉补贴、税费减免、男性陪产假等奖励和优惠政策;广泛宣传“全面两孩”生育政策,营造良好的生育环境和社会环境,增强两孩家庭的获得感、幸福感,让适龄的生育群体愿生、敢生,等等。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投票
相关阅读

多地发钱鼓励生育,能刺激年轻人生娃吗

除了各地政府出台生育补贴措施外,社会、个人鼓励生育的行为也颇为引人关注。

10-01 13:37

应对人口变局,政策重心应放在人力资本和人均GDP等方面

必须加强人口政策和其他政策的协调配合,应更关注人口因素对宏观经济的需求侧冲击。

08-09 12:00

独家对话万洪建:双汇的改变取决于万隆的认知和境界

万洪建戴着深色半框眼镜,语速平缓,神态平和,很难想象他在一个多月前曾怒砸万隆的办公室大门,即便谈及那日的激烈冲突,他脸上也波澜不惊。

必读
08-07 09:15

高善文:政策已到窗口调整期 但需严控公共部门杠杆|首席对策

近期一系列货币政策操作显现出什么样的政策逻辑?是否意味着目前已经处于政策调整的窗口期?会有降息的可能吗?在此背景下,如何看待中长期利率走势?利率市场化改革如何推进?股市已经进入慢牛了吗?第一财经《首席对策》专访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

07-25 10:52

31省份婚姻大数据:广东结婚最多,河南离婚人数最多

结婚对数前十名的省份分别是广东、河南、四川、江苏、山东、安徽、河北、湖南、云南和湖北。总体上看,结婚人数多少,与各地的人口总量尤其是户籍人口总量有关,也跟各地的人口年龄结构密切相关。

从数字看发展 必读
03-18 19:49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