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渤海租赁巨亏至少55亿,行业爆雷不断余额首现负增长

第一财经 2021-01-31 19:36:59 听新闻

作者:陈洪杰    责编:石尚惠

不存在永远的“好资产”。

医院、城投、飞机等资产在过去一向被认为是安全的资产,但目前风险也呈加速爆发之势。

1月29日,首家在A股上市的融资租赁公司——渤海租赁(000415.SZ)发布公告称,预计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5亿至79亿元。2019年渤海租赁净利润为18.48亿元。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航空客运需求大幅降低,民用航空运输业及相关产业受到较大冲击,飞机租赁公司面临的租金延付、违约以及承租人破产风险增加。受此影响,飞机租赁业务的租金收入及销售收入下降幅度较大,并因飞机资产估值下降、预计租金收入降低等原因导致固定资产减值增加;此外,境内融资租赁客户受疫情影响信用评级水平下降,导致计提减值增加。上述减值的计提不属于非经常性损益。”渤海租赁称。

随着“爆雷”不断,融资租赁余额也出现首次负增长。近日发布的《2020年中国租赁业发展报告》(下称“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底,全国融资租赁合同余额约为65040亿元,比2019年底的66540亿元减少约1500亿元,为2007年租赁业重新开闸后首次下降。

租赁余额下滑2.3%

“截至2020年12月底,全国融资租赁企业(不含单一项目公司、分公司、SPV公司、港澳台当地租赁企业和收购的海外公司,包括一些地区监管部门列入失联或经营异常名单的企业)约为12156家,较上年底的12130家增加了26家;已经获批开业的金融租赁企业为71家。”近日,中国租赁联盟、联合租赁研发中心和天津滨海融资租赁研究院组织发布的《报告》显示。

值得注意的是,从业务总量看,截至2020年12月底,全国融资租赁合同余额约为65040亿元,比2019年底的66540亿元减少约1500亿元,比上年下降2.3%。

“疫情的突然爆发和全球蔓延,对行业发展造成较大冲击。据国际租赁联盟组委会和租赁联合研发中心初步测算,2020年美、欧、日等租赁业发达国家业务发展大都出现下降。截至12月底,全球业务总量约为39800亿美元,比上年底的41600亿美元下降约4.5%。中国12月底业务总量约占全球的23.7%。”中国租赁联盟召集人、联合租赁研发中心主任杨海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虽然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租赁市场,存量租赁资产规模仅次于美国,但在1.2万家融资租赁公司中,大部分都是为制度套利而注册的。

当下,监管正在采取措施进行清理。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天津、北京、上海、江西、湖南、江苏、湖南、青岛、广东等多地、多批次对辖区内疑似失联或经营异常的融资租赁公司进行公示,涉及数量几千家。

仅在2021年1月1日,广州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公布的《第一批非正常经营类融资租赁企业名单的通告》就显示,“现对在清理排查中第一批被列入‘失联’‘空壳’的1818家非正常经营融资租赁企业予以通告,请相关企业及时与注册地所在区金融工作部门联系,并按有关监管要求及时整改”。

“相比小贷公司、保理公司等类金融机构,融资租赁公司因其8倍杠杆、审批简单等优势,被疯狂注册。其实行业内真正做业务的也就几百家。”一位融资租赁公司从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莫干山研究院研究员王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统一监管框架内,通过“黑名单、白名单”等多种具体的监管措施推动行业出清后,留下来的融资租赁公司才是真正服务实体产业供应链上的中小企业客户。未来可通过相互参股、股权交易、控股权转让等方式,实现大型租赁公司整合专业性的中小租赁公司、同类租赁公司组成联合体等,获得细分资产领域的客户群和影响力。

压缩“类信贷”业务

2021年,面对统一监管、经济下行、全球疫情反复等情况,融资租赁公司如何转型与发展成为当务之急。

王健称,融资租赁公司的首要任务是聚焦主业,深化运营租赁物。整个融资租赁行业的存量租赁资产结构中,“类信贷”的回租业务占比仍然居高不下。在统一监管过渡期阶段,无论金融租赁还是原商租群体,都应该收缩以往随意而粗放的业务发展模式;同时根据自身的资源禀赋(主要是股东方、管理团队带入),结合外部市场风险趋势,先明确战略定位,进行总体资产结构安排和要素资源配置。

“租赁公司要主动开展直接融资租赁业务,深入理解供应链上下游群体的多种需求,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的中小企业客户。同时,在存量租赁资产中找到熟悉的特定子行业,拓展经营租赁业务,提高对目标行业的控制力和实物资产管理水平”。王健表示。

行业存量租赁资产总额目前超过6.5万亿元,相当部分的风险程度与项目投放时的预判发生了明显背离,行业整体风险水平呈现上升趋势。王健称,仍然采取传统的“自扫门前雪”方式来保护各自存量租赁资产的安全回收已不可能,融资租赁行业亟需一个具备较高公信力的外部机构来协调优化租赁资产结构。

另外,王健提议,除了少数租赁行业头部标杆公司外,应建立具有行业通用性的内控与风险管理标准、业务操作规程,以业务操作规程为抓手,搭建符合监管要求“铁打的营盘”,增强租赁公司的内生发展动力。

“类信贷业务逐步收窄,融资租赁业务回归本源势在必行。融资租赁的方向是将风控下沉到具体行业,研究行业周期,了解行业真正的盈利模式,从而能针对具体行业的具体项目,做出最有效、最真实的评审意见。未来,监管或许会限制每年租赁公司的售后回租资产规模占比,去倒逼租赁公司展开业务转型。”浙大融资租赁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韩策称。

一家位于华东地区的融资租赁公司高管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融资租赁行业具有很强的重资产属性,一旦发生信用风险,就面临很大的流动性压力。不存在永远的“好资产”,融资租赁公司粗放式的发展路径已经成为过去式,未来需要靠差异化、专业化来分散所投放的领域。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